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韵|读写生活
 爱,且持久—孤独的北半球 

2004-08-30 Mon

但愿人长久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8月28日,工人体育场。

我和球球坐在21看台28排,居高临下,幸好我没有恐高症。场地上的人就像蚂蚁一般走来走去。人如蝼蚁,当上帝大概就和这种感觉差不多吧。旁边坐着一对夫妻,非常不幸的是座位中间隔着的那根柱子活生生地拆散了他们,楚河汉界,牛郎织女。还好,我们没有买到那个位置,就差一步。

前面是一个男孩,不到20岁的样子,单人独马,胖地一点都不像王菲的fans。后来,才意识到自己以貌取人是多么的肤浅。我留意到整个演唱会期间,他一直保持左手挥动荧光棒,右手拿着望远镜,嘴里跟着王菲一起唱的状态。我敢保证,他会唱的歌肯定没有我会唱的多,但是,不得不承认,他比我敬业。

我在干吗?忙着拍照,舞台布置太漂亮了,不幸的是两倍变焦的相机,只能拍到远景。聊胜于无吧。王菲离我很远,只有黄豆那么大吧,拿着望远镜也就馒头那么大,但是她的声音离我很近,还是那么清亮。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苏轼问过的那一个轮明月就挂在工体的上空。媒体说,这是一场完美的王菲之夜。没错,就连月亮都这么配合。

她依旧是不爱说话,整个演唱会没有说过十句。但在场的人却感受到了她的诚意。整整两个小时,30首歌,没有嘉宾的帮腔,连换衣服的时间都很短,王菲还真个实心眼的人。大屏幕的vidoe里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唱歌了,我希望大家把我忘掉。唱完最后一首《人间》,她深深地鞠躬,超过90度,超过30秒。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她不会哭的,而我却想哭了。

这是一场告别,在我生日的这一天。“有时候,有时候,宁愿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常流。”然而,人不能总是追求自己得不到的东西,那样太辛苦,也太委屈自己。放手,是对自己的宽恕。

原来,我再也没有力量等到看细水常流的那一天了。从此,那个深深爱过的人将在生命中渐行渐远。希望他永远永远幸福,没有悲伤。

“若我不能遗忘,
这只小躯体又如何承载如许的忧伤?
人们说,爱情故事终生难忘。
而我呀,
却只能把它遗忘。”







程韵于 2004-08-30 02:57:20 发表在分类:旧事
(48913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