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韵|读写生活
 爱,且持久—孤独的北半球 

2006-11-01 Wed

见到台湾立委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11月1日 福州 见到台湾立委

今天在福州呆了一整天,上午去参加一个拜谒仪式,活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多台湾人,还有一些专门请来的辛亥革命烈士的后裔。早晨在电梯里碰到一位西装革履的先生,见面就向我微笑,我说我来自北京,他说我来自金门,然后加了一句“你听说过金门吗”,这让我有点哭笑不得的。后来才知道这个人是台湾的立法委员,也是一位民意代表。下午的会议上还来了一位立法院副院长,这两位共同特点是口才非常好。这大概是要在台湾从政的第一条吧。
对于台湾,就像对于民国的历史一样,我们所能接触的可能同样是有限真相。在我的印象中,台湾政坛就是每天在乱轰轰的吵架,你拆我的台,我拆你的台。也有人说这是民主必须要走过的路程。昨天那位先生讲,孙中山认真研究的重要问题之一是如何开会,他认为会一定不能开成一言堂,所以他提出每次开会都是临时选主席,充分聆听各个代表的发言,最后形成的决议一定要进行投票表决,“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主集中制,每次都是党委书记说了说,那永远都实现不了民主。”既然形不成统一的意见,打打也无防。
一位来自香港的学者就坐在我的旁边,问我所供职的媒体是国家还是私人的,我说,大陆的媒体都是国家的,不容许私人办报,他说,那你是公务员了?我说,不是,我是事业单位。他又问,那你有公务员那么多保障吗?我说,没有。他似懂非懂地不再继续这个问题。他告诉我,台湾目前的媒体生态链是这样的:“官员怕民意代表,民意代表怕媒体,媒体怕专家”,专家的重要作用就是监督媒体。
我问他香港是否也是这样的,他说不是,香港的专家力量很弱的。“那是一个商业社会,人人都想着赚钱。”我总觉得,他说这席话的时候有点伤感。
驻福建记者站的同事来看我,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他比照片年轻很多。他认为现在致力于国家统一的人都已经垂垂老已,这股力量无法抵挡自然规律的吞噬,他们的数量会越来越少,新一代台湾人和大陆的感情已经变得很单薄,如果文化的联系失去了,统一将变得更加遥遥无期。
晚上弄完稿子已经是九点,同事带我去吃福州著名的永和鱼丸,两年前我来福州的时候还曾首人之托千里迢迢地带了几包速冻鱼丸回去。那件店铺很有名,但是很小,在大洋百货对面一条脏兮兮地巷子里,然而食客众多,真是应了那句老话:“酒香不怕巷子深。”
鱼丸、肉燕、鱼汤是来这这家点必吃的三样,每样都是二块五,物美价廉,虽然味道没有我想想中的那么好,但我喜欢百年老店这种不“与时俱进”的感觉。
同事见面聊得最多的往往是单位的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说道最后,不知道怎么提到了他的生活。他说,现在生活的负担很重,妻子没有工作专门在家带孩子,父亲母亲都生病了,钱也花得差不多了。“从农村中走出来的人都是这样的经历,在35岁之前,根本无法从生活的重负中走出来。”
虽然不知道这个三十五岁的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但这些话让我觉得有点心酸。




程韵于 2006-11-01 23:40:44 发表在分类:散落的心情
(48691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