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狄的豆腐坊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2006-11-16 Thu

追寻抗战历史,纪念白求恩(一)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今年11月12日是白求恩逝世67周年纪念日。同时活动于小站和大旗网的老察于6日在小站论坛发贴《黄土岭黄石口出行倒计时》,宣布将于10日到12日组织赴河北进行“追寻抗战历史,纪念白求恩”的活动,已报名人员中有些是当年“与白求恩一起工作过、有过历史渊源的历史人物的后代”。我看过贴子后也想报名参加,但因出发日10日是周5,还在上班时间,需要请假,而我工作单位现在人手紧张,领导能否准假是个未知数,因此我虽曾和老普老察联系表示参加意向(老普确认有车位),结果还是忍痛放弃,另外和老独约定周6同去香山。不想山重水复继而柳暗花明,9日领导准我休年假1天,我又急忙和老普联系,确定10日早晨在广安门桥下碰头,之后向老独道歉,许诺日后请他吃饭赔罪。当晚到庐主那里聚会喝多了白酒,回家后在晕头转向中睡去。
11月10日,周5
6:22老狄出门,见天下小雨。昨晚的酒劲还没过去,有要上吐下泻之感,很怕在路上丢人现眼。步行于6:34到广安门桥东北角,给老普发短信告知已到。久等老普不至,电话之,知路上有事故堵车,我得耐心等候。天冷,我套上抓绒衣,刚出门时难受的感觉逐渐缓解。
8:08老普到后上车出发,知老普已让在大三元等候的同伴先走了(原定计划7:00在大三元集合)。行至白云观南里时老普车上的油门线掉了,又去附近桂香春汽车修理部修车,并不时与前队联络,通报情况。我在路边小摊买早点,修车毕与老普同上公厕。
8:49开车,9:01停车于西贝莜面村。老普原与老郑约定在此见面,帮他带书,但此时老郑已等不及先回了家,老普与他联系,叫他不必再出来了。
9:12过杜家坎收费站,9:34过琉璃河收费站。出高速,经房山琉璃河、韩村河,在长沟镇寿衣店买花未果。走S318,到张坊后老普接到前队电话,已到紫荆关。四下询问,最后我经老普同意在张坊仿古街内一礼品店买两束黄色布制百合花(活动中其中一束献给白求恩墓,另一束没用上,带回了北京)。
10:31开车,10:34入河北涞水,转232省道。之后我接到老墙迷电话,告诉他我在路上,知他周日要陪领导去亦庄看A1赛车(回京后与老墙迷联系时,他说要不是我后来手机没电,他就会让我在手机里感受赛车现场的刺激场面)。老普又与诗书联络,知他们已到紫荆关前十八盘下,前方油罐车翻车阻路,老普叫他们做出任何决定都要及时联系。
10:57入易县界,过县城,转112国道。11:14过易县收费站,老普接诗书电话,继续往紫荆关走。之后过清西陵区,中途停车小方便,之后不久上十八盘,雾气弥漫。老普接到HBTV李梦楠(小麦)短信,约在唐县会合。过关后在路政队前不远再接前队电话,又遇事故了。
逾12:10,停车于因运煤车翻车而造成堵塞的车队当中。此时已出太阳,老普电话联系秋阳,要前队打开电台,知前队已经开始吃午饭,我和老普随后也开吃,巧的是我们买的都是义利水果面包。见前方不时有车过来,但同方向车队却不见动弹,猜测那些是因等不及而掉头回去的车。前方翻倒的车在卸煤,估计还得1个小时,老普要大家先睡觉。后我下车步行1、2百米,在小盘石村外见到前队车辆和人员,有小站老察、随手、诗书、2386(在车里),经介绍见过熊蕾(传奇革命家外交家熊向辉之女)、费小琳、马晓霖等。到村里看过残存的堡门和城墙,见到安老师。出村后又见到秋阳、王雁(沙飞之女)、吴炜(吴印咸外孙),此时全队21人。后吊车来清障,我回去把所见告诉老普。许久不见车队松动,老普又叫我在车里等候,他去前面看看。
清障完毕14:54开车,15:43与前队在王安镇会合,成为头车。在大亮批发部前左转,15:58停车于孙家庄。
过河上行,16:06到达白求恩为八路军伤员做手术之小庙,吴印咸那张白求恩为八路军伤员做手术的照片即拍摄于此。该庙原有建筑已毁,现存者为上世纪50年代在原址重修。增建了围墙,庙前立有白求恩胸像(实话说我感觉雕刻得不好),庙内壁画被游人划得惨不忍睹,涂鸦中甚至还有部队番号。拍照(拍小庙建筑和前来看热闹的3个上学前班的农家娃娃,合影留念),请吴炜讲感受。
16:49我最后一个离开小庙(走前我向小庙三鞠躬)。村民大嫂找来53岁的大队副书记何建文,老察把白求恩照片交给他保存,问知村里至今健在的见过白求恩的人已经80多岁。
16:56开车,老普说小庙下那条河至今无人描述,应该描述。到大亮批发部右转,出镇走108国道,在浮图峪加油站左转,吴炜等2人驾车回京(此后我就取代吴炜成为全队中年龄最小者,安老师年龄最大)。
17:36停车于杨家庄路边,天已全黑。回头稍微上行去看戏台,发现这里已经被修复得面目全非,加了玻璃门窗,油漆彩绘,除基础外已全无当年沙飞那张村民为八路军做军鞋照片上的风貌。戏台山墙上碑刻说明杨家庄戏楼“始建不详,大清道光二十七年由工匠李老飞大修一次。公元二零零六年由村委会统筹,书记王玉明,主任王建国领导下,由南关李合庆负责大修一次。”今年4月,当老普看到杨家庄正准备修复戏台时就已表现出了对戏台命运的担忧,现在果然看到最不愿看到的景象。走前给八路军夫人祖孙3人照相,村民说戏台不修就要塌了,我说修复应该保持原貌(现在戏台这个样子,既失去了历史原貌,也无法再用来唱戏)。王雁来京办事,即将返回深圳,为参加活动推迟返回时间,戏台现状也令她叹息不已,临走时说:“这不用再来了。”
17:49开车,在加油站左转,18:21过108国道涞源收费站,18:29停车于涞源县城宝马宾馆前,这是小站去年6月东团堡之行时曾经住过的地方(当时我和老郑同住后楼205房)。老普入内打听房价之后决定住此,共开9间房(女士住2楼开3间,男士住3楼开6间),我与老察同住202房(1层不标号,2层为1楼,3层为2楼),孙波(八路军总部卫生部长、后为总后勤部卫生部长孙遗之的儿子)等2人不在宾馆住。老察给我一份参加活动的人员名单。之后下楼用晚餐,多数男士在大厅,我和安老师被分在单间和女士大姐们同席(因多数女士都不喝酒)。餐后我到老普车里拿出背包上楼,与服务人员交谈时发现这里人讲话有明显的鼻音,与山西口音相似(因涞源地近山西)。
20:28回到客房,老察先与老普商量明日行程,之后回房拿出带来的红布,在楼道内制作纪念白求恩的横幅,用胶带纸剪出“永远纪念白求恩”字样贴在红布上。费小琳来收活动费,每人300元,之后与董政(白求恩翻译董越千之女)和于凤琴两位大姐一起帮助老察制作横幅。我接到老墙迷短信询问活动情况,回信简告之并代他向几位老哥老姐致敬。
横幅制作完毕大家到房间内聊天一阵后3位大姐辞去,我和老察看电视到逾24:00入睡。


老狄于 2006-11-16 23:57:59 发表在分类:纯豆腐
(49982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