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水帘洞
 公元六世纪的大兴城 

2007-03-14 Wed

为道尔殉情的男人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坝上草原,有一个风景区,叫做“情人谷”,原本以为是男女在那儿定情或者殉情的场所。到了之后,才听说,原来只是一对情侣因为某种原因,可能是打仗、投身革命抑或外出打工等等,反正男人要去远方了,与心爱女人在那山谷当中的大树底下分了手。听完故事,突然觉得平淡起来,如同那平坦的山谷。

看到一篇文章——《柯南道尔的诅咒》,讲述了道尔迷——查德•格林——的死亡。这个男人从11岁起迷恋福尔摩斯,穷其一生,都在研究福尔摩斯/柯南道尔,是世界上最权威的研究专家。但也恰恰是这种单一到没有选择的研究,让他不得不得以自杀的方式来完结自己的一生。这种感情,应该也算是殉情吧?

忠其一生,爱一个人,真是很可怕!可怕在于,无法忍受爱人的悲与痛,无法将视线离开他的左右,无法让自己生活在没有他的世界当中。将生命的全部都赌注在他身上,一旦他消沉没落了,自己也就跟着完蛋。

作者说,格林无法忍受道尔在晚年的疯狂:作为一个曾经理性到极致、写出过以科学和逻辑来解释世界的福尔摩斯的男人,居然会坐在黑乎乎的房间里,等待着看神鬼显灵。道尔的这种行为,让格林那个如同苏格兰呢子图案般优雅、整洁、纹丝不乱的理性世界坍塌、湮灭、化为一寸寸的齑粉。格林受不了了,当道尔的遗物即将拍卖的时候,当格林感觉永远触摸不到道尔的遗物的时候,格林只能选择自杀。

没有人能真正理解格林,所有的人只是看到一种假象、得到一种猜测,包括格林最亲密的男友。倘若跨过时间机器,让格林与道尔相遇,这两个男人或许惺惺惜惺惺,抛却世人的眼光,以两者能够互相明白的语言、行动来支撑着对方,最终扶持着终老吧?我只能那么遥想。爱着道尔的格林,是否也曾感叹过生不逢时呢?不能为自己所爱的人进一份绵薄之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爱人从世界的顶端堕落至无间;只能心如刀绞地看着爱人的遗物被某个富商存放在秘密房间不见天日,永远与他相隔绝。格林能受得了,他也就不是“活着的人当中最理解道尔的人”了。

想到那年为了藏羚,我持续地发烧,捶胸顿足、歇斯底里,不知所措,直到最后大哭着离开环保界。自己始终也是孤单的。对于我而言,藏羚,那可是我的初恋啊!我十三岁那年遇到它,直到我十八岁才真正能接触到它,我收集了它的所有能够找到的资料。我一直不敢面对自己的幸运,也不能忍受任何人对它的污蔑。所以看完《可可西里》,我有一种想杀了陆川的冲动。如同格林一直仇恨着A君吧?

给《英与白》写评论的时候,因为同样是对于动物的感情,所以提到了藏羚。大叔看完之后,很肉麻地对我说,很多事情随着岁月的流逝,只会越来越深。他始终记得我们在清华义演那天,我拿着募捐箱微笑的样子。听完那句话,我哭了。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孤单的不仅仅是我。只是,我们都太脆弱,根本无法扶持。

格林用四十年的时间来研究道尔(1964-2004),他的赌注比我们大,所以他输不起,他不可能忍受自己的生命在没有道尔遗物的地方存留。因而,他用自己最热衷的福尔摩斯的方式了断了自己的一生。可其实,他完全可以不选择死亡的,因为在他死了之后,大众才在拍卖会上获悉,道尔的遗物只有一半物品作为拍卖,另外一半的文件资料还是如格林所愿捐赠给了大英博物馆,格林依然可以近距离触摸到他所心爱的物件,他并没有离开道尔,永远也不会离开道尔。

所以,我喜欢的那个老帅哥才会说,我们只有活着才能看到希望。


2005.3.27
格林逝世周年纪


阿印于 2007-03-14 11:59:09 发表在分类:理想主义
(49325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