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哈尔荒火
 旷野上野兔和宿鸟都被惊起,苍狼远远地蹲在一块孤石之上,闪着惊惶失措的绿幽幽的光。我在莽莽的草地上走着。你会来吗? 

2005-09-03 Sat

韩茂才首次揭密东宁要塞群里的日军慰安妇(一)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东宁武装部政委韩茂才首次揭密东宁要塞群里的日军慰安妇

看了长城一砖的贴子,才想起我们这篇写于2000年的文章。


黑龙江省东宁县位于中俄边境地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里曾驻扎了大量的日本关东军。1998年底,东宁县武装部在清理日伪时期遗留下的武器库时,发现了31·5幅日军当年绘制的中国东北地区的军事地图,分别出版于“昭和7年”和“昭和8年”,每张图上都盖有《军事秘密》的印章。地图分别用中日两种文字标明了“满洲里”(指中国)、“日本里”(指日本)、“吉米”(指前苏联)之间的山脉、河流和军事重地。特别是在“满洲里”和“吉米”之间,重点标出了地下要塞图例。
有关专家对地图考察后判定,黑龙江省东宁县境内的深山中可能埋有地下要塞。
得到国家文物管理部门的允许后,东北烈士纪念馆研究人员和东宁县文物管理所、武装部及部分新闻单位联合对东宁县境内的深山进行了考察发掘。经过近两年的实地勘探、查阅资料、走访知情人,考察组发现了在东宁县存有大量地下要塞群。有的要塞里完整地存有弹药库、发电室、监视所以及供水、暖气、厨房等设施。部分要塞里还可以清晰地发现日军当时用来做战略进攻修筑的军事工事。
专家们实地考察后确定,新发现的东宁要塞是侵华日军在亚洲遗留的最大军事要塞。东宁要塞宽110多公里,纵深约70多公里。整个要塞分为作战区、保障区和后勤支援体系三大部分,由11个主要山脉组成,每一个要塞的面积都在4万平方米以上。有永久性阵地7处,永备工事400多个,300平方米以上永备地下弹药库84个。
东宁要塞面对的是俄罗斯海参崴等重要城市,控制着通往太平洋的交通要道。从东宁要塞遗址中清理出来的物品也是最多的,包括大量的炮弹、地雷、能拉开栓的枪支等,还首次发现了5枚毒气弹和一枚细菌弹。
中、日、俄三方专家去年5月曾联合对东宁要塞进行了考察。发表的《考察纪要》中也认为“无论从规模还是从战略意义上,东宁要塞都是侵华日军在亚洲遗留的最大军事要塞”。
日军侵华期间修筑的东宁要塞规模如此庞大,到底动用了多少中国劳工?研究东宁要塞后证实,当年至少有17万名中国劳工在极其恶劣的条件下被强行在这里劳动。
据专家介绍,在“七七事变”之前,劳工主要来自东北三省。之后又有大量的中国战俘被征发到这里修筑要塞。从1934年到1939年的几年间,日军为在东北修筑要塞,共强征中国劳工超过100万人。
1933年1月10日,东北最后一个沦陷地——东宁,落到了日军的铁蹄之下。其后,日军根据战略位置的需要,开始大量修筑地下要塞和大量增兵,军队最多时达到13万人以上。
配备随军慰安妇是侵华日军的一个罪孽,恐怕也是世界军事史上一件空前绝后的“纪念
品”了。但是,日本右翼势力为了掩盖这一历史事实,把慰安妇说成是“商业”行为,当年与“皇军”做的这种“商业”,并非人人都知道它所付出的代价和它的真正内幕。
东宁要塞群是侵华日军在亚洲最大的军事要塞,它在要塞群里设置了多少个慰安所?配备了多少慰安妇?这些慰安妇的最后命运如何?却很少有人知道。
带着这个问题,笔者历时两年在东宁要塞群内进行了一次拉网式的寻访。
 军事要地里设置的慰安所
  (1)石门子军事要地 石门子位于东宁要塞群的南部,属第一国境守备队第一区,即胜哄山主阵地的二道防线。这里驻有369部队、108部队、103部队;在石门子南驻有7773部队;在通往吉林的边境上还驻有两个国境守备联队。石门子东靠前沿主阵地,南通吉林,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军事要地。它在这里配备了多少慰安所和慰安妇,还是一个未知数。
早些年就听老人说过,伪满时期石门子有日本“窑子”,所以,我们决定先到那里调查一下。
  石门子这个村我已经是很熟了,曾多次来这调查过劳工和日军驻军的情况。这里即有劳工幸存者,也有当年给日本驻军当杂役的。在驱车前往的路上,我首先想到了郭庆仕老人。郭老今年86岁,他是从山东济南被抓劳工来的,先到鸡西煤矿下洞子挖煤,因忍受不了饥饿和死亡的惨状,逃到了东宁。在东宁又第二次给日本人当劳工,修过飞机场,修过铁路和大桥,性命差一点扔在那里。在石门子给日军修公路时,经人“介绍”,又给日本一家慰安所做饭,在这里他一干就是七八年。
来到村里已近中午,我直奔郭老家,方整的大院收拾的还是那样干净利索。狗的叫声已经告诉主人我们的到来。大娘走出门来,把我让到屋里,说老头出去了,一会就回来。我和大娘唠嗑间郭老就回来了。因为我和郭老很熟,我说明了来意,见面我们就谈了起来。
郭老说:“我是康德五年来到石门子的。在东宁修过飞机场,在大肚川修过大桥,修大桥修路归交通部管,石门子也有交通部,就把我们运到这,在北山那个地方修公路。我修公路的时候有一个会计是个朝鲜人,他到日本‘窑子’去喝酒,这个日本‘窑子’的老板叫川奇,他跟这个朝鲜人说,我这里缺个挑水的,你能不能借给我一个挑水的。这个朝鲜人喝酒喝醉了,当时就应了,就把我派去给日本‘窑子’里挑水。我当时觉得挑水总比出苦力强啊,当劳工东走西走的,又累又没有好吃的,我就答应了给他们挑水。那时我才十八九岁,长的个高又挺帅的,就把我留下了,后来又叫我到厨房去做饭。”
“石门子驻军很多,有3个部队,我来时有2000多人,分东西大营。在大营西边有4个慰安所。有两个是日本妇女,有两个是朝鲜妇女,我在那干活的慰安所是日本妇女。”
“你还能记住慰安所的名子吗?”
  “怎么记不住,朝鲜妇女的叫‘爱筒所’和‘苏苏浪’;日本妇女的叫‘一松’和‘抠涛布屐’。我就在‘一松’干活。这些人都是从朝鲜和日本来的,岁数都小,年龄最小的十六七岁,最大的二十四五岁,都想家呀!她们在慰安所里不敢哭,就跑到山边去哭,我经常看见她们哭,哭也不能叫老板看见,得偷着哭。”
  “一个慰安所里能有多少人?”
“日本妇女的少,朝鲜妇女的多,多的有二三十人,少的也有十来个人。”
  “这么多慰安妇在这有没有逃跑的?”
“她跑不了,这有宪兵队和警察队,她往哪跑?这个地方她不知道东西南北,她跑不了,遭罪也得受着。”
当时的石门子是日军的军事禁区,对内对外都是封闭的,只有少数中国百姓在这里给日本人“吃劳计”,做一些杂役活,进出由日本兵把守。石门子距边境较近,离勋山地下要塞只有4公里。

(2)大肚川军事要地 伪满时期的大肚川是日军非常重要的军事要地,有专家也称它是大肚川军事要塞。这里有大量的军火仓库、汽油仓库、被服厂、兵工厂、汽车和坦克修理厂、粮库等。且驻军也非常多,在村西驻有2643部队、2638部队、2632部队;村北驻有3752部队、2600部队、2601部队;村东驻有5731部队、763部队;村南驻有449部队等。大肚川是通往吉林的一条重要的交通要道,也是对苏作战屯兵的好地方。
伪满时的大肚川属要塞的后方,村里有500来口人。1998年要塞考察组调查劳工时,我多次来过这里,找到过劳工和历史见证人,现在一些老户仍在。
一天的下午,我乘吉普车来到了大肚川村。大肚川村是大肚川镇的所地,现人口有2000多人。这里还有六七个当年的劳工和历史见证人,我决定采访刘永才老人。
刘永才今年74岁,是大肚川的老户。在伪满时给日本人当过劳工,后来在劳工队里也管点事,知道的情况比较多。老人当过兵,有文化,记忆力好,说话干脆利索。
刘老的家门我已经很熟悉,他家住在村子西头,三间大瓦房,黑色的铁大门,院中还养了一只奶羊。吉普车停在刘老家门口时,大婶正在院里忙着干活,大婶立刻放下手里的活,很热情地把我请到屋里,说老伴出门溜哒去了,你先坐着,我出去给你找去。大约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刘老回来了。我每次见到刘老他都非常热情,这可能是他当过兵的原故吧。一见面就用他那粗大的手紧紧握着我的手说,韩政委你很忙吧。我们寒喧了几句,话就唠到了正题。我的到来,刘老已预料到我又要了解日伪时期的事,他直言快语地说:“韩政委,你要问啥你尽管说,知道的我就说,不知道的我不瞎说。”
我说明了来意后,他就开了腔:“日本鬼子进来那年我5岁,家住在东宁,我妈背着我往山上跑,是腊月进来的,天很冷。我家很穷,我在家排行最小,我十四五岁就给日本鬼子去干活,开始是在老城子沟,给日本人装卸火车、倒垛、拉东西。老城子沟是总库,那库长我知道,是个大佐。康德八年大肚川军火库着火,我就是那时候转到这来的,在2643部队干活。这里的部队有十来个,有坦克兵、骑兵、步兵、后勤兵、宪兵和警察队,大肚川四周驻的全是日本兵。”
“大肚川这地方一共有3个日本人的慰安所,一个是朝鲜妇女,这个比较大,大约有80
人。另两个是日本妇女,一个在河北面,一个在村里,一个所也就一二十个人。日本妇女的
慰安所是给日本当官准备的。朝鲜妇女的慰安所都是日本大兵去。”
刘老的老伴在旁边也不时地插话,老伴也是当地土生土长的老户,伪满时给日本兵工厂装过炮药,这一带的情况也很熟。她补充说:“那两个日本慰安所不是一个叫‘大松’的、一个叫‘大和’的吗?”细心的女人竟记住了慰安所的名子。

  (3)新城子沟军事要地 新城子沟是当年日军第12师团司令部所在地,兵种齐全,有步兵、骑兵、坦克兵、汽车运输兵、陆军第二医院、军马病院等。在西侧的老城子沟是火车中转站,一切军需物资都要在这里中转,是日军一个庞大的后勤基地。新城子沟在日本人撵户归屯子的时候这里已没有人家住,这里全是兵营和医院,只有少数的中国杂役在这里给日本人干活。所以,这里没有日伪时期居住的老户。这里当年有没有慰安所?我还是想访一访村里的知情人。
  肖秀云老人82岁,当过村里的支书,事业心比较强。1998年他在电视里看到东宁要塞的节目播出之后,他专程到县城里找到我,主动的反映过伪满时期所掌握的情况。他家原住在三岔口,家中一贫如洗,从十二三岁就给地主家放牛,送牛奶,赶马车,给日本人干过十几年活,日伪时期的情况他了解的比较多。我对他印象很深,所以,我决定先找一找肖老了解一下情况。
  来到村里,问及行人,很快就找到了肖老的家。走进院里,看到肖老仍住着一个三间的日本旧房子,高高的烟筒在墙的外边,十分明显。在这个村里日本兵营的房子是到处可见的,就连厕所保存得都完好无损。我轻轻地叩响肖老家的门,惊醒了正在睡午觉的老俩口,但老人还是很热情地把我们让到屋子里。
  我问肖老:“在伪满时候这地方有没有日本人的慰安所?”
  肖老回答:“你问的是日本‘窑子’吧(慰安所)?就在水库南边,都是朝鲜妇女。那时我家有个马车,给日本人干活,从东宁给日本人拉东西,我哪里都去,日本兵营、酒馆、还有日本‘窑子’我都去过。为了生活,就得给日本人干活,我给他们干了好多年。有一次我从东宁赶着马车给现在水库南的日本‘窑子’送东西,我进去过一回。那地方挺大呀,有几个大房子,一个房子100多米长,全是对面铺,中间是小走廊,一个格一个格的小屋,能坐开两个人的地方都是板铺,有500来人呢。水库南边的日本‘窑子’是有名的,有不少人都知道。这个地方是日本的司令部,驻着一个中将,兵很多,还有一个医院,我现在住的房子就是日本人的医院的房子。还有老城子沟也有日本兵,在这北边还有一病马医院。”
  我问:“这里有没有日本妇女慰安所?”
肖老说:“有一个,我也给他们拉过东西,不让咱们人进,就在后山上有个大楼,还有澡溏子,电影院子,非常高级,日本妇女有十来个,是专门给日本当官的准备的地方,一到休息的时候那些当官的骑着大洋马就上那地方去了。”
考查要塞遗址时我去过这个地方,大楼在光复后被人拆掉,但残址还在,慰安妇当年住的平房保存完好,一侧是走廊,分七个房间。村里发展养鹿时东侧垒上了围墙,利用它当过鹿圈。

  (4)东宁县城军事要地 肖秀云老人还向我介绍这个村里有个叫王树林的,说他了解东宁伪满时期的情况。在肖老的带领下,我们一同来到村北头王老家。正值中午,天气很热,老人正在园子里拔草,看得出老人是一个非常勤劳的人。一个中午妇女把我们让到屋子里,又把老人叫回来。老人虽然84岁,但看上去身体很结实,就是耳朵有点聋,说话思路非常清楚。
  肖秀云老人向王老介绍了我要了解的情况,王老就开了口:“我是从吉林省长春招工来的,和我一块来东宁的有400多人,给日本鬼子‘义和园组’干活,就在咱们万鹿沟那块盖大兵营,把头叫郭功福,半年不给开工钱我就跑了。后又到了东宁一家日本人开的旅馆烧澡溏子。我的一个朋友叫王照田,给日本人开的‘窑子’烧炉子把房子烧着了,后来又新盖的。日本‘窑子’在小城子(东宁)有的是啊!大榆树底下有个叫‘田胜’的;叫‘大路马’的在一百货西边;一个叫‘青春馆’的;还有一个叫‘大东旅馆’的;我记得一共有7家日本窑子。有5家是日本妇女,有两家是朝鲜妇女。”
我问王老:“一个慰安所里有多少人?”
 王老说:“多的20多个人,少的也有10几个人。这个村里的张风荣就给日本‘窑子’干过活,这人前两年死了。”
  为了把情况搞的更准确,我在县城里费尽周折,又找到了一个知情人,他叫郑玉峰,是个大夫,家住在房产七号楼的七楼。一个晚上,我来到郑大夫家里,老俩口刚刚吃过晚饭。我说明了来意,老俩口对我很热情。郑大夫向我介绍了东宁日军慰安所的情况。
  他说:“东宁这个地方日伪时期一共有8个慰安所,我怎么知道的?那时候为了生活,我在日本人开的一家叫大东银行里当记帐员,日本慰安所的老板经常到我在的那个银行里去取钱和存钱,慰安所也有名子,所以我就知道有8个日本人的慰安所。慰安所都是给日本军人开的,中国人不准许去。”
日军在县城里的慰安所如此之多,可见驻军也不在少数。在县城驻有929部队、99、39部队;还有两个番号不明的。在县城北的万鹿沟驻有4支部队,分东西大营,驻中将一部队人。县城以西胡萝卜崴驻有533坦克部队,县城以东的大城子南沟驻有川胜部队,胜野部队等。


本贴最后一次由察哈尔修改于2005-09-03 11:35:18


察哈尔于 2005-09-03 11:26:43 发表在分类:梦里寻她
(50027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