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人家
 大方鼎 

2007-01-30 Tue

做客苗家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长期在一个不变的环境呆久了,会乏味,会审美疲劳。贵州黔东南苗乡之行,让我体验到了一种全新的文化。
位于贵州雷山区的西江苗寨,号称世界上最大的寨子,居住有一千多户,人口逾六千多。还没走进寨子,在对面的山坡上,我就被那一片山寨所震撼。吊脚楼从山脚下的河畔向上延伸到了山顶,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将整座山覆盖住。
看惯了城市里林林总总的高楼大厦,一下子进入吊脚楼的世界,全新的感觉扑面而来。这种感觉就是吊脚楼所蕴藏的强大凝聚力和向心力。
我们落脚于“有家客栈”,安顿好住处,顾不得休息,纷纷跑出去,去寻访自己所感兴趣的事情。
西江,苗语为“鸡讲”的音译,意思是苗族西氏支系居住的地方。世居者均为苗族,自称“嘎闹”。这里的苗族有悠久的历史,传说西江苗族是蚩尤第三个儿子的后裔,在江西形成了自己的文化体系,举族迁徙到西江。西江地处崇山峻岭,由于山高皇帝远,长期处于自我封闭,自我管理的状态。因而,苗族文化得以保存和发展。
我和朋友们在西江千户苗寨闲逛,走着走着就走散了。我站在寨子里的中心广场茫然不知所措,为我们开车的王师傅恰巧出现,他指点我上山的路,抬头望望,黑压压的一片山寨,我有点胆怯,犹犹豫豫不敢冒然独行。王师傅似乎猜透了我的心思,用很浓重的贵州话说,“没关系的,这里的人很朴实的,你去吧……”说实话,我也特别想深入一下寨子。王师傅的话给了我颗定心丸。告别了他,我扭头向“也东寨”的寨门走去。
山道狭窄幽长,两边是高高低低的吊脚楼。吊脚楼大多是用枫木建造。新建的木楼呈金黄色,刷上一层桐油,明亮亮的格外醒目。陈旧的房屋,板壁都是暗红色,屋顶加盖黑瓦,显得古朴凝重。大多数人家吊脚楼的底层圈养着猪、鸡鸭,二楼是住人的地方,诺大个山寨非常安静,偶尔能碰到一两个苗家人,肩挑担子,穿着高筒雨鞋,水泥阶梯即刻被踩出“嗵嗵” 的声音。
山道四通八达,身前身后的吊脚楼多数依山势而建,每一座吊脚楼都让我感到新奇。有的在楼前开出一个池塘,有的在楼后种植几棵芭蕉树,还有的人家楼前是块方坪,用石头铺成一个图案,更有趣的是一块稻田竟种在了一户人家的楼顶的空地上。我上到山顶,哗哗的水流从一旁的小渠顺流而下,这时恰好一位苗族大嫂经过这里,我问她水流的去处,她指着水渠讲,这是排水渠,流到山下的河里,寨民们吃的全是自来水。我细细看那排水渠里的水,干净清亮,比城市里搁了漂白粉的自来水还透亮。
我手中的数码相机不停地拍摄,镜头里出现一位红衣女子,伴着“嗒嗒”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她见我的相机对准她,好奇地停下脚步,趴在我的相机前想看看镜头里的自己,我一摁快门,将她手中牵的白马摄下,她非常高兴。我问她拉马干什么,她愉快地回答,一户人家盖屋,她给运砖,每运一块砖四毛钱。经她这么一说,让我再次注意起周围的建筑,的确有些新盖的吊脚楼不再全是木质结构,底层用红砖砌起来,二层以上保留木板壁风格,甚至有的木楼安上了白色塑钢窗。这就是外来文化对此地的影响和渗透。难怪专家们担心再过几年,这里的汉化程度会进一步加深,本民族的东西会越来越淡化。假如将来的某一天,吊脚楼全用钢筋水泥建造,这西江苗寨特有的风情只能在历史书上见到了。这对于一个民族来讲不知是不是悲剧,而我却不希望有这一幕出现!
我准备下山,从一户吊脚楼里走出一个精干的妇女,我向她询问下山的路,她爽快地说她正要到下面去,让我跟着她走。我们边走边聊,我得知她曾经是羊排村的妇联主任,姓宋。西江原来有十几个村子,现在合并为一个镇。前几年,省里拨下扶贫款,由村里出劳力,修造了村里所有的水泥阶路。现在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很多,生活比以前大大改善。正说着,我们来到一户人家门前,小宋指着手里的塑料袋说要把这东西送进去。于是她带我进入这家屋里。这是小宋的伯婶家,家里很热闹,亲戚们正围着火炉吃酸汤锅,锅里煮着猪肉片、蔬菜、米粉,很像北方吃的“汆白肉”。好客的苗家人见我一个陌生人走进来,都站起身,让我坐到火炉旁,递上碗筷,夹肉夹菜。小宋的婶婶热情地给我倒了一碗米酒,双手捧在我面前,眼里那份真诚,容不得你推辞。我一向不喜欢喝白酒,一喝就犯晕,可面前这碗酒我没有犹豫,嘴对着碗一口气喝了下去,在座的人都很高兴。小宋大伯打开话匣,很骄傲地告诉我,他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到过北京,为证明这话的真实性,他把我拉到厅堂,板壁上挂着他当年参军的照片,英姿勃发,如今老人虽白发染双鬓,但脸上仍有一股英豪气。
我曾经走访过许多抗美援朝老英雄,今天,在这大山深处的苗乡里,意外地又见到这样一位老英雄,让我感慨万端。在祖国危难时刻,挺身参战的不仅仅有汉族同胞,还有许许多多少数民族的儿女们,他们为中华民族的历史谱写下一曲曲英雄赞歌。我从心里敬重这位苗族老英雄,举起手中酒碗,恭恭敬敬地敬他,一仰头喝下肚。
这时已是下午四点多,我问小宋这会儿吃的是不是午饭,她微笑着说,这顿饭从上午10 点吃到现在,招待远处的亲戚。在伯婶家上面住的那户人家今天办喜事,也是她们的亲戚,周边寨子里的亲戚都要来贺喜,一听说有人家办喜事,我乐了,急着想去看看,于是告辞了小宋的伯婶,去上面的吊脚楼里看新娘。


大方鼎于 2007-01-30 11:50:58 发表在分类:
(49861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