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韵|读写生活
 爱,且持久—孤独的北半球 

2007-08-28 Tue

一些旧文(1)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找到了以前写的一个博客,很久没去了。将以前写的一些文章挪过来,当作纪念。这些文章大多写于2004年后半年,那是我生命中最落寞的一段日子。

1.两架书,一束花,已是天堂——小楼夜记

夏天的夜晚渐渐地热了起来。

电视说,如果每一家的空调都调低一度的话,能省多少多少度电。报纸说,晚上吹空调容易得面瘫。索性就把两扇窗子都打开吧,进入雨季的北京,深夜会有微风轻送。

屋子的后面是一块空地,长满了荒草。小妹妹问,你住的地儿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是北京?

那北京应该是什么样的?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夜夜笙歌?繁华的都市是一个大秀场,生活于其中的人们都被告知是主角,其实不过是观众。是观众,当然就有退场和罢看的权利。繁华与心灵没有关联。

听张大爷说,屋后这块地闲置很久了,在寸土寸金的二环边上,到也是件希罕事。张大爷是我们小楼的物业管理员,身兼数职,电工、保安、清洁工一人独揽。前两天北京下大暴雨,几乎把小楼给淹了,关键时刻,他老义无反顾地担起来抗洪抢险总指挥的重任。据说场面很是惊险。

以前,有空的时候会和张大爷聊几句,叫大爷,其实是把他叫老了,不过50多岁而已。小楼里的大人孩子都叫他张大爷,我是后来者,也就入乡随俗地跟着叫。有一次,我问他家住在哪里?他停了一下,有点伤感地笑了笑,指指那间小屋,“这里就是我的家。”我又说错话,每个人都有不愿意提起的过去,关心反而变成了伤害。从那以后,我见到张大爷总有点尴尬,而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热心:“6门402,别忘了拿你定的报纸。”他好像从来都不问我们姓什么叫什么,却把每家几口人都记得清清楚楚。这大概也是一种职业精神吧。每次听他像叫看守所里的犯人一样叫楼里的住户,心里就忍不住乐。安全感顿然而生。

常常睡得很晚。在电脑面前坐久了,会到阳台上去伸伸懒腰,活动一下。有月亮的时候,干脆就把电脑搬出来,长空明月之下,心思也变得清明起来。远处传来阵阵犬吠,是谁家的狗现在还不睡,难道不怕把你的主人吵醒?一直很怀念老友F4--那四条可爱的小金鱼。听人说,养鱼可以平静心灵,有道理。那时,我总是在它们尾巴拍击水面所发出的轻微“滴滴答答”声中不知不觉地睡到天亮。

F4陪我度过了人生中最寂寥的日子之后就跑到天使的鱼缸里去了。不过那也好。我想,天使至少不会用口径只有15厘米的鱼缸来养它们吧。 朋友说,你那玩意哪叫鱼缸,简直就是一个“杀鱼池”。

养动物需要时间和爱心。爱心有,时间没有,没有时间的爱心等于没有爱心。记得一部小说里,一个爱音乐的人把自己养的一只鹅起名叫莫扎特,一支狗起名叫做贝多芬。那只原名叫着“标标”的长毛狗几个月之后才接受自己变成著名音乐家的事实。也许有一天我会养一只兔子,起名为“爱因斯坦”,或是“威廉·曼彻斯特”。然后给它的脖子上挂一个铃当,我的手腕上也挂一个铃当。当我摇动手腕的时候,“小爱”或是“小威”就会环配叮当的跑过来。这是我的夙愿,但也说不准,那是后话。也许还是梦里的事。

妹妹说,你以为你是嫦娥呀,养什么兔子?干脆养只乌龟算了,长命百岁。
唉,这个毫无幽默感的小孩要走过漫漫人生,真替她愁得慌!
想着想着就笑了起来。
可惜今晚没有月光。

2.情离幸福还很遥远 (zt)

很多时候,我们爱着,只是一个人的事情。那些爱情,拼命却没有回应。也许我们爱上的只是爱情本身。所有的哀伤,最终都不过是自怜的影子。
命运并非指偶然降落在我们身上的厄运,而是对于人类生命有限性的接纳和肯定,承认我们在智力及力气上的限制,并永无止境地面对自身的弱点和死亡的威胁。
命运并不等同与宿命,不是塔罗牌,也不是早已注定。我们无法决定自己生于那里或死在何处,但是还有许多事情是我们可以选择的。比如说,爱或不爱一个人。命运限制了我们的渴求,自由就是能够超越这些限制。
天长日久,我们渐渐明白,爱情也是一种修为。我们在追逐情爱的岁月里,终于发现,爱情不是两个人或者三个人的事,而是一个人的事。爱情,是自身的圆满。当了解爱情,也就了解人生 。

3.深情的理由

一个朋友说,愿不愿意和喜欢的人做普通朋友,关键在我,不在对方。
以前一直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看来男人还是比较了解男人的,而我对异性的世界总是缺乏足够的认识。
可是,为什么不做朋友呢,难道做不成恋人,就非得要老死不相往来?那不是我要的结局。世界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不能拥有,仍可以在余生中怀念。虽难免有苦涩有遗憾,未尝不是一种幸福。至少我知道,这世界的某个角落还有一个让我心动的鲜活生命。那不是空想。
那是我的青春纪念。

爱情太短,而遗忘太长。很多时候,我们不愿意遗忘。
是谁说的,当不能够拥有的时候,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人生本来就是一个无解的谜。除了死亡,谁又能料得到结局?
耳边不断地飘来低语:
“为什么要选择无尽的等待?为什么不向理性妥协?……”
也许是因为还有勇气,
也许是因为还有期待,
也许是因为还有微小的希望,
也许是因为还有力量等下去,
也许是因为还没有遇到更加动心的对象……
也许,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也许。
难道深情一定需要理由?我只想为了两颗孤单的心不再有距离。


4.成长是一次孤单的旅程

得知你们分手的消息是在两天以前,快人快语的你在电话里说了一个多小时。你很伤感,我听得出来。虽然你一再强调自己早已麻木。

我们不常见面,但我了解你。大概是我们同属火相星座的缘故吧。我们要面子,不服输,外表坚强,内心软弱,永远都学不会保护自己。

一直以来,我们所追寻的理想爱情是“一见钟情相守一生”。对于恋人,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标准,有一天突然碰到那个人,才发现自己的标准原来不是空想。人们之所以不相信一见钟情,是因为没有遇到,一旦遇到,就不会那么振振有词。

在这个有无穷选择的城市里,发现自己终有所属是一件再幸福不过的事。你遇到他,爱上了他,欲罢不能。本来不想开始,但是却开始了。有些时候,明明早有不祥的预感,却因贪恋那一点点的温暖,不愿放手。然而,所有的信仰都是会在现实中凋零的吧,就像紫霞一样,预见到了开始,却料想不到结局。

还好,你是一个乐观的人,即使在感情遭遇末路的时候,也没有忘记嘲讽自己。还记得吗?第一次决定分手时你非常地想不通。为什么想不通呢,你说,和你一起住的女孩子,既不爱打扫卫生,又不做饭,吃了饭甚至连自己的碗都不洗,一直放到长毛。可是人家有一个在三星工作的帅哥男友天天追在后面喊着要结婚。“我自己呢,也算得上是有才有貌,上得厅堂,入得厨房,家务天天干,他也没说要娶我。”让我整整笑了一个月的是你最后得出来的结论。你说,看来这个世道贤妻良母真的不流行了。我说,没错,现在就流行野蛮女友。

虽然我们找到了问题的根源所在,但你到底没有变成野蛮女友,最终还是和你所爱的人分手了。

也许因为我一直都相信,幸福是一种感觉。有些事情一定要经历才会免疫。人生不是随时随地都能碰到让自己心动的人,一旦错过,往往意味着永远错过。能成,固然是件好事;不成,至少也会明白,人世间的感情是来之不易的,只有付出过的人,才会珍惜别人的付出。从此之后,我们再也不会像年少时那样,以一种近乎极端的方式去拒绝一份感情。你可以不爱一个人,但是你不能否定他的真诚。

在我们这个年龄,分手已经成为一件机会成本很高的事。你悲伤地说,我不怕孤单,怕的是从今以后,再也没有勇气用全部的力量去爱一个人。

可是,爱又如何? 得到太多宠爱的男人,终归有一天是会走的吧?

有人说,生命因为不确定而美丽。然而,在感情的世界里,不确定带来的只有无尽的哀伤。爱一个人,拼命却没有回音。所有的哀伤,最终都不过是自怜的影子。也许爱情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公道的游戏,两个优秀的人在一起未必就会有优秀的爱情和优秀的婚姻,别人看起来都非常合适的一对偏偏就是怨偶,可又有什么办法呢?面对这样的结局只有两个字,认命。

你大概会觉得我是个很残忍的人,居然用宿命这么苍凉的理由去安慰失恋的你。看过的《迁徙的鸟》吗?你和他,也如同飞越这茫茫尘世的两只侯鸟,你们相约起飞,共历风雨,只不过,他是个记心不太好的爱人,遗忘了归来的承诺。 或许可以换一个角度想,从此,他失去的是一个依旧爱他的人,而你失去的是一个已不再爱你的人,其实还是他亏大。所以,你最多只能算是失意,不算失恋。

我super阿Q的精神终于把你逗乐了。有多久没听到你这么开心的笑声了?是不是一旦经历情爱的锤炼,人们就再也走不回那些无忧无虑的岁月?

你提议,改天我们去唱卡拉OK吧,刘若英新出了一首歌,叫《蝴蝶》。当蝴蝶还是条毛毛虫的时候,会不会想到有一天它会有美丽的翅膀?我想,此时此刻,最应该陪着你唱的歌是《一辈子的孤单》。

成长就是一次孤单的旅程,一个人去面对不可知的未来,一个人去把握可能心碎的爱情,一个人去堆砌事业的砖瓦。

从来没有平白无故的领悟,只有经历了硝烟,才能真正换骨脱胎。

只是,我是多么地希望,你能永远永远都不要悲伤。






程韵于 2007-08-28 21:50:41 发表在分类:旧事
(48423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