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狄的豆腐坊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2006-10-07 Sat

2006年“十一”之行(黄崖关到龙门村)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2004年8月28日,我和点8、小9、弘一随庐主考察了北京平谷镇罗营和北水峪长城,当晚宿于紧邻平谷的河北兴隆县龙门村刘振庆(庐主发展的堡垒户)家中。次日上山沿长城到达北京平谷、河北兴隆和天津蓟县的交界碑,庐主确认这里是北京段长城东起点。因小虎正在有计划地沿长城分段西行,我表示日后待他走进北京的时候,要在这里给他开欢迎会。今年9月30日,小虎携小猫会同老J、尚方和好人从继续从天津蓟县沿长城向北京挺进(与老J同住一个小区的江和香水兰夫妇10月1日到蓟县青山岭与前队会合,一同穿越),我对节日期间是否出行一直犹豫不定,当得知庐主要去天津黄崖关与小虎队会合后我就决定加入(黄崖关之后的路庐主走过,可以带路),后擦擦也报名参加,最终确定10月3日早晨在四惠长途车站集合,一起乘车去黄崖关。
10月3日(周2)
5:49老狄出门,5:53出租发车,6:14停车于四惠长途车站。问路进站,不见同伙,两次电话庐主均关机,电话擦擦,说快到了。出站回头西行到立交桥前,6:27擦擦到,近6:29庐主夫妇打车到(后庐主说未开机是因为手机在裤兜里开机不便)。
进站后庐主买票,每人先交50元活动费(我的钱在包里取之不便,先由擦擦代垫)。后庐主打听得去蓟县的车要在东边30米处的候车厅上车,到那里买票,知头班车6:45发车,而庐主昨天通知我头班车是6:20,我说以后活动集合时间要照庐主说的推后25分钟。上车后庐主发现只买了3张票,车上的售票员要我出站东行20米等候。6:50在路边再次上车,途中我学着售票员和其他乘客的口音说话,庐主说我是唐山郊区的。7:14过西马庄站(收费站已不收费),经河北三河市、邦均镇,9:02到达蓟县客运站。
出站砍价上面的,8:14发车。出城走津围线(天津到河北围场),经营周庄水库(原为村庄,现已成水库,一些房屋并没有被完全淹没,露出屋顶,看上去就象是遭了水灾,还有船在其间游弋,后在山顶长城上也可以远眺此景)、石炮沟,10:12到达黄崖关。这里很喧嚣,充斥着浓厚的商业味道,给人感觉是把长城当成了游乐场(紧靠长城修了翻斗车、碰碰车等游乐设施),毫无古长城应有的庄严肃穆之气氛。庐主找马,余者分头上厕所。回来后我随庐主到售票处问管理处位置,按工作人员指点到停车场外管理局找庐主认识的领导试图办理免票,但领导不在,工作人员不能帮忙,只好作罢。回到停车场,庐主雇来两匹马,一匹由凤姐骑乘登山,一匹驮我们的背包(马夫的长相酷似相声演员赵世忠)。庐主接到小虎队电话,在检票口等候。买票后我说凭我和擦擦的长城学会会员证可以半价(凤姐骑马上山绕过检票口),找售票处出示证件,得以免掉1张票(庐主的证件不是学会的,不能免票)。
10:53进入景区大门,先后见到小虎、尚方、好人、小猫、老J和江与香水兰。拥抱、合影,庐主对讲凤姐,要她在敌楼内摆好烧鸡。老J左眼皮下有伤,问知是树枝划的。之后擦擦先上城去陪凤姐,余者在院内等候小虎等5月2日在沙坡峪东山长城邂逅并曾给过他们很多帮助的杨瑞丰(yrf681111)、杨海丰兄弟。11:55二杨到(开车特地从百多里外赶来,点名要见庐主),集体合影,二杨送大家每人1个苹果(原想多送大家一些土产,但恐增加我们的负担,故改为只送苹果表示心意)。之后与二杨告别,12:18进入黄崖关口,登城上行,途中我对游人戏言自己是教练,其他人是我的学生。
12:41我率先进入关口西北最高的楼子(关口起3号楼),凤姐在楼外拍照,擦擦在楼内看包。这一带长城均为砖砌(原被拆毁,后修复,个别敌楼修得很不象样),此楼前百多米变为毛石,楼为砖砌,其后又是毛石墙。此楼为回字型结构,东西向各开1门(东为2夹1,西门居南),中心室开4门与回廊相通,2层恢复木地板,西南角有梯口。全体到齐后喝啤酒,吃烧鸡等腐败食品,老J说这是走长城走得最腐败的一次。
13:30出楼上行,我的背包近50斤,大概是全队11个人当中最重的,感觉死沉死沉(包里有12瓶水,又因鉴于九眼楼那次天冷,所带衣物不够的教训,这次我还带了好几件御寒衣裤,结果除秋裤还在晚上被穿用之外,其它都只在宿营时做了枕头),天梯坡度陡峭,每节石阶又都很高,走起来很是吃力。我左手扶护栏,右手拄登山杖,虽气喘不止,为了面子又要尽量在游人面前做出从容的样子,并戏称我们背大包登山是去练跳伞。13:50登上黄崖天梯,小猫第1,香水兰第2,凤姐第3,我第4。稍歇后继续上行,14:07到达山顶敌楼,江、香、好、尚头队,我第5。
上行途中小虎说以前就很崇拜我,这次见我背这么重包爬山就更崇拜了,我觉得自己不值得他崇拜。此楼台基高5、6米,东西各1窗,南1门,北2窗,内部东西向2通道(笔记中关于此楼的记述有些混乱,回京后整理笔记时我电话找尚方和老J核对,才搞清楚楼子的结构)。庐主说这里应是王帽顶敌台,好人测得此处海拔671米。看到小猫也开始记笔记,我很高兴。庐主和小虎各自开始作画,庐主画毕请大家签名。擦擦躺在地上,身上盖着庐主送给小虎的条幅,大家纷纷给她照相。小虎想托北京朋友帮忙买4日或5日回大连的车票,我先后两次电话家人请帮忙购买,坐卧站票均可。凤姐久不活动,这次背包攀登天梯那样的陡坡,上来后说实在走不动,心脏有问题,决定下撤,我建议她晚上住蓟县,次日到龙门村刘家等我们,庐主先安排小虎送凤姐下天梯,后又说提前撤退不是上策,还是让凤姐跟我们继续走。合影后15:14开拔,途中我接到家人电话,说4、5、6日去大连的票都没有了。
15:20登上山顶石墙,前方不远处有悬崖高耸,庐主说崖下是基督徒每日唱经处,颂经有回音(登天梯途中曾有一名男子对庐主说上帝保佑你,当是一名教徒)。走右侧小路下行,再上行上一小山头,再下行,再上行,15:44再上石墙。庐主命原地休息,我和老J按庐主指点回头钻灌木,走错路后回头经向老乡问路再上行,到达庐主曾经来过的山顶敌台。此楼仅剩台基,残高约5米,7、8米见方,楼顶插1面红旗。香水兰、尚方、小虎猫随后上来,好人测得此处海拔759米。在楼上可以望见正在休息的庐主等人,但他们看不见我们。16:30回到休息处,又将我带的矿泉水分出两瓶(小虎等人的用水已告紧缺),16:36出发,我感觉此时背包重量正好。
上行,再下行,过一山口,16:48进入鹤双飞生态植物园内。此处地处蓟县下营镇前干涧村北井峪,庐主4年前来时还是个废弃的村子,现在被转业军人杨森承包。杨一开始对我们有戒心,在听我们讲明来意后态度转变,允许我们在村中空地扎营,并派大爷送来案板和一担井水,不收费用。清理地面,11个人扎6顶帐篷,我和擦擦同帐。腐败晚餐,大家各自拿出所带食品与同伴分享,我献出从办公室带来的散装二锅头(庐主也带了一些)。尚方原本不擅喝酒,后因在考古工地上经过锻炼,酒量大增,已可以和小虎叫板。
餐后去院内与老杨聊天(好人因给DV充电,已先来这里,他和小虎一路都在拍摄,10月11日聚会时播放了他拍的活动录象),知他是1964年入伍,做到正团级上校军医(归途中乘拖拉机时得知香水兰是现役上尉军医),1997年因在升职问题上遭人顶替愤而转业。此地承包范围有几万亩,原先有树,后又新栽一些,北方的果树都有(我们来时摘的酸枣是野生的,摘老杨栽的果子要罚款)。老杨建议小站做标志,说小站再来他可以联系电视台来拍片。植物园承包期70年,年费1万元(2003年开始承包,已先期投入巨资,拉电线、电话,建生活设施,如按现在政策已不能承包这么长时间,我们本日和次日沿途所见长城敌楼上的红旗皆是承包区范围的标志,来时经过的那个插着小旗的楼子叫东小楼子)。老杨的儿子在别处工作,杨夫人出国。老杨的同伴大爷姓周,本地人(老杨是蓟县人)。此地曾是八路军的供销站,建国后成立生产队,40多口人,后因生活不便而于上世纪80年代全部搬迁。好人建议我叫小虎来听老杨讲明日行军路线,小虎因已进帐,懒得出来,擦擦还未睡,跟我过来再和老杨聊一阵。之后回营地,不想这么早睡,与好人和擦擦又坐谈一阵。擦擦带来一本识别星座的书,但我们没能根据书上的指点认出星座。逾21:05进帐,与擦擦聊天,感觉颇热(老杨说本日是1957年以来同期气温最高的),月明星稀,后半夜起了些风,气温稍微低了些,月光暗下去,星星也都密集出来。约在22:30到23:00之间,我将将睡着时,老杨院外拴的狗不知何故先后两次狂叫起来,我坐起拉开门朝那边张望,也没能看出什么,但被吵得精神了,又难以入睡,外出小方便,迟至次日凌晨3:30鸡叫之后才逐渐睡着。

10月4日(周3)
庐主最先起身,之后大家陆续起来,我起身时为5:43、4(擦擦已先起身出帐)。生火做饭,仍煮方便面。庐主所带的固体酒精用完,改用从附近捡来的柴草,烧火时起了浓烟。一些人用餐的同时,另一些人到高处拍照。餐后我上简易公厕大方便,这里天天撒白灰。之后合影收帐,我带的矿泉水连用带分,只剩1瓶,感觉背包轻多了。之后庐主陪“中央级领导”凤姐走小路下山,余者继续走长城,约好在山下公路山会合,相互用对讲联系,庐主对尚方说要是他把对讲丢了就拿他当对讲。
7:30开拔,在院门口与老杨握别,回头上行走甘露峰,老杨在下面指路。道路在林间山腰盘旋,中间有两个岔路,经探查均走左侧。我在营地出发最晚为队尾,在首个岔路之后转成队头,第2个岔路后擦擦一度领先,后被我超过。
8:09登上石墙,此后不久先后看见两个白色无字界桩(当是蓟县与兴隆交界,其后沿途又看见许多)。南望对面山坡长城扶摇直上,最远处的红色建筑物后经拍照辨认确认为本次活动的终点三界碑下的亭子。8:30我在休息时接到单位同事电话,告诉她我正在长城上,不知节日期间班车情况。其后部分地段墙体保存较差,有些已基本与地面平齐,石色发红。途中我在从墙上下来准备走小路时不慎踩塌几块石头,连称有罪。近9:00老J接到随手电话,说要来,约好13:00在刘家见面(3日早在来蓟县的汽车上,庐主说随手还不能肯定会不会来),尚方对讲通知庐主,后老J又按庐主指令电话随手要他调通手台频率(此时知道随手是全家都来)。约9:15我接到火箭短信,问古北口白天的电话,我回信捎带告诉他我和小虎等在长城上。火箭一家去了大营盘,此时要去古北口。9:38到一山顶敌楼,仅剩残基,残高4、5米,老J统计为7号台。庐主对讲尚方说长城外侧有小路可下山好走,尚方说用望远镜看见三界碑上游人很多,我看时果然如此。10:08再到一残楼,基础宽10米见方,外包砖无存,砖石芯内缩近1米,整体残高约10米,在此可望见山下牌坊前的庐主和凤姐夫妇。
在敌台盘桓时久,庐主对讲催促大家下山,我率先下行。10:35到达山下村中水泥公路,10:37会合庐主。此地为天津蓟县前干涧村,不远处就是三界碑古长城景区牌坊。庐主为大家买了很多水,说他刚才曾从对面小路上山,腿上扎得象刺猬(一路钻灌木,很多人的身上都扎得象刺猬)。后队陆续赶到,庐主让大家每人补充1瓶水。全体到齐后合影,庐主说11:30之前必须穿过山洞,之后由他联系刘派来的拖拉机拉走行李,大家轻装上三界碑(山洞内原本可以走拖拉机,后来在走山洞时发现其中有段塌方,堵住一半道路,拖拉机过不来,我才明白为什么要穿过山洞再上车),我短信火箭报告位置。
10:52出发,走公路缓坡上行,山谷间风凉舒服,我两次请庐主为我拍照留念(准备回去向同事显摆)。村子里都在搞农家院旅游,条件不错,已成规模,游人车辆随处可见。凤姐在流动售货车上买了青岛世元啤酒厂生产的金崂超干王啤酒分给大家,沿途有游人将我们认作洒药的(背包是药箱,登山杖是喷药器,在黄崖关也曾有人说我们是旅行团),令我很不高兴。
11:26我率先到山洞口,之后进洞,摸索着前进,深一脚浅一脚,中途我险摔一跤。11:33出洞,见到拖拉机,司机姓张(时隔2年,我已不记得刘的长相,还以为他就是刘,后来得知他是刘派来的)。全体到齐后把包放在拖拉机上,凤姐随车先去刘家。庐主说洞口右侧有路可上三界碑,但坡陡林密不好走,最后决定还是原路回穿过山洞,走当年下山的小路上山(再走山洞时感觉从这个方向穿越光线稍好,相对容易走)。11:47出洞左转上山,12:01登上长城,我是第8个,虎猫因在洞中拍照而落在最后。
休息到12:11,部分人回头走刚才在山下绕过的长城(这段长城至少有几百米,老J觉得如果不走太可惜,但这样来回肯定就不能在13:00准时到达刘家)。下行走到对面山头长城上行起点处,庐主与大家分队上这段长城,余者走右侧游道,上下起伏,其间老J因走一右行岔道被大家发现那样走将会下到谷底损失海拔而将其叫回,仍走游道。近12:50经一山顶敌楼残基,再下行(虎猫和江、香到此楼后即返回,老J和尚方沿下行长城继续行进,我随其后),其间长城有一90度右转,其后途中在长城上见到一条干蜕的蛇皮。13:00到达另一山顶敌楼残基,其后下行长城残破且坡陡不可再走,下望即是刚才与庐主会合的山沟。老J尚方已先到多时,回头先撤,老J说刚才应该沿公路跑到山下,再回头上行走到三界碑,我说他有病。逾13:06开始回撤,13:47在登城点旁树荫下会合庐主、好人(我没有再上刚才庐主上的那段墙,好人上去了,其后老J和尚方也上了)、虎猫,回头见老J率先在那段墙上出现。逾13:53动身去三界碑,途中遇到擦擦,正在回看客的短信(看客等去了内蒙,推测当是来短信以美食馋擦擦)。
14:09到达三界碑,小虎随后上来。时隔两年,我终于得以实现在这里迎接小虎的愿望。随手对讲问我们的动向,庐主让其请刘派拖拉机到龙门村4组来接我们(后来得知,此时随手刚刚登上刘家后山的长城),随手对讲小虎说为他准备了板鸭,江上火流鼻血。约14:15老J最后一个到达三界碑,累得呲牙咧嘴(老J体力很好,这是我第1次看见他累成这个样子)。三界碑的地面被铺上了水泥(两年前还没有,其后除碑下的亭子外,其他观景亭均被拆除),好人测得此地海拔649米。合影,天色很蓝,天气很热,此时的三界碑已无其他游人。
14:34开始下山,临走前好人坚持收拾了三界碑附近的垃圾(此行好人一路都在收拾垃圾)。庐主带路,游道与城墙交替走。14:56从一城墙缺口处右转下行,走林间小路。15:05到龙门村4组,不见拖拉机,刚要继续下行,拖拉机从后面赶来,原来是走了另一个路口。15:17开车,一路狂颠,15:34在公路边停车,见随手的车停在这里,随手和刘先后来迎,随手替纳木拥抱小虎(纳木加班不能来)。
到刘家洗漱,喝随手带来的台湾乌龙茶,随手夫人帮忙上菜,随手的儿子在后院玩耍不来吃饭。凤姐说估计炒最后一个菜时我们会来,结果被她言中。在两年前的储藏室吃饭(条件已改善,不再是储藏室),分两桌。我打听得刘子去年入伍,在大同当炮兵,刘女到河南平顶山做家具销售工作。刘拿出放在相框内的前年的合影,我给大家传阅(因我当时选错了拍摄模式,相片照虚了)。老J晕了,接连两次把啤酒倒在尚方酒杯旁边的茶碗里(酒杯旁刚好一边一个茶碗)。餐后我短信火箭,告知完成穿越,正在刘家腐败。又电话家里,请烧洗澡水。集体合影后大家看庐主在后院打拳,之后庐主安排虎猫坐随手的车先走。17:24离开刘家,到公路边与小虎等告别,逾17:26随手车先走,余者上拖拉机,由凤姐照合影。
17:30开车,逾17:34在彰作关停车再拍照(途中我也想拍照,但因相机已经放在背包里,取之不便,只能借用擦擦的相机拍了1张)。之后再颠簸出山,在彰作桥头左转上大路。约17:40停车于北京平谷靠山集镇(不久发现我的手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这个时间可能不准,之后的时间看手机),正好一辆9路中巴随后上来,上车后17:53(17:51?)开车,途中结帐,七嘴八蛇,在刘家我已将先前由擦擦代垫的预交活动费交给擦擦,因我带的钱与相机放在同一个包里,仍是取之不便,追加的活动费仍由擦擦先垫。18:23平谷汽车站对面下车,过马路先把背包放在918路行李箱里,公厕小方便后再回来上车。
18:34开车,买票破钱之后把追加活动费交给擦擦。途中看照片,我向老J问得小虎手机号,短信要他在上车之后通知我(小虎无手机,外出时借用他姐姐的手机)。庐主夫妇中途在孙河下车,活动中凤姐说今后要和这种有强度的活动划句号,只考虑参加采摘之类的活动。20:19我接到小虎短信,买到软卧,正在天安门玩,自认腐败,我回信“继续腐败”并转告大家(后老J等给小虎发短信要他注意个人卫生,以免影响同车乘客)。后好人和擦擦在丽都下车,余者于20:45在东直门长途车站下车。我的手表掉在地上,表壳掉了,捡起来(后来修表时擦过油泥解决问题)。
步行,老J在地铁口与大家分别,余者下地铁。21:03地铁发车,东四十条方向,途中尚、香和江在建国门下车,我在复兴门换1线。21:30南礼士路下车,看到小虎短信,已上车,回信祝一路顺风。A口出站,换乘公交21:43发车,途中两次接到火箭短信,正要从古北口回京,告诉他小虎猫已经上车,所有队员均已各自回家。
22:03到家。因我的手表快,本次活动在到达靠山集之前的时间实际上都应比文中所记相应减去3分钟。


老狄于 2006-10-07 17:48:32 发表在分类:纯豆腐
(58097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