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哈尔荒火
 旷野上野兔和宿鸟都被惊起,苍狼远远地蹲在一块孤石之上,闪着惊惶失措的绿幽幽的光。我在莽莽的草地上走着。你会来吗? 

2006-01-14 Sat

中国大铁路(诗歌旧作)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中国大铁路

1

说到铁路。张家口
必须追溯到很远很远
朔风如魔笛如箭矢穿胸
视角只在通向北京的隧洞中停留

野马战劲蹄辗转大漠时
殷红的罂粟正开放于芳菲大野
拖满野雉翎的女真氏族
在生与死的结合部
窜出生命的铁质
并在鹰隼般黑紫目光的包围下
刺出通体透明的龙纹

2

被驼队马队踩出来的商道
地火龙按地劲足
塞风与寒流无休止地鞭鞑
却很难阻止云集张垣的人流
信誓旦旦的机遇

在勒勒车粗糙的辗痕下
居然神奇地构筑着华厦的屋檐
使具有蛮荒味道的大漠
衔来含翠的音符

3

皮都张家口
典雅的仪态令人心怀异想
茶盐和毛皮交媾繁衍之后
历史不再成为一种沉淀
而且冲出平原的大峡谷
开始具备拥抱世界的道路

时间开始一节节断裂
悬垂的驼铃纷纷坠落
如此炫目的辉煌贸易
应该属于爰新觉罗家族

于是京城与张家口之间
才有了遥遥相望的星辰
才有了狂烈奔放的节奏


4
1909的履历
是一条永远凿不完的隧道
居庸关坚硬无比的岩石
和血肉之躯疯狂地鏖战
血液撞毁冰山的巨响
是冬眠的力无声酿造的

詹天佑将一切路障部击向遥远
并在悬崖峭壁的黑暗中
与金属波的振颤紧紧握手
于泛滥干枯的山脉写下人形

5

蒸汽机列车从此
穿过起伏的塞外群山
闯进国人紧锁的沉闷
扬起浓黑的狂言阅历史宣告
并把那条扼晋冀咽喉,树燕赵屏翰的古驿道冻结封死

从此,京张铁路把现代文明
驮上北方冰雪的脊背
从另一个方向骇人地吼叫
张库商道被岁月压进龉龌的黑土

6
月亮升起落下落下升起
太阳老了之后分明是一个陷阱
要紧的是京都的辐射
铁路铺展开就无法收拢

列车古老的惯性
成为苦涩的板结
而我们经过心灵底层的曝晒
才使答案不成为障碍
远方的蜃景曾欺骗过我们的眼睛
而世界渺小的确如一粒微尘

7
百灵鸟走进白桦林的时候
北方之魂不安地倾听
第三次浪潮骚动的轰响

模拟睡眠与模拟永恒
翘着山羊胡的边民
依旧鸣响金鼓牛角
奏响鸣鸣咽咽的浩繁青史

8
铁路毕竟在烈日下蒸腾
苍岩黄土有千种面孔
很难说这条在地图上泛黄的曲线
支撑了大清王朝几度风烛残年

跳动张弓搭箭的骁勇
只记得那散发膻腥的火灰
和一只丑陋的浑圆

历史如洞穴
走进去就爬不出来
那是一块浓缩的沙盘

9
现在我们应该知道
季风抽打旷野总会留下恐怖标记
张家口历来就不曾有过结局
“1909”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高度
列车冲破死亡的射程
詹天佑画出一幅铁路大写意
这个位置悬着绝无仅有的信号
中国,从此在燃烧中起飞。

1991年5月15日于张家口











察哈尔于 2006-01-14 09:08:24 发表在分类:铁马兵车
(50992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