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人家
 大方鼎 

2009-04-04 Sat

累并快乐着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好像脑子生了锈,写不出东西,无名焦躁,魂不知丢在那里了。我督促自己又该出行了,大自然在召唤着我,背起背包,约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到旷野山风中去寻求精神上的依托。
去天镇县桦门堡是年初定下的计划,今天终于如愿,由今朝带队,一行十人,包括一个骑摩托的朋友,走进了大山深处。
已是初春,城里的树木都泛着青色,而山里的冰河还未消融,雪一样的冰面,在阳光的作用下,耀眼刺目,猎猎寒风,让人觉着冬季没有退却,逼得春天姗姗来迟。沿着山路前行,修凿在山体中的国防工事被遗弃在那里,我们都很感兴趣,乘着后边同伴还没赶上来,一头钻进水泥筑的山洞察看究竟。山洞很深,巷洞两侧常僻一洞,估计这座山能四通八达,出来走到山的另一侧,果然又看见一个洞口,一旁是废弃的驻军营房。群山密集幽静,喊一嗓子连个回音都没有。
桦门堡在红土沟村的山丘上,村庄在它北面,十来户人家,房子好好的,却无人居住,有的人家屋瓦门窗玻璃都在,小院里种的白杨树哗啦哗啦地随风摇摆。田地里的茅草又密又高,一片金黄色,猛不丁错认为是收割在即的麦子。抬眼望去,桦门堡就在山顶上,豁牙交错,但不失雄伟气派。站在高处,突然看到西面山脚下又有十来处房子,下去看看还是没有人影,房子破旧,被拆得七零八落,唯一为村子看家的是树上的那只老黑鸦,不知道没有村民的日子里,它是否会感到寂寞,我的到来惊得黑鸦侧转身子瞪着我,半天才缓过神来“哇”的大喊一声慌忙逃离树杈。我再次鼓足勇气往山上爬,累得我大喘着气,终于到达山顶了,一屁股坐在堡墙前不想起,两眼看着前方,面前是绵绵的山脉,我与起伏的山峦齐眉,内心窃喜,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大汗淋漓,舒筋动骨,累并快乐着。离得天似乎很近,浮云在蓝色的天空中飘游,风呼呼地刮着,还带着哨音从山前奔向山后,这里的热闹是属于它们的。
在这无人的旷野中,我不会迷失自己,反倒常常找回失去的激情和灵感,看到桦门堡心情激动,思绪如游丝般注如脑海,这让我感到莫大的欣慰。对喜爱长城的人来讲,桦门堡就是藏在深山人未识的宝贝,它在历史上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桦门堡设于明万历九年,增修于十九年,周不及一里,分边九里零,史书记载“堡设在山坪,寇犯瓦窑沟,此必经之地也。”可见当初设立桦门堡的重要性。
桦门堡曾经承载着历史的重托,如今虽然堡子荒败,可仍不失英雄本色。凝重的黄土色涂抹在厚厚的砖墙上,桦门堡在群山的簇拥下,像一位心态安祥的老人,它向世人昭示:战争在这里归零,和平的梦想在中国的大地上早已成为祥和的现实。


大方鼎于 2009-04-04 10:20:42 发表在分类:
(48466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