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人家
 大方鼎 

2006-12-14 Thu

生命不留白(一)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在一些人眼里,我们是一群疯子!甚至有神经病,病得不轻。冬冷寒天的,不在城里温暖的家中呆着,背着行囊,徒步考察长城。
因为对长城有着特殊情结,大家互相结识,成为朋友,相约出行。
大雪节令过后的第二天下午3:20,我们一行七人,从新荣区附近的助马口登上长城。这里地势相对较高,一眼能望到底,长城就像镶嵌在黄土边塞上的一串项链,边墩是其上的珠子,一个接一个。这段长城周边没有村堡,相对完好。当地还在长城下拉了铁丝栅,用以保护。可是许多地方支撑铁丝栅的水泥柱被人为捣毁,抽走钢筋。铁丝锈迹斑斑,有的被风刮着,左晃右荡,有的埋藏在荒草丛中,稍不留神,就会被绊倒。
当地有个旧风俗,闰月年死的人不能入祖坟,那就要即埋在路边。沿路我们看到长城下多处寄埋死人的孤坟,有的坟被起走了,留下烂木板子,横七竖八躺在长城边上。
阳光静静地照在长城上,抹上一道金黄色,满目衰草深没双脚。远处是大片农田,新翻的土地,收割了的荞麦地,会让你的视觉产生错觉,一条条深褐色,一块块浅黄色,构成一块天然的大地毯。
接近拒门口村,我们看到了一件有趣的事,一个放牧人,走进我们的视线。他骑着毛驴,一只手拽着一根长绳,其后拴着一头大花牛,怀里抱着羊鞭,双手揣在袖筒里,悠闲地从我们面前经过。骑驴牧牛放羊,大家觉着新鲜,都站在那里看他,我急忙掏出相机,把这情景摄入镜头。或许,我们的装束也引起了放牧人的好奇,他不断回身张望,露出探询的神色。
不到五点钟,我们来到拒门口村,队长云中子原计划要翻过对面的弥陀山,到刘家窑住宿,那样还得走七八里地,我提醒他,冬天日短夜长,一会儿天就会会下来,他接受了我的意见,决定夜宿拒门口。
村子里有许多房子搭在长城上,长城成了老百姓坚实温暖的后墙,村西有一处城墙被削平,地面也平整出来,看样子又要盖房子了。队长走进西把边的一户人家院中,一位衣着干净普通的大娘迎了出来。老人听说要住宿,很热心,六间房随我们挑。不过,除了老人住的中间两间屋烧了热炕,其余的都是冷房,为了不打搅老人的正常生活,大家决定住西边两间。大娘抱来了茅草干柴,为我们烧炕火。这天恰好大娘的二儿子回来探亲,我们便和他闲聊起来。
拒门口村原来有七十多口人,大多数村民迁移到郭家窑了。现在只剩下4位老人,一位八十多岁的五保户,一位七十多岁的寡妇,余下的就是房东老两口。房东主人姓阎,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曾经也是一位国家干部,上个世纪60 年代初的困难时期,由于担心微薄的工资养活不了家人,和领导打了报告,回家务农。如今老人八十高龄,卧病在炕,他不愿离开熟悉的家园,死也要死在这里。
现在国家的政策是扶贫要扶根,将许多贫困的农民迁移到条件好的地区,以改变他们落后的生存现状。以前,我也曾到过长城脚下偏远的山村,被迁移的村落被遗弃,荒芜了。对于那些固守家园的老人没有实质性的接触,今天从房东大爷这儿,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故土难离。老人当兵打仗,出生入死,放着国家干部不当,毅然决然回到土地上做一个单纯的农民,将自己的生命深深融入到这片热土,这个村庄,这个院落。这里的每个地方都凝结着他的心血和汗水,放弃相守了一辈子的地方,那就等于放弃了生命的根,这是一种难于言状的痛,我能感觉到老人内心不舍的浓浓情绪。
房东大娘今年63岁,每天除了照顾丈夫,料理家务之外,还抽空照顾村里另两位老人。尽管大娘身体瘦弱,可从她的言谈举止中却透着一股淡定。难怪一进院,感觉这户人家庭兴旺的,小狗摇着尾巴“嗷嗷”叫,一群鸡扑腾着翅膀,上窜下跳,几头猪满院子乱窜,这些都是大娘辛劳所致。
村里的变压器被人偷了,没有电,夜幕正悄悄降临,大娘为我们点上蜡烛,和好面做晚饭。大娘刚刚感冒好些,队长不忍心让大娘受累,指挥大家做饭,自己挽起袖子擀面,眼镜负责烧火,后勤部长和我揪面片。热腾腾的和子面片煮熟了,大家你一碗,我一碗,不大会儿,把一大锅面消灭了。我吃了两大碗,比平时饭量多了3倍。天哪!自己都不知道那两海碗面是怎么下肚的。
鸡鸣了,拒门口的清晨,仍沉浸在冬夜的睡眠中,气温还僵持在夜晚零下19度上。要不是急于上厕所,我才不想离开暖呼呼的睡袋。一脚跨出老乡家的门,冷空气扑面而来,鼻子发痒发酸发硬,即刻就向冻红了的萝卜,用劲吸一吸鼻子,冷空气直顶脑门。
后勤部长忙着生火,给大家下挂面。吃罢早饭,大家提议和房东合影留念。之后,大家整装出发,老人呆呆地站在门口,眼里掠过一丝忧伤,嘴里反复说:“你们来哇——你们来哇!”走出大门,队长突然想起昨晚老人的二儿子提到铲长城盖兔舍的事,急忙折身叮嘱老二,千万别再刨长城了,否则会犯法的,老二答应不会再干那事了。
06年九月20号,国务院颁布了《长城保护条例》,从12月1日起施行。我想,善待长城的事会渐渐深入人心。这让我想起一个人来。我到北京延庆登长城,听说有个外国朋友,叫威廉的,经常租住在箭口下面的西栅子村,独自上长城,志愿捡拾游客扔下的垃圾。一个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尽自己微薄之力来保护长城,作为中国人更应该有责任,有义务保护祖先留下的文化遗产。
尽管保护长城的声音还很微弱,可起码已经响起了呐喊之声!


大方鼎于 2006-12-14 12:27:54 发表在分类:
(51389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关闭发言框
发言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 用户名: 密码:
若不填用户名,则显示留言者为[匿名]。若填写用户名与密码,则会进行认证并登录(该登录状态不能保留,当浏览器关闭后登录结束,如需保留登陆状态,点此登陆)。如果只写用户名不写密码,则显示为“[未验证] 您输入的用户名。”,匿名或者未验证的留言将不可编辑、删除
验证码:图片由小写字母和数字组成,看不清请单击刷新 请在左侧框中输入右侧图中的字母或者数字,如看不清请单击刷新
标 题:  
评 论:

    [:超赞!:] [:好!:] [:窃笑:] [:笑而不语:] [:汗!:] [:囧!:]
表 情: [:大哭!:] [:鞠躬:] [:耶!!:] [:仰慕:] [:骚!:] [:醒一醒:]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