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无疆
 我的思想在努力追逐着脚步…… 

2008-11-19 Wed

宣府镇西路长城行记(节选二)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上坝

早晨东方天空异常神奇。背离营地,沿着长城,寻找我最佳的所拍摄角度。
眼前地平线平而开阔,不象山地那样有着夸张的起伏。整个东方一片广袤,视线所及,泛着暖人的红色、黑红色。远处的张家口市区在一黛淡青色的山岚中,被由西而东的轻纱般晨雾笼罩着,象一层淡青色的薄纱,恰到好处的把她勾勒成一幅意境深远的水墨画。太阳不为我的激动而提前冒出头来,依旧精心地变幻着天边的色彩,按秒计算着变化,以瞬息万变来形容并不为过。让人抓不准究竟哪秒钟是最佳的拍摄,怕错过每一秒,只得胶片与数码轮番“嚓嚓”。
在太阳没有出来之前我已经设计好了,除了拍日出的刹那,还有我背后的长城,长城上的茅草,只剩土芯的烽燧。
此情此景有强烈的放歌的欲望,任那种原始肆意奔淌,尽情发泄。那应是山谷间流动的信天游,那应是激情似火的大漠风……怎奈声音总卡在喉咙里,压抑得令人心烦,有点象未成熟的公鸡。唉,可怜的我,后天的思维把我压得太深了。
俯瞰我们的营地,象洒落在大地上的几粒快乐的音符,为黄色的大地增添了五彩的动感。顺营地向前望去,阳光开始打在沟谷里金黄的杨树上,涂上了金色的光晕。我贪婪地尝试不同焦距的不同变化。
朋友们在帐篷边穿衣、梳头。
“行者,帐篷可以拆了吗?”雪姨喊我。
“等等”迎着橙黄色的晨光,拍下了我们的营地。
我们应该起程了。

半小时后,我们看到了山下右侧的公路。大灰狼一家准备下山。我们合影留念。握手间有几分留恋。狼嫂一再表示影响了我们的行进。目送他们一家下山,人们不约而同地羡慕起来。
接近坝头,土地贫瘠,长期被雨水冲得沟壑纵横,裸露的黄色的土地大部分是沙质和白色的硬结物。上面很少长植物。后来沿途一路的地貌,引起我的注意,看来植树造林,改善生态在一些地方还是人类一厢情愿的事。沿坝的这些山脉和土地,很难适应植物的生长,这是自然赋予特有的地貌,千百年来,这片贫瘠的土地,培养了一代代坚强的人们。
长城盘桓在类似黄土高坡的地貌上,顽强地伸向坝头。一些地方,两边冲出的沟谷,眼看就要沟通长城了,不久便会实现真正的“内外一统”。沿途林立的烽燧同样被侵蚀得很厉害,裸露的土黄,斑驳的墙体更显历史的沧桑和岁月的凝重,烽燧下面还有找到些许残砖。按地图所示,长城上坝后是沿向西方向前行的。
旅人对坝头这段很熟悉,也很乐观。前一天,和我盘算,意用四天时间完成全程。他有着丰富的野外穿越经验,曾经独身穿越过小五台。体力也很好,走在队伍前面,老呼、一杯酒,刘哥紧跟其后为第一梯队。清风秋雨这个同样瘦弱的女子的表现令我意外,张洪、雪姨我们断后。以前自己没有掌握逆光拍摄,一般用平光和侧光。后来逐渐发现逆光的精彩。我在镜头里捕捉光影下长城特有的棱角和骨感,观察秋草在阳光下形成的亮色,以及利用光与影表现秋草与长城的特殊的组合。接近坝底村,金黄的杨树布满了沟谷,的沟谷,这些树呈自然散落状,构图巧妙天然。自然不会放过这绝佳的机会。除了几张精采的局部外,我又利用雪姨的机子的自动接片功能,拍了一张四张一组的接片,暗自命名“秋天的画卷”。
从长城小站朋友游记中经常提前山西长城两侧的沙棘树和沙棘丛。我们第一次遇到七天来第一丛沙棘丛。绿色的丛林,一串串黄里透红的沙棘令人垂涎欲滴。张家口人管沙棘叫酸溜溜,象形容词,而我们赤城叫酸豌豆,是象形词。沙棘丛中,我们贪婪地吮吸着沙棘特有的酸甜。后来几天几乎每天都遇到沙棘丛,但那天都没有这里的甜。大概是土壤的原因吧。走了一路,最怀念的还是那片万绿丛中串串红的沙棘丛。
半坝,遇见正在耕地姓刘的大爷,给我们指点山下的坝底村,那是我们最初定的第一天的终点。今天两个小时后才到达。刘大爷告诉我们坝底村目前仅有4户人家了。
前方是汉淖坝了,是张家口市、张北县、万全县、崇礼县的交界。至此,张家口市所辖的长城就全部结束。张家口长城志上记载,从大境门到汉淖坝的长城20.5公里,沿途可辨墩台22座。
沿途田地里是忙碌的人们。偶尔走进地边,我也向他们询问一下今年的年景、产量、收入等,一一记入我的记事本中。一杯酒不管不顾,不征得人家同意便抢过镰刀在胡麻地左右横扫,样子很是地道,但把秋收的人们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地看着一旁嘻笑的我们,恍然曰:哦,这孩子有病。即时向他投着关切的目光。我们把笑声吼得更响。
汉淖坝村位于坝头边缘,几户人家零乱地散落在半坡向阳被风处。一个类似学校的大房子,有几个小孩子在嘻笑耍闹,几条狗虎视耽耽起盯住我们这几位怪异的人们。路边休息。我和旅人闲亭信步式地走在路边翠绿的胡萝卜地里,用登山杖顽强地一只只挖掘着金黄色的果实。不一会儿就收获颇丰。手里握着胡萝卜,却没法吃,怎么也擦不干净上面的泥土。见老H津津有味地啃着。我有些疑惑。他手指背包上一物,说“手套。”我恍然。转而又疑惑,盯着手套细看,暗想,手套有这么长吗?越看越乐,竟笑出声来。那是背包外挂的袜子。众从皆笑,笑声惊动了汉淖坝的黄狗,田间老伯抬头随着我们莫名其妙看着我们傻笑着。(本段属本人写的过程臆想情节之一,老H也非老呼。请勿对号。)

1、长城晨曦
2、合影送别
3、小憩
4、沙棘丛
5、长城上坝











山居秋茗于 2008-11-19 16:39:35 发表在分类:户外表情
(49452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