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狄的豆腐坊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2006-11-17 Fri

追寻抗战历史,纪念白求恩(三)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11月12日,周日
6:40起床,方便洗漱,流鼻涕,打喷嚏,老察把手机闹钟定在6:40,但闹钟响了3次他都没反应。
7:15费小琳来敲门叫起,老察手机充电毕,请他拔下来我充一会(昨晚一直没找到可以充电的地方)。再到211用早餐,知昨日陪同的县级领导中宣传部周部长去了保定。餐后回客房取下手机,把背包放在前厅,再回客房方便,之后到院中等车,陈馆长发通讯录。王雁、陈莎莎、孙波、董政、熊蕾等先走,去白求恩纪念林,其他人在横幅上签名并合影后将横幅交陈馆长保存,我学秋阳的样子把纪念章别在帽子上当帽徽(秋阳一直牙疼,昨晚还发烧,吃药休息后今天好了)。县电视台工作人员将随手拍的录象带借去复制一份,老普说剩下都是事务性的东西,请陈馆长先回,与县领导们告别。
8:49开车,开车前不见秋阳,欲电话之,后发现他在马晓霖车上聊天取暖。出城走232省道转335省道,走的是昨日来时经过的路,早起遇到的大雾随地势增高而逐渐散去。
9:04过北店头收费站,在“唐河漂流1公里”路标处偏右转岔道,再经白河镇转军白线,在“青虚山5公里,西胜沟7公里”路标处走右边岔道。
9:39停车于葛公村(当地口音读作葛洪村),先看路边戏台。戏台始建年代不详,西墙碑刻显示清咸丰年间曾重修,后白求恩军医学院师生捐资1万元修复之。戏台座南朝北,六棱石柱,红梁无彩绘,台上台下堆满木料。林立(白求恩医院医生林金亮之子,白求恩在小庙做手术的照片中有他的形象)家的亲戚大妈出来与大家相见。之后问路进村,在一已成为面粉加工厂的小院中看过柯棣华逝世的小石屋,再随76岁大妈刘秀儿看过附近院中白求恩卫校药房旧址,在村中街头晒太阳的大爷们当中有当年的老八路、志愿军、残废军人。
10:32开车,中途经过正在施工的小桥后即从唐县进入顺平(汽车过桥时为了安全其他人员下车步行)。之后走环河裕民路,10:54停车于北神南村村委会大门前。
下车进院,见到村支书张同耀和去年12月我们来此地时曾向其询问过女子大刀队故事的一名大妈,张书记拿着照片讲述大刀队至今健在的3个人的情况。谈话中得知当时我们寻访过的刘振雨老人已经去世(张书记说刘去世不到3个月,大妈则说刘去世已半年)。座谈之后随张书记到附近小学展室内看展览,都是本村一些已经故去或依然健在的名人,其中许多人现在山西工作。看见小学生制作的汽车模型上插着美国国旗,墙上还贴有日文图画,让我感觉很不自在。看过展览回到村委会合影,开车前与林立等告别。
11:39开车,5辆车,先走省道经神北村,再左转经刘家营,逐渐上山。
12:08停车于龙潭湖景区前山道旁,老普拿出打印的地图简介山中梯子沟突围情况,之后去附近农家寻访曾亲历该场战斗的当地78岁老农张振雨。张是当年的儿童团长,亲属中一个老婶周大女秘密入党,后和张的两个姑姑被日军杀害,刘的右脚腕上也留有日军刺刀挑过的伤痕。此地叫龙潭村,与周边几个村子同属石家庄子。刘家原不在此,后因处于水库淹没区,搬迁到这里。抗战时许世友、杨成武都来过这里(杨的妻子在一岭儿生了长子)。梯子沟突围时八路牺牲一个连,没人管,村里抗战时的死者均未被纪念。张的一个二叔逃荒时上了炮楼当汉奸,建国后被批斗。
临走时张说咱们都是一家人,要留我们吃饭,给我们柿子吃,老普给他留了钱。张送到公路边,大家为他照相留念。
12:59开车,经景区大坝和会议培训中心,13:05停车于景区农家乐饭店,后因这里现在不营业,再向前开。13:07停车于龙潭山庄,在此见到前任村支书。餐前不见了“资深美女”费小琳,后来见她端着两盘菜从厨房出来,才知道她刚才去下厨帮忙做饭,一时间好几个相机镜头对着她狂拍。
饭桌上共14人:老普、安佑忠、老察、老狄、马晓霖、费小琳、董纳新、姜自卫、2386(吴刚)、于凤琴、小麦、随手、诗书、秋阳,共14人(小麦车上似乎还有1人),其中老普(张保田)、老察(兰草)、诗书(洪峰)、随手(刘钢)为小站和大旗的两栖网友。我从洁盛豪带出的“保定陈酿”在这里被解决掉,3天来安老师首次破戒喝酒。
餐后老普命我去来时经过的小山包上为梯子沟突围烈士纪念碑拍照,费小琳说要和我同去,但因她在算帐不知何时结束,我只好自己先走(后来在老普的大旗博客里看到他说“反正我知道有的上年头的老户外,拿小本记自己的豆腐帐倍精神倍清楚。可请他为大伙管财务帐,搞的一塌糊涂”,我知道他是在说我)。抄近道从谷底横切上对面公路,14:41开始沿石阶向纪念碑攀登,14:44到达山顶纪念碑亭,3天来这唯一一次登山虽历时仅3分钟,却让我出了一身大汗。
碑亭四角攒尖,正面为杨成武题字,背面是顺平县委县府写的碑文,叙述梯子沟之战中负责掩护突围的八路军将士伤亡4、50人(其中侦察连长胡尚义重伤不下火线,直至牺牲),白校学员牺牲150多人,被围的八路军后方机关和百姓近3000人大部突围。
站在碑亭前,水库那边同伴的谈笑声清晰可闻。14:59见老普的汽车开动,我也开始下山到公路边等候。
15:04坐上老普的车,见安老师坐在副驾座位上,秋阳已换乘别人的车。过龙潭时再次见到张振雨老汉,挥别。安老说他在电台做节目,河北之行开篇就说本次活动(这也是他头一次参加自助AA制的活动)。一路行来,见峡谷两侧悬崖峭壁,十分险峻。树梢上还挂着柿子,老乡们在收、贮大白菜,有的人已经戴上皮帽子。
出山上332省道,在加油站稍停加油。之后老普在车内小睡,其他车辆先走,我和安老聊天,安老给我拍特写。
15:58开车(因手机电量不足而关机,其后笔记上有几次时间是向安老询问的),16:10过坨南收费站,不久左转走运煤车禁行线,后转232省道。
16:49过京赞线易县收费站,过易县城在一丁字路口左转,不久转走开元北大街,出城再上232省道,入涞水县境。途中老普接到夫人电话,对夫人说快进北京了,安老电话家里告诉返京时间。路上有点起雾。
17:45入北京界,过张坊。18:33从琉璃河收费站入高速,19:03过西红收费站,19:10在玉泉营下车。
开后备箱取出背包,老普驾车回家,安老打车,我去坐公交,20:50到家。
对我来说,本次河北之行有两个遗憾:其1,老察发贴时说将去黄土岭看阿部规秀被击毙处,但后来没有去成;其2,倒马关是长城内3关中我迄今唯一尚未涉足之关口,这次行色匆匆,过关不停,实际和没来无异。事无万全,希望今后能有机会让遗憾成为历史。
得知刘振雨老人去世的消息,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去年我们来北神南的时候,他的状态就不是很好,结果这唯一的会面就成了永别。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葛公村里的老八路也都是风烛残年,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们从战火纷飞的年代走过来,他们的经历也许就是珍贵的史料,尽可能多地记录下他们的故事,对他们,对后人应该都是有意义的事吧。
从没想过,自己会和白求恩、柯棣华如此接近,只是不知道,二十一世纪还会有白求恩、柯棣华出现吗


老狄于 2006-11-17 00:01:02 发表在分类:照片加文字的豆腐
(50106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