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人家
 大方鼎 

2008-08-23 Sat

暮宿黑山头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初听黑山头这个名字,让我想起了《木兰辞》中“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的诗句。然而,此山非彼山。据专家推断,《木兰辞》中的黑山头是在今天的内蒙包头昆都仑河谷北的阴山。
我这次去的黑山头古城遗址同样也是在内蒙,地理位置在呼伦贝尔盟额尔古纳旗额尔古纳河东岸,是蒙古族的发祥地。
到达黑山头已近黄昏,宿营地安在黑山头镇南根河下游大铁桥的河滩下。这儿离黑山头遗址很近,大约20里,。放下行李,我即刻租了一辆车直奔那里。路况非常好,笔直的柏油路在夕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像一条黑色的绸带,向绿色深处延伸。在一个拐弯处,一位牧人迎面坐在路边的草丛里,手拿一把用布条做的掸尘,不停地晃动,身边有五六只吃草的绵羊。不远处牧人们正在归拢牛羊往回赶。之前,当地人给我介绍,过了十八家村就快到黑山头古城了。十八家村近在眼前,村子里住的都是牧民,还没到跟前,就闻到一股牛粪味,家家院里堆着牛粪,房屋墙上贴着一大块一大块晾晒的牛粪,这些牛粪是牧民们做饭和过冬取暖的燃料。落日越来越接近地面,夕阳几乎是平行从车窗射进来。忽然,我发现车窗左手的地面上突出一道长长的圪梁,被青草覆盖得严严实实。我马上意识到到了我要找寻的地方。
当地政府为了保护古城遗址,在外围拉了一道铁丝网,我让司机和汽车停在外面,推开大铁栅栏门走了进去。黄昏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我独自站在城墙上,古城显得是那样的凝重,安详,天地悠悠,风烟起落都被掩隐在青草间。苍山绿水紧紧围绕着古城,天地间唯我独尊的古城,再也显示不出它的霸气和豪情。我和古城一起沉默,沉默中稍稍有一丝风,扑面而来的是肆无忌惮的蚊子,尽管穿着长袖衣,还是被隔着衣服叮咬了无数个大包。遗址的外城有几幢红白房子,我迅速跑过去想看看有没有人,到跟前一看破旧不堪,喊了几声也没人答应。
我曾查过有关资料,如下:“遗址位于黑山头镇境内,根河、得尔布尔河注入额尔古纳河入口处的东部台地上,背山面水,坐北朝南,地势险要,可攻可守,是古代扼守草原北方的门户,进出草原的咽喉。
古城分内外城,城墙均为土筑。外城呈方形,四边城墙长度不等,周长2.35公里,占地面积约为34.6万平方米。城墙残基一般高2—3米,最高4米以上。墙体顶宽2米,底宽6米。城墙外有护城壕,四面均设城门。门外设瓮城,城墙外每隔100米有一马面。城墙拐角处有高大的角楼突出于墙垣之外,角楼边长4米。
内城位于外城中间偏西北部,呈长方形,周长560米,占地面积为18871平方米。城墙残基高1.3米。设东、西两座小门,南面设正门,门外有影壁墙遗址。城墙外亦有壕。内城中间偏北有大型宫殿遗址一处,整个建筑呈“干”字形。址内花岗岩圆柱础排列有序,间距4米。遗址内有许多琉璃瓦、青砖、龙纹瓦当和绿釉覆盆残片。”实地考察中,我并没有见到残片之类的东西,花岗岩圆柱础底座也只见到一个,据说其它的被人搬走了。怕司机等的不耐烦,我几乎是小跑看完内城和外城,确证了资料上的护城壕、城门、瓮城、马面、角楼。黑山头古城遗址说明远在元代,在我国南北方都流行相同的建筑方法和装饰艺术。民族间的相互学习、相互融合,表明了我国历来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
走出古城遗址,向北几百米处,有一座小山丘,当地人称它为“敖包山”。此前我最爱听《敖包相会》,却不知“敖包”为何意。“敖包”是蒙语,翻成汉语是用土或石块堆成的堆子。最早是因为草原辽阔坦荡,牧民们用来指示方向的路标,久而久之,渐渐变成祭祀山神和路神的地方。这种蒙古族文化习俗一直延续到今天,牧民和路人经过此地,都会停下脚步,往“敖包”摆上一块石头或是栓一个布条,表示对祖先的祭拜,祈求自己和家人平安幸福。现在,这里成了呼伦贝尔最大的“敖包”祭祀区。当地流传着成吉思汗的许多故事,大汗率领乞彦部族骑士,曾在此地举行过出征仪式,向祖先立下振兴部族的誓言。公元13世纪初,“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完成统一蒙古草原的大业后,将该“敖包”所在的额尔古纳河流域分封给在战争中做出最大功绩的大弟拙赤*哈撒尔,黑山头古城就是他的故都。
夕阳正加快节奏钻进青草味的黄昏,西天地平线呈现出一个巨大的弧形,被瑰丽的霞光渲染着。绿草慢慢变幻色彩,由远及近,蓝色、紫色、橙色……天上的云彩也在这美丽的底色中慢慢滑行,向四天散开,犹犹豫豫,仿佛不忍告别这个华丽喧闹的舞台似的。久在城市里呆着,看惯了在高楼大厦夹缝中的落日,觉着每个黄昏并没 有什么不同,而此刻从未有的惊诧和惊叹,让我久久伫立。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壮丽”,真真切切见识了!
汽车在巨大的暖色调的簇拥下带我回到宿营地,朋友们已经把帐篷扎好,开火做饭。夕阳完全沉下去,大铁桥在灰色的天幕映衬下,显出一个优美温柔的剪影。大铁桥原本是座战备桥,桥身成军绿色。桥下清凌凌的河水流速很急。夜幕降临,篝火燃起,拿出美酒,呷一口“蒙古王”,抿一口“马奶子”,酣饮淋漓,畅谈生风。南方的北方的朋友,今日有缘来相聚,大家举杯——干!也许是酒劲上来了,我为大家助兴,一口气唱了四五首山西民歌,气氛更加活跃。赣州网友抱出了她心爱的茶具,表演起功夫茶。煮水、沏茶、浇壶,每道工序一丝不苟,反正我不懂,只看得眼花缭乱的。品着清茶,口留余香,心情爽到了极点。“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这种快乐,一生能有几回?
也不知北京的、杭州的、深圳的、广州的那几位男士是几点睡的,当我钻出帐篷,太阳已升得老高,看看表不到四点半。昨晚大家听说我来自山西,想吃刀削面。由于我急着要去黑山头古城遗址,半路溜了号。为了挽回“大厨”盛名,今早得为大家做早饭。头天夜里的锅勺碗筷还没收拾,得先把它们洗干净。我用空可乐桶到桥下汲水,阳光从大铁桥的钢架缝隙处穿过,河水闪着波光,急急忙忙向密林深处流去。我们扎营的河滩,草色青青,林木深深,红黄蓝绿的帐篷格外抢眼。
七点左右开饭,看着大家吃得香,也是一种享受,手掌勺把添饭,不住嘴地劝说他们多吃,因为今天大家要在草原上骑马呢。
一天骑马下来真够累的,晚上都不愿再住帐篷,大家想回黑山头镇找个洗澡的地儿。一身的臭汗,一身的劳顿,冲一冲,能轻快轻快。
真是没想到,在这里洗澡也成了奢侈。据说黑山头镇曾被大水淹没,毁坏,现在的镇是新建起来的,难怪房子都很新。全镇有两千人口,仅一家澡堂,有八个喷头,男女共用。我们的成员近40人,把小镇的旅店全挤满了,然后呼啦啦全拥到澡堂。开始我们并不知道澡堂是男女共用,让男士抢了先。进去后只好坐在厅堂的长条椅子上傻等,实在等的不耐烦了,就冲里面大喊,男士们嘻哈啦笑故意逗我们,特搞笑。
洗掉了一天的疲惫,清清爽爽躺在洁白的床铺上,倒希望自己一夜无梦,睡到大天亮。
清晨六点起来到蒙古姐妹饭店吃早点,牛奶是现挤的,味道醇厚,油条是事先定好的,个儿很大,馒头油条吃不了可以退,这事真是新鲜。吃饱喝足,然后就到黑山头口岸参观。
黑山头口岸是国家一类口岸,每年货物吞吐量有150万吨。口岸西与俄罗斯口岸相望,界河中间有一座桥梁,气势可叹。我花了60元,乘游艇游览界河风光,能看见对面俄方军事塔楼上站岗的士兵。岸边,有位俄罗斯老人向我们招手。河面上飞起一对黑色的水鸟,穿梭于两国之间的领空,天地间无国界的自由,只能任由它们来享受。
额尔古纳河沉静没有波澜,无声无息,朋友们都在静静地欣赏这养眼的美景。我无意看了一下手捏的门票,上写着:额尔古纳河带着母性的温柔,缓缓流淌,滋润着周围的各种生灵,美丽而神秘。她默默承载着中俄两国人民的情感,流动着两岸世世代代生生不息的故事。



大方鼎于 2008-08-23 22:39:36 发表在分类:
(49942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