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草
 一棵小小草, 没有花香和树高,长在天涯,平凡而骄傲! 

2008-01-17 Thu

一首诗一支歌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近日在新京报上看到一首诗:

《长城》
作者:曾园

世界开始于一个夏天的群山
夏日灼烧的弧度被用于秋后
云行雨施,品物流行。如果
霏霏细雨中你去查看南方
杨柳依依,万国咸宁

长城在开始仅仅是一个梦
它被梦到,是为了让另一个梦
免受打扰。我们从中可以嗅到
硫磺、水银和木炭――这焚书的魔法师
比白雪更苍老的炼金术士
统治着几重大海、沙漠和蜃景

孟姜女的梦只是一阵冷风
在朝着蓬莱吹送;高高悬在南国的明月
倒映着一条巨龙于危险的高度
更高,像无底深渊的幻影
如果一个女人为影子痛哭,如果
影子要从长城中挣脱出来

长城在月亮上是可见的神话
比暗淡伤痕中的一个戟影更为清晰
有人去过,除了荒凉的时间他没见到什么
毕竟他们的亲人没有被幻象放逐
没有用灰烬般的想像覆盖月亮

他们从飞行器上下来
用手摸到了这痛苦的神经
比水草更柔软,这是我们浸透墨汁的皮肤
用那些做梦的石头制造的
永恒的梦境


想起了一直喜欢beyond的那支歌:


长城 (国语版)

词:詹德茂. 曲:黄家驹. 主唱:黄家驹.

遥远的东方辽阔的边疆
一道绵延的老墙
前人的沧桑后人的风光
万里千山牢牢接壤
一个老去的国度
多少消逝的真相
一页浩翰的岁月
多少欲望成悲壮
迷惘的江山神秘的庙堂
许多昨天的战场
帝王的勋章战士的胸膛
谁却甘心留恋塞上
一个老去的国度
多少消逝的真相
一页浩翰的岁月
多少欲望成悲壮
狂妄
堵住耳朵
以为从此不再听到在呼号的人
wo-oh wo-oh oh
捂住眼睛
以为从此不再看到颤抖的伤痕
wo-oh wo-oh oh
卧在黄土地上
雨后的霓虹落寞的长龙
一道显赫的老墙
始终冲不开始终抛不去
始终装英雄逞豪强
一个老去的国度
多少消逝的真相
一页浩翰的岁月
多少欲望成悲壮
堵住耳朵
以为从此不再听到在呼号的人
wo-oh wo-oh oh
捂住眼睛
以为从此不再看到颤抖的伤痕
wo-oh wo-oh oh
卧在黄土地上
堵住耳朵
以为从此不再听到在呼号的人
wo-oh wo-oh oh
捂住眼睛
以为从此不再看到颤抖的伤痕
wo-oh wo-oh oh
卧在黄土地上英雄逞豪强

一首诗一支歌都诉说着长城曾经的沧桑,可以选择的话,我们这些热爱长城的人会在雄伟的长城和祖先世世代代的悲苦中做何抉择呢?
好在不用抉择,我们只要好好看着他,多看几眼,再多看几眼。


点点8848于 2008-01-17 00:50:07 发表在分类:长城长
(51056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