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韵|读写生活
 爱,且持久—孤独的北半球 

2007-08-29 Wed

郁闷的一天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郁闷的一天往往开始于郁闷的清晨.

起个大早,奔赴北大。没想到一个错误的决定让这一天陷入了极端郁闷之中。
司机说,走哪儿啊?根据以往去清华东门的经验,走后八家那边路又快又省钱。但却忘了一件最重要的时候,平时上课是周末,而今天是工作日的早高峰。
就因为这个愚蠢的决定,我在双清路的岔道口等了半个多小时。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车一步一步地移动,而我就被要逼疯了。突然就脆弱起来,给安打电话,止不住眼泪往下掉。
往前走看,着有一辆公交车坏在三岔口上,忍不住骂了一句,mmd。不文明都是被逼出来的。

花了35大洋,仍然没有逃脱迟到的厄运。本想着早来先做一些采访的,结果会议早已开始了,连个座位都没有。更可气的是,报社来了五六个人,小小派我来顶班的事情主任压根就给忘掉了,他又派了记者过来做稿子。

而且主任对我也没有任何的解释。我变成了一个多余的人。本来是计划作一个二版焦点的,现在连稿子都不用我写了,出租车钱都赚不回来。想到这些就觉得很气愤。

中午吃饭的时候听上海来的同事夸夸奇谈,说他和那个部长级人物的大秘是铁哥们,说他对台湾问题是多有研究。我讨厌大忽悠,为什么有些人不吹牛就活不下去呢?实在是一时没忍住,还是问了出来:大哥,你跑了台湾事务这么多年,去过台湾吗?他愣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说还没有,正在办。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的道理我懂,放在平时我就当耳边风了,但那个时候我心情遭透了,有意地去伤害了他一小下。其实,每个人的生存方式都一样,人家靠忽悠过得也很风光,哪像我一直当个老实人,总是被人涮。何苦以自己的标准去要求他人呢,这种事情就叫做损人不利己---白开心。

下午回来的时候心灰意冷,打着车和师傅说起今天的不开心。他很同情我,还没到小区门口就把计价器掐了,说我也不容易,少算几块钱吧。原来这个世界上富有同情心的人那么多!

回家之后吵醒了公婆的午睡,觉得很过意不去。还好,我从会场把装饰用的小花蓝拿个一个回来,我知道公婆他们都很喜欢花花草草的。醒来之后,他们把花拿花瓶重新插过,屋子里弥漫起了百合花的香气。

想到这些,我好像又没有那么郁闷了。




程韵于 2007-08-29 20:47:32 发表在分类:散落的心情
(49584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