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9-08-30 Sun

雷霆万钧

北部山区打雷了,不知道其他地方如何?雷声滚滚而来,总是让我疑心雷神他老人家喜欢玩重金属,除了正常的工作需要之外,还在夜店客串几场演出。可惜迷笛请不起他,他太低调了。。其实有这样的疑惑也不奇怪,作为雷神的秘书的向日葵同学就是那种形象出现在我面前的,虽然没有明文规定秘书的风格与老板的喜好有关,但雷神他老人家没说不妥,总还是有点儿渊源吧!哈!

打雷了,你会在打雷的时候想到谁?

大毛曾说过,小时候害怕的事情大了之后似乎没有改善多少,说这话的时候,她正蜷缩在被子当中,看着玻璃窗不停的响动,那是在距离我们 …… >>


阿印于 18:14:26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7356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9-08-29 Sat

学习是一种态度

8月19日,与疲疲参观首博《考古与发现》展。


阿印于 23:22:51 发表在分类:走走停停
(49066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8) | 标签:  


2009-08-23 Sun

破晓

绵延的恐惧 让行旅醉倒在陌生的土地,
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相逢的切机,
肆虐的青春 疼痛的被午后灼烧,
留下深深浅浅的血红胎记。
归隐 折戟沉沙的秘密,
永远的考古难解之迷。
两个人亦或一群人的过去,
未来的时光倒叙。
灵魂 在几万年间 不断更替,
那点思绪 不过只是万分之一。
…… >>


阿印于 23:50:19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7944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9-08-22 Sat

no problem

我在米开朗基罗休息的时候亲吻了他的大卫,
大理石质感的身躯慢慢有了体温,
飘忽的眼神让大卫的俊朗咄咄逼人。
那一刻,我才领会皮格马利翁的爱情。



阿印于 23:20:31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7869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9-08-20 Thu

三更雨

每个人都会走,但不会真的走,还将回来……

一夜的雨,诉不尽生命的交替重合。
世间万物,逃不过作茧自缚的结局。

三更,夜与昼的疏离。
夜雨,浸透寒的湿意。

穿梭的红,
飘荡在白色与黑色的间隙,
流露出彷徨与犹豫。

玩的就是太极,
两仪升四象的玄机.


阿印于 23:53:44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8006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9-08-16 Sun

本草纲目

最近睡眠不好、脸色差,前日被不高压着去看了中医,大夫叔叔说我体制很差,需要调理,于是,抓了两周的中药回来煎服。又翻出旧账,提及当年做野生动物保护的时候的涉水生涯,以此为戒。叮咛嘱咐,不能喝凉水。为此,我家每日又开始飘荡着中药的香气了,袅袅婷婷的气体弥漫开来,着实透着一份熟悉。可能是大家都觉得我比较懒散吧?早上不高打电话来,第一句话就是喝药了么?而可爱的老爸则睡到半夜还会说一句,睡前别忘记喝药。至于凉水更加不可能接近,出门在外全是热茶水招呼,在家则压根连冰箱都空置了起来。虽说有点儿被管制的样子,但偶尔被两个 …… >>


阿印于 22:40:24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7449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9-08-15 Sat

墨玉

墨色的质体透过光波的致密,
划出层层的涟漪,
像夜深得没有缝隙。
一道轮回,
蜷缩进爱的旖旎。


阿印于 23:23:29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7959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9-08-12 Wed

文人无情

总是有人来瓦解你的底线,在一次次的温情之后,显露出那幅丑陋的嘴脸。为老不尊已经是善意的褒奖,扭捏的穷酸文人景象,才是让人难以启齿的厌恶感。喜欢曹丕。因为他说“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不知道是否幸运,拜可爱的老爸所赐,见多了文人的丑陋嘴脸,越发觉得没有意思起来。半夜,为着一个不认识的人,跨越几个省市的争吵,让我对老家文人的龌龊言行又多了几分的憎恨。可怜我词汇贫乏,骂不出“混蛋”之外的其他言辞,妈妈尸骨未寒,就TMD的来这妖娥子,还TMD的是不是人啊?他TMD的就真觉得我最近疲惫到没力气收拾他么?趁着我家这几日 …… >>


阿印于 23:45:05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8425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7) | 标签:  


2009-08-05 Wed

平淡

温暖的胸膛,
不是过客的栖息,
不是萦绕的短曲。
单一,
伸出手臂的迟疑。
紧紧的依偎,
深深的叹息,
三十年的风风雨雨。


阿印于 22:31:53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7800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5日

总觉得日子过的贼漫长,可过来过去,还只是5日而已。一天被无限的放大,城南城北各种手续,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还好有不高陪着我,即便漫无目的也有几分的乐趣,不至于迷失了自己。两个姨妈有些疯狂,从江门直接到广州火车站,明天一早将到北京。平衡被打破之后的孤寂,让爸爸在清晨悄悄的哭泣。走街串巷寻找挽联纸张与盒子,穿梭在早点铺的油条与豆腐脑之间。全然没有一点儿时间概念,溜走的就这样任它溜走,挥霍得不带一点儿惋惜的色彩,却还仅仅只是5日,还仅仅只是这一天,24小时都没有度过的艰难,这日子实在太漫长了,漫长到几乎没有白天与 …… >>


阿印于 20:38:15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7530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9-08-04 Tue

Death in June

奔波了一天之后,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写出今天的感受,却只有疲惫,沉重的眼皮凑不成完整的语句。这一天过得实在太紧张,午夜2点,医院打来电话,说妈妈生命垂危,火速穿戴好行头,带了准备给妈妈换的衣服,跟爸爸与不高前往医院。值班的张大夫一脸落寞,连说话声音都轻得几乎不可耳闻,各项指数低得吓人,光血压已经降到50/30的程度,更不用说其它。妈妈已经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呼唤她连眼皮都不眨动一下,冰冷的手即便我用尽热力依然透着刺骨的寒意。与前日微微还有些意识相比,果然只是末路。陪着妈妈走完最后的50分钟,3点48分,妈妈终 …… >>


阿印于 21:16:10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8138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3) | 标签:  


2009-08-03 Mon

孤单

颀长的身影,铁锁的心情,怎敌得过那抹暗红的侵袭?
红宝石又如何?还不是偏于一隅的执着?
匆匆走过,抬头那刻眉宇间的落寞。
爸爸说,那就叫做孤单。
无限延伸的手无法企及的高端,
六月间,没有飞霜,却冰冷一片。
钢架又如何?还不是同样有着心碎般的焦灼?
躯体所传达的爱意,驱散了夜晚的寒。
却不知道是否能够抹杀那点儿孤单。
抱抱可爱的灯柱,给他一点儿温暖。
…… >>



阿印于 23:40:10 发表在分类:风花雪月
(48001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9-08-02 Sun

天又晴了

从医院回来,与不高游荡在夜晚的北四环。跟他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状态,只是心里好乱好乱,没有一点儿头绪的混乱与乍然间的慌乱,却恰恰没有伤心的感觉。不高道,其实伤心只是一种状态,N久之后,人们将这种状态叫做伤心而已。是吗?

昨天将妈妈送回了医院,再次进入重症监护室。她的血压只有40/70,血小板只有3000,如此低的指数让她已经有些半昏迷的状态,看到管子冰冷的插入她的体内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映,生命的脆弱与病魔的可怕在那一刻侵袭而来,有种揪心的感觉。前日,她晕倒在床畔,我看到爸爸眼里闪动的泪花,直到她转醒 …… >>


阿印于 13:20:10 发表在分类:胡言乱语
(48381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4) | 标签:  


 记录总数13条 页次:1/1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