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过
 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野鸽子飞过天空 

2007-07-25 Wed

混在青岛(一)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1
海魂衫是更非在批发市场买的正轨货,长袖的,下面有油印戳子盖上的号码,找裁缝把袖子裁短,就是这样的了。一共11件。
红领巾是迦迦骑着自行车在学校门口小铺里买的。学校放假了,所有的红领巾和干部符号都在这儿了。剩下的货里,大队长多,小队长少,说明,当上大队长的学生真的很少。
我们几乎都是从小就没当过干部的一群。我当过数学课代表,是刚开学老师在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下随便指认的,一个星期后被撤职。理由是我画的抛物线像煮熟的白薯掉在地上。
MISS其他人也不见得比我强多少,于是,为了赌气,我,迦迦,小刚,大学毕业分别直接就当了最大的干部——班主任。虽然当时我们并不认识,但冥冥之中,大家知道早晚会凑在一堆儿的。
穿成这样儿,也算20几年后的今天,大家都圆了一个梦想。
记得衣服拿来的那天,更非说,穿成这样出去真的不会被人打吗?
小飞说,一群人都这样儿就不会吧。

2
晚上上英语课的时候,和老师Matt讲这次周末青岛之行,红领巾不知道怎么讲。
忽然想起很遥远的童年学过的一个单词,Young Pioneers。
美国鬼子自然是听不懂的。
这个羊排腻儿子一旦被从尘封的记忆中唤起,忽然觉得丫根本不是一个单词,而是一个暗号,就好像是开启所有童年时被灌输的SB知识的按钮,真不知道那么那么多年,我们都学了点什么。
实际上,服装本身也是一种暗号,就好像我们穿上AV护士服就会各种搔首弄姿,而红领巾,总牵引着我们想像着懵懂无知时候的样子,被记忆和思维演绎出来的,其实并不是20多年前我们真正的模样。

3
其实,到了哪里都差不多,我们一直都是这样。
喝酒,开心,一起很2,很H。
在啤酒街上大吃大喝,玩游戏,逛夜市捡便宜东西。
青岛人民投射来好奇、羡慕又充满抗议的目光。
我们也不知道
这样放肆的欢乐到底有多少存货,会不会有用完的一天。











冰老于 2007-07-25 09:10:53 发表在分类:瞎走
(50940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