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哈尔荒火
 旷野上野兔和宿鸟都被惊起,苍狼远远地蹲在一块孤石之上,闪着惊惶失措的绿幽幽的光。我在莽莽的草地上走着。你会来吗? 

2005-10-29 Sat

怀念孤胆英雄徐申:承德县六沟区阎家沟村人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图一:1徐申是我长征部一大队一营机炮连副排长(立功时是战士)。承德县六沟区阎家沟村人,他入伍刚三个月时,在1951年五次战役坚守233.2高地时,他英勇顽强战至最后一个人,连续打垮敌人四次冲锋,毙敌45名,完成了阻击任务。荣获志司授予的“二级孤胆英雄”称号,团结部军党委授他为一等功功臣。

图二:巴金在我军团结部远征部采访慰问后,写出了小说《团圆》,电影《英雄儿女》,即根据这篇小说改编。这支部队涌现出来的孤胆英雄徐申,赵先友英雄人物,是巴金写作时的参照。
王成则是众多英雄的综合形象。

长征部:即为红一师。一大队:即老三团。
远征部:即为一九四师,今已撤消。
团结部:应该是集团军了。

孤胆英雄数徐申
应该说他是我的老前辈。我在塞外某大功团一营当营部书记的时候,在团史馆里,我见过他,他曾是我们团一营三连的兵。那时,我们崇拜英雄,他的名字那叫个响亮。
我不止一次被他的神韵深深地吸引。
他傲立阵地,孤身奋战,沿心脏、鲜血和眼睛构成最神圣的一线,用胸膛烧红的钢铁,完成人世间最艰难的阻击。
越过惊心动魄的岁月,朝鲜战场。红色的森林会红得耀眼迷人。他将落满征尘的苦涩军衣交给太阳。用刚满三个月的军人目光,打量着这与白山黑水接壤的土地。然后让躁动的燃烧的激情,穿越故乡的云。在山峰与松枝交汇的韵味里,体味一种亲情。在鸭绿江那边,袅袅炊烟,从母亲的嘱托里升起。炭火烫开的白酒,使他在与父亲的对饮中,结下男子汉的伟岸。父亲说:喝了壮行酒的男人,不会倒下,不会枯萎,酒会燃烧。他明白:这是父亲的祈祷。
现在,黑云降临。火光和鲜血,给第五次战役蒙上一层辉煌。终于,以收复朝鲜半壁河山告捷,也因此,迫使美军在板门店停战谈判。他那时看到的季节,是充满恐怖的冷峻。甚至,还来不及镇定一下,就被脚下的弹坑撞击、绊倒。233.2这个没有山名的高地,紧紧卡住了汉城通往铁原的咽喉,钳制着汉滩川铁(公)路大桥。是美军北犯的必经之地。五七七团三连扼守在这里。那时,他刚刚补入到三连。
无数弹片在开满野蒺藜花的土地上飞溅着盛开着。233.2阵地被敌人的炮火覆盖了两个时辰。敌人一次次进攻,一次次被三连打退;阵地无数次失守,又一次次被夺回。近战、肉搏、绞杀不知疲倦地持续着。
战友们一个个倒下,最后阵地上只剩下4名重伤员和入伍仅3个月的他了。他来不及喘息、来不及立誓。他在阵地四周摆满了枪弹。伤员教会他使用重机枪、爆破筒。这时,敌人的进攻开始了。一个人对付一个营的兵力和一个营的兵力对付一个人,这是怎样的情形?和众多的战友并肩战斗,是一种气势。而孤身一人与魔鬼盘旋,要有一种豪气、一种壮心。他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从山的背后投弹,在山口地带扫射,向密集的敌群甩爆破筒。从正午到黄昏、硬是顶住了敌人的五次进攻。
从那一刻起,他在战争的瞬间成熟,成长为老兵。敌人的飞机、大炮,没有撼动这位被中国酒浇注过的汉子。那时,他来不及再喝上一口。他也没有报话机呼喊“向我开炮”。他只晓得威严和凝重的答案。手中的钢枪,会让这喧嚣不息的场面哑然。后来,援兵到了;再后来,我们终于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绵延不绝的军史上记载:志愿军总部授予他“二级孤胆英堆”称号、一等功臣。
军史上有名的人物,是永远让人怀念的。他叫徐申。
(注:2000年一个炎热的夏天,我和65集团军的军史专家邓雨浓先生一起去北京城北华严里15号的一个普通的民居,看望过他。岁月如烟,英雄气短。那时,他躺在床上已不能动了。邓先生执意为他留下500元钱,说是集团军对老英雄的慰问,而徐申执意不收。再后来,有事给他家打过电话,他老伴告诉我, 徐申于2002年早就已经悄然走了。)
1990年12月1日于张家口
2005年10月5日二稿于北京


本贴最后一次由察哈尔修改于2005-10-29 14:46:51

本贴最后一次由察哈尔修改于2005-10-30 10:25:58





察哈尔于 2005-10-29 14:44:32 发表在分类:大漠孤烟
(48776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