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地
 自留地里种着老玉米 

2009-08-31 Mon

长嵯豆腐记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缘起
不敢说游记,因为我的散文按中学老师的说法就是一个字:“散”。散来散去了无意趣。可又有一节,“记”者,“记”也。等到老了,哪儿也去不了了,看一看当年的文字神游一番,或留给孙子以供旅游参考,也还是有点儿意思哈!因有此记。
神往
很久以前就到过骆驼山,那时候还没有公安检察站呢。知道朝阳观和滴水崖,很想去看一看。苦于太远,始终没有成行。
在小站上看到“站友”们关于“长嵯”的游记后就更想去看一看了。前几年去赤城温泉,路过后城,在滴水崖下拍了张照片。赤壁的气势着实地震撼了我,心里痒极了。儿子太小,一个人去又没有意思,一直延宕到现在。可这长嵯一直在冥冥中召唤着我。上周末,说服了太太,一家三口上路了。
出发
沿途的交通信息提示八达岭高速出京方向居庸关段行驶缓慢,我再次犯了相信政府的错误。告诉你的路线是“行驶缓慢”,一字没提的路线并不意味着畅通。110国道就像一个狭长的停车场,40分钟的车程居然用了一个上午。到白河堡已经12点了。“燕山天池”的午饭还算凑合,焦公馆可实在差劲,连热水澡都没有。好在这里600多米的海拔并不太热。两个小时的午睡很好,既淡忘了堵车的烦恼又躲过了午后的紫外线。20分钟后,后城到了。
赤壁
路口的加油站兼用售票处,砍价,对折,没票,一车10块。几年前朝阳观原本就是5块一张票,而且门禁也不在公路边。看来公路改建加宽后也带动了人们的经济头脑,收费不仅翻倍,收费口也前移了。你可能体会过清静的旅游点是什么滋味,但我却太向往“无人”的经历了。整齐的石阶一直通向崖底,在灌木丛中修建一条上山的青石板路也算对得起这10块钱了,更何况这“无人”的小路对于久居闹市的我们也着实惬意。
火红的赤壁就在我们的头顶,斜阳把山体的巨影投射在对面的石壁上,笼盖着三个踽踽攀登的我们。习习的金风送来几声鸦叫,经幡烈烈中朝阳观的山门已经在身后了。石窟在北京的周边并不多见,在近乎直立的百丈危岩上一刀一斧开凿壁龛可不是容易事。得有多么雄厚的财力和何等的虔心呀!我们的祖先未必对于神明有如何的纯粹的信仰,儒释道三教的圣人同居一龛想来也不是他们自己的意愿,只是化育万方和度一切众生是他们的责任罢了。先人们还是太热爱人生了,不然怎能摒弃宗教教条的樊篱取实用主义的态度呢?儿子在空的壁龛里摆出了如来的姿势,浑然不觉这是对神的不敬。不过,神祗是不会与我们凡人一般见识的。站在错落的石窟里返身下望,后城炊烟袅袅,白河河谷内平畴千顷,如黛的远山能看到这三个登临滴水崖的游子吗?“松鼠”,儿子的声音搅扰了思绪中的爸爸,脚下的石壁上跃动的精灵在偷窥我们呢。下山,回到三岔路口。沿小路向东, 一股膻味儿随风飘过来,一对夫妻赶着几十只山羊跋涉在柴路上,让人不禁对北京水源上游的生态环境担忧起来。眨眼就到了摩崖石刻的脚下。
不仅整块的巨岩是红色的,就连脚下的泥土也是红色。难怪要把这种地貌称为“丹霞”。矮灌木斑驳的红土坡上有一些流水冲刷得较深的沟槽,四十里长嵯的嵯头就在抬头可及的地方。光华如砥的赤色岩面点缀些浓绿,怎样形容我们见到的景色呢?头顶上壁龛两侧前人题刻的榜书云:“壁立万仞,关外名山,维塞奇观”。随非颜非柳,但结构之方正,笔力之雄浑也不是一般老百姓的手书。在我的鼓励下,儿子顺着流水的沟槽四脚并用地爬上了土坡,可以用手触摸着砂岩的石壁了。头顶上数十丈的地方灌木露出些小的枝丫,以下都是红色的整块砂岩。天际被落日的余晖映衬得火红,刚才清晰可辨的远山平畴都已晦暗不明了。趁着天还没黑,赶快下山。一边下山,一边盘算着明天的计划。刚才上山时赶骡子的老者说:从这里3里路上嵯顶,再3里到小嵯。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一定要这样上嵯头,可是妻儿就困难了。还是老老实实从兵工厂那条沟上嵯头吧。
20分钟回到了“天池”。遗憾也跟着来了,本来万里无云的天空蒙上了一层薄纱,“时见疏星渡河汉”的希望破灭了。不用说疏星,就连河汉都已模糊。我不禁同情起职业的天文爱好者了,为能观测到天河躲到如此偏远的地方也是枉然。远处暴雨顶外延庆县的灯火映出山脊的轮廓,算了吧,赶快入睡,为明天的长途跋涉做准备吧!
人就是有趣,离你的目标越近就越是激动。辗转反侧,夜不成寐。好容易睡着,一霎时就到了天明。妻儿早已醒来,整装出发。
长嵯
7点差10分,我们已经把车停在兵工厂墙外的空地上,踏着清晨的露水上路了。青草气息,山鸡,羊粪,野菊花,潺潺的水声,两壁嶙峋的石崖俯视着这一行三人。如果用心揣摩头顶上的石头,什么象形的动物都可能发现。只是一忽儿疲劳就袭来了。大人的目的是赶路,小孩的目的就是一个字“玩”。所以走走停停是免不了的。市场上买来的玩具没有意思,自己在地下捡拾的枯枝多好玩呀?“宝剑”,“长枪”,一路武打怎会觉得累呢?不时要停下来等候那母子,正好赶上帮别人一个小忙。七个人正要把一棵杨树干抬上农用车,连抬带撬费了半天的劲也不成。正没开交处,在下匹马赶到,上手,成功。“老师傅抽颗烟不?”我很不习惯一个长满了络腮胡子的汉子称我为“老师傅”,还有人叫我是“80后”呢。转念一想:“老师傅”是尊称,相当于“阁下”。过了一座小桥,三叉路口。直行去二道凹20多里,左转上山4里多地是小嵯。上山!刚才来时的路虽蜿蜒崎岖但总归坡度不大,有的地方还勉强可以会车。上山的路就不用说了,不但坡陡路窄还竟是“死人弯”。庆幸自己是徒步吧!沿途又见一个岔路,左侧是“大路”,其实就是之字形的路,正前方是上山的羊道,上!可上升也有难处,刚才儿子的体力竟用来玩了,上山就让我抱着,要不就是“骑脖拉屎”。“你要是追上爸爸,马上‘齐脖拉屎’。”连哄带骗,上到了半山腰。气喘,出汗,叫水。老婆要打退堂鼓了,“行百里者半九十”,鼓励!上!10点刚过,嵯顶到了。
为了欣赏眼前的风景差点忘记了喘息,开阔起伏的缓坡就像矮丘陵,可这时海拔1000多的台地呀。纵横浅浅的沟壑,草甸被该死的越野车碾压出一道道车辙。远处零散的几块平地种着玉米和洋白菜。稀疏的几颗杨树,远处残破的夯土墩,10来间低矮的瓦房。在散落的几块巨石上照相,享受着野花,微风,阳光,极目千里的视界,就缺传说中的鹤鸣了。本想再往南走一走,走到嵯头体味一下多迈一步就跌下万丈悬崖的感觉。先要填饱肚子呀。老婆顺着蜿蜒的小路去叨扰那几户人家,想借火打尖。当然柴米钱肯定会多留的,可谁知竟然不成。理由是:男人都下山去了,就剩下几个老娘们儿(是她们自称,并非我强加于人。)吃水又太费劲。其实我们带足了饮水,只是想贴饼子咸菜之类。咳,算了吧,就别难为人家几个“老娘们儿”了。临走还不忘给我儿子带几个小苹果。比牛眼大不多少的苹果,尝了一口,那个酸,那个甜,味儿那个浓!
时间不多了,考虑上山所用的时间,下山也不会太快。只好留给下一次再上嵯头的理由吧!下山时才体会到什么叫做“累”。两条腿就好像不是自己的。好在吉人自有天相,刚过三叉路口,就遇到两辆上山收山货的摩托车返程。一攀谈,没二话,搭!山里人就是厚道。原本近两个小时的路程,10分钟赶到。
结语
回程途中,母子都已酣然入睡。我还盘算着下一次轻装上长嵯的计划。届时枫叶流丹的季节在嵯顶望着北国清秋的蓝天,不敢再往下想了。


老玉米于 2009-08-31 13:28:27 发表在分类:长城与我儿子
(49229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