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韵|读写生活
 爱,且持久—孤独的北半球 

2006-12-06 Wed

中国式结婚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从12月开始,算是正式启动了结婚的程序。

12月2日

专程去王府井中国照相馆去照结婚证上的照片,很多人排队,而且非常不巧的是,还没有轮到我们照相馆居然停电了。安冲着我微笑,说他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们从认识三个月的时候就打算结婚,却因为种种原因而拖到了现在。

我属马,他属牛,这在中国传统上被认为是最糟糕的搭配,我的父母一直都持反对态度,如果我们闪婚可能会好一点,但偏偏安的父母认为去年结婚是很差的,所以否决了我们结婚的动议,然后我的父母变得更加反对。就这么一直拖着,期间还定过七月的日子,但那时我和安闹得都要分手了根本无法结婚,只能接着往后推。

虽然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但期间两个家庭之间观念上的分歧,我和父母在这个问题上的争执,让我觉得心力交瘁。其实我所希望的无非就是我们的婚姻能得到家人朋友的祝福,没想到却这么难。妈妈的评价是,我挑男人的眼光简直差得不可思议。

晕倒。很多时候我都想过放弃,安一直在坚持。其实我不知道这种坚持是幸还是不幸。当我们排除众议走在一起的时候,却不知这万难之后是否还有万难?

我常和安说,也许因为我们是最糟糕的组合,所以才会受这么多的磨难,也许不听老人言,很快就会吃亏在眼前了,也许我们会受到上天的惩罚。安对这些总是不以为然,他觉得这是婚前恐惧症的表现。

三人成虎,当所有的亲人都在这个问题上振振有词,并举例为证的时候,我觉得很恐惧。我的婚姻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像受到了诅咒。午夜梦回,我常常在噩梦醒来之后,不敢入睡。

安说,你怎么一点都不像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呢,那么迷信。但我不能告诉他,我的父亲也曾经因类似的经历而有一次失败的婚姻,父亲说,那个时候他什么都不信,所有人的反对他都觉得那是封建迷信,而他相信人定胜天的。但结果,这段婚姻只持续了半年就结束了。父亲认为,我继承了他身上的很多东西,热情,早熟,敏感,固执还有任性,当我找到安之后,他坚定了这种想法,他认为我将重蹈覆辙。

但父亲一直是沉默的,他仍然很积极地给我张罗婚事。妈妈说,父亲时常因为我的事情失眠。尤其是最近,我们选结婚的日子,安的爸妈选过来的日子居然是一个黑道日,并非结婚的黄道吉日,而整个农历腊月又很难挑出几个好日子来,而偏偏明年又不适于结婚。

我的婚礼显得左右为难而又那么不合时宜。我承认,我一向对于安的父母有很深的偏见,他们对于在安的终身大事上做的很不到位,凡事都不积极。我常常和安开玩笑说,也许我不是他们心目中最佳儿媳,所以他们对我们的事情也就不冷不热的。有的时候我会在乎这些,会和安闹别扭,但想到我们的父母同样让我心伤,也就不再计较了。

中国的汉字真的很奇妙。比如说,”遭遇“这个词。我和安说,我们之间就是一种遭遇,很糟糕的相遇。遇到之后又没有分开,就变成了人生的遭遇。

安说,我们要迎着困难前进。我说,好。

然而,每当遇到不顺利的时候,我都想到命运的暗示--我们是最糟糕的搭配,大家都在等在我们分开。所以每一步会有波折,连照结婚照都会停电。安说:“我知道你想什么,可是在前面不是还有好几对吗,应该庆幸,我们不是走进去拍了一半的那一对。”

安总是这样,在他的眼中好像看不到什么困难,而我却常常觉得生命很悲观,希望像歌中唱得那样,一夜到白头。























程韵于 2006-12-06 09:56:31 发表在分类:婚姻勿语
(50326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