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韵|读写生活
 爱,且持久—孤独的北半球 

2004-12-02 Thu

白月光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

无意中点开了桌面上放着的《白月光》。舒缓而悠远的音乐从音响中流了出来。原来张信哲也能唱出这么好听的歌曲.

传这首歌的朋友,今天一早已经去了深圳。早晨迷迷糊糊地收到短信,说创维老板被捕了,他被急派出差,大雾,滞留在机场。

急匆匆地去楼下买了一份我们的报纸,证实了这个消息。

他说,今天本来打算去交房子的定金,但是没有时间。售楼的人说如果明天他回不来,房子就留不住了。资本家真是吸血鬼。在他们面前,不能露出任何动摇的念头。

我有两天没有交稿了。这次出差,来回几百公里长途车的奔波,累得心神恍惚。昨天下午去财政部,在木犀地下了地铁以后,有点站不稳,在地铁里的椅子上坐了20分钟,才找到了一点力气。

和同事说,这份工作真的做不下去了。因为我很厌倦每天和陌生人说话。他愕然,说,那你怎么进行采访?我不知道,只是觉得很累。我想安安静静地生活。工作耗费了所有的时间,让我觉得很不快乐。

听着《白月光》,“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想遗忘又忍不住回想”。突然难过得喘不过气。过去的种种涌了上来。是我让他觉得挫败。我们能伤害到的,从来都是爱着我们的人。

这个时候我有点牵挂他。我告诉他我正在听《白月光》,觉得很悲伤。他说,早知道这样就不传给你了,国航明天白天所有的回京航班都取消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有人说,只有曾经不被人爱,才能懂得去珍惜爱你的人。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我仍就无力抵挡一直都在生长着的悲伤。那个令我悲伤的人,在心上却不在身旁。

为什么总是要在如此脆弱的时候,才能想起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人?









本贴最后一次由程韵修改于2004-12-02 01:17:58


程韵于 2004-12-02 01:16:17 发表在分类:旧事
(49118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