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长城
 走遍万里关山,矢志此生无悔 

2009-10-11 Sun

我画的应县木塔速写怎么变成了梁思成先生的作品?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2009年10月4日,我到北京准备继续走长城,与伙伴约好第二日进山。

当天无事,想买几本介绍北京风土人情和文物古迹的书看,翻到一本《北京一座失去建筑哲学的城市》的书,是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作者叫王博,全书共206页,责任编辑郑松昌,书号:ISBN 978-7-5381-5887-8,售价48.00元。随手这么一翻,就这么巧,一下翻到了第184页,这一页右侧有两幅图片,上边是我景仰的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先生的照片,下边的图片是这样注释的:图为梁思成绘制的山西应县佛宫寺释迦塔。该塔建于1056年,距今已有950多年的历史,为我国现存的惟一木塔。可这幅图片却让我大为吃惊,这副应县木塔的钢笔速写明明是我在2001年5月9日去应县木塔游历时候所画,而且画的右下角还详细标注了时间:二00一年五月九日 上午十时二十分—下午十四时五十二分。这是我当时用了4个半小时时间连午饭都没吃,一口气在现场写生所完成的画,也是我自己最喜欢的写生作品之一,记得当时我的毅力和画作打动了守塔的小伙子,他破例悄悄带我到木塔顶层参观,当时一般游人买票也只允许参观到三层,能够近距离观赏到自己喜爱的辽代建筑内部景象,至今我仍引以为自豪。

在2003年5月由中国轻工出版社出版的《在路上自助游系列指南—山西卷》里,曾经向我约稿并将我这幅应县木塔以及我画的另一幅画:大同鼓楼作为单页插图出版,都明确标注有作者连达的名字。

这幅画被安排在梁思成先生名下,是作者和编辑以及出版社所犯的不能容忍的错误,梁先生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去世,而我的画下明明写着“二00一年五月九日”,这是多么荒谬的逻辑错乱问题,如果说这是一本严谨的学术类书籍,难道出版方治学态度就是这样的吗?这不仅是对故去的梁思成先生的不尊重,也是对我这个画作真正作者的藐视,对广大读者的愚弄,我真的愤怒了!

我这些年的游历及对众多古建筑的写生只是处于自身的对古建筑的热爱,并且以一种自己独特的方式表达出来,为此付出许多辛苦,不想成果却成了他人著书立说和谋取利益的工具,而且损害到了我敬重的梁思成先生的名誉,我要用法律的手段来向侵权者讨回公道。

经在网上搜索,得知此书(《北京一座失去建筑哲学的城市》)作者王博是《城市环境设计》资深编辑,出版专著有《世界城市发展简史》、《世界十大建筑鬼才》等。

请懂法律的朋友们给予法律援助和出谋划策,我最直接有利的证据就是我拥有此画的原作。

1、这本书

2、该书第184页

3、局部放大








新京报关于此书对作者的采访


小虎于 2009-10-11 22:26:29 发表在分类:旅途写生
(48027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