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狄的豆腐坊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2006-09-14 Thu

长城小站2006金秋年度聚会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今年4月,曾与小虎同任小站论坛版主的纳木辞职,后经选举,大鹰成为继任者。8月31日大鹰和纳木以“大鹰纳木”为共同网名在小站论坛发贴,招集小站新老朋友于9月10日从延庆四海景区上九眼楼大聚会,小站网友报名踊跃,很快发展到9日即有先遣队到九眼楼宿营。该贴成为小站最热一贴,其后关于本次活动的贴子也都是热门,诗书将他去黑坨山的考察报告发贴做为对活动的献礼。

活动分为几支队伍,我报名其中10日黑坨山队。小虎将自己原定走河北遵化长城的活动延后,准备和尚方一同来京参加聚会。9月4日“大鹰纳木”发贴,活动分为4队,随手领1大队即先遣团,老普领2大队,先后于周6早晨和下午出发;大鹰领3大队,火箭领4大队即儿童团,先后于周日早晨和下午出发(出发地点均在小站每周聚会地点金农大食堂前),4队均于周日下午4点左右返城。各领队相继发贴说明组织活动进展情况,老J将单独从怀柔赶到九眼楼。除小站老人外(包括驴友的亲属、子女),另有曾来北京参加小站聚会,又参加过老普等平型关考察活动的大同窈窕好淑女几人以及几名关注小站的新人和法国朋友报名加入(截止7日,报名者共计114人)。我报名1大队,老墙迷一直不能确定能否参加活动。8日晚上收拾行装,称得背包重逾40斤。

9日(周6)7:25老狄出门,7:32打富康发车,7:52裕民中路停车。过马路到金农大食堂,先后见到老郑、闷闷、擦擦(后知闷闷参加周日3队,现在是来送东西),其后好人、小兔、大同网友淑女、还看今朝、大方鼎(女)等3人、张骅、秋阳(与擦擦原为2队,后改投1队)、layla、歇了、猪猪一家3口、随手、村长、2386先后步行或驾车赶到。秋阳给大家发他自制的胸牌,让每个人都把名字写在上面,淑女说我学今朝说大同话很象。8:36发车,共6车,我的装备放在老郑车上,因他的切诺基人已坐满,我原打算坐秋阳的切诺基,后因2386车上只有他1人,随手安排我改坐2386的车。走高速,中途加油时稍歇集结。登高看远处长城。风冷,车外呆不住人,村长叫人打电话让后队多带衣服。
之后一路下行,11:07停车于延庆四海镇。我到6月24日与老J等4人住过的心鑫农家院打招呼,屋内一对青年男女不认识我。之后到马路斜对面香满农餐厅用餐,16人分2桌。其间我用餐厅电话联系老墙迷,告诉他这里手机有信号(他还不能确认是否参加活动)。今朝虽年逾五旬,但腿脚甚健,餐前独自一人到山上拍楼子(淑女说他是“50岁的人,20岁的心”)。餐后我指点淑女等3人和张骅去看广场上介绍四海冶历史的铜牌。

12:40开车,沿途见上次正在修建的公路已完工投入使用。12:55到九眼楼风景区入口,上公厕,随手等与负责人老陆接洽(纳木事先已与老陆打过招呼),得以免4人门票,余者半价。老郑把会刊和《长城》送给景区工作人员,我告诉他们那上面学会考察照片中有我,后面嘉峪关的照片是我拍的。

开车进景区,13:07停车于停车场。休整,我换上护膝。13:22开始上山,俱为块石铺路,平路与石阶交替。14:08我率先登上九眼楼,46分钟(原本是今朝和淑女领先,但他们到楼下后停留看碑,被我超过),没有出现事先担心的饭后登山之恶心现象,这是我第3次到九眼楼。楼内已没有上次放置的宣传页,风冷,穿抓绒。其他队员陆续上来,有一中年男子(不知是游人还是景区工作人员)提醒大家晚上风大不好宿营,可在楼外扎帐篷。15:00村长最后一个上来,淑女和今朝顺城墙下行去兵营,我带擦擦、小兔和老郑走台阶到垃圾筒左转再上城墙,途中遇见看过兵营回头上行的淑女和今朝。15:29到兵营,好人也跟过来。在营内捡到几块带花纹残损的瓷片,不知是否是明瓷。擦擦看过兵营,提议在这里宿营(因九眼楼地方有限,恐不够今日两队人员扎帐篷之用),我等几人表示同意。后随擦擦提议,走营外石墙西行到对面山头, 见这里灌木丛中有一残楼,高数米,墙厚1米。回兵营见到村长,他认为这里地潮,只能是有地席者在此扎营,我请他看过瓷片,他认为是明瓷(上山时曾见有游人拿了一大包瓷片下来)。上行途中又见到秋阳和张骅,建议他们去看营地。

16:53回到九眼楼,风小了。随手说原定20人的2队只来了8个人,已到半山腰,后又联系与小虎和尚方从慕田峪过来的山西晋云中子(与淑女等同车到京后与小虎2人会合),知他们刚从老赵家上山。村长说来九眼楼5、6次,从没见这么好天(在此可远眺首都机场)。17:40文啦啦到,其后菠萝、格桑、点8、嘎玛、骆驼(嘎玛的男友)、阿水到。嘎玛娇滴滴地叫我从骆驼手中接过她的背包,我说她一个女人支使两个男人。之后我下去接老普,18:06回到九眼楼下。后商议决定下行到兵营宿营,张骅和文啦啦在楼上拍照,就地宿营,已经在楼内支起帐篷避风的淑女3人也决定不下。我先打算和村长一起等小虎,后因好人和我同帐,随手和2386的帐篷也在我手里,不便让他们久等,于是也先下去。老普原觉得分住不好,但因他有部分装备在菠萝手里,也只能下去。

18:42我和老普开始下行,18:59到兵营。扎营,做饭,我把放在帐内用的地席借给菠萝当防潮垫(菠萝原定独自参加活动,后格桑临时决定加入,装备不够,这才和我借用,其后嘎玛也和我借地席当防潮垫用,我已没的借她)。点8把上次从我这里借的CF卡还给我,后接到老J电话,已进景区。后随手接到尚方电话,正在从九眼楼下行,秋阳上去接应,我随后跟上。19:55接到小虎,随后是尚方,知他3人从慕田峪过来,从箭扣下长城,再从老赵家上来,途中看到几张小站的宣传册,云中子背个3人帐,走晕了,留在九眼楼。菠萝向大家分发他和格桑的喜糖。20:30老J夫妇到(老J夫人的名牌写成J+1),老J单位在怀柔搞拓展,之后自驾车赶来。我借用尚方手机电话家里。

21:10进帐休息,不久下了一阵小雨。我出来方便时见一白色小动物从堆放食品和炊具的地方跑开,到墙脚呆住不动,我用石子砍它亦不动,过去看过,见只是一块石头,不知是我看花了眼,还是石头成了精。这晚兵营内共扎11顶帐篷。

本日参加活动人员如下:

1大队:老狄、老郑、擦擦、好人、小兔、淑女、还看今朝、大方鼎、张骅、秋阳、layla、歇了、猪猪、随手、村长、2386,共16人;2大队:文啦啦、菠萝、格桑、点8、嘎玛、骆驼、阿水、老普,共8人;游击1队:小虎、尚方、晋云中子,共3人;游击2队:老J、J+1,共2人。合计共29人。

10日(周日)早5:00小虎先起,大呼小叫,招呼大家起来。随后大家陆续起来,我坐在帐篷里记笔记,小虎拉门进来用DV拍我,此时逾7:30。

生火做饭,9:15望京等3名大学生到来(那两位此时尚无网名,后起名饮风之子和范特西)。老J电话诗书,知其已到四海,向其咨询去黑坨山路线,因时间不够而决定取消(后来在九眼楼下看见有去黑坨山的路标,知是对诗书的话理解有误)。老J等去兵营对面小山包,layla一家和骆驼等上九眼楼,嘎玛早起已爬过一回山,后回来休息,说每次听见猪猪叫“老爸”,都觉得他是在叫“嘎玛”。对讲机中听随手说淑女等去了黑坨山(随手原定周日9:00离开,回京参加朋友的婚礼,但后来留下来没有去),老郑请大家签名。9:39饮马长城夫妇从九眼楼下来,经过兵营。好人又捡了几块瓷片,还有一锈蚀的金属构件好似枪机或准星。老J决定上九眼楼后再沿石墙朝黑坨山方向走一段,我背小包跟随之(老J原想背大包上行,后经嘎玛劝说把包留在兵营),一起上来的还有J+1、小虎、尚方、望京3人。10:10开拔,途中听到登山石阶有人声,问之回答是纳木,走小路过去,逾10:16见到纳木、CB、猫猫,信风随后上来。

10:27回到九眼楼,见到弘一、老察、粥、对焦、江湖、纳米等多人,小熊和七月坐在石墙上,淑女等4人回来,说已登顶黑坨山。我随老J、好人、小虎、尚方沿石墙下行,江湖在后面叫我不要和年轻人起哄。途中小虎觉得上对面山顶再回来没意思,合影后与尚方先回。其他人走一段墙后发现前面林密不易钻,遂回头下行走小路。弘一从后面赶上来,后队变前队,一会儿就不见人影。我和好人在前走一段小路后右转上墙,呼弘一无人应。11:31到一山顶墙头,一根儿筋和老J夫妇也随后赶来。前方山头高耸,有悬崖,仍不见弘一,老J欲电话之,手机无信号。之后J+1留在原地,余者随老J下行,途中绕过一座断崖,11:45到绝壁下,老J对讲随手,告知弘一未归(一根儿筋赶上来时,曾转述弘一的话说前面有十几个人,我说不可能有那么多人)。之后一根儿筋再向前走一段,余者回头走小路(后一根儿筋也回头赶上来),会合J+1。

12:34回到九眼楼,这才看见路边有指示去黑坨山的路标。诗书夫妇和老朱在墙上,老J骗他说我们上了黑坨山,但被诗书问以细节就露了马脚。大鹰在楼顶向我狂笑,见到韩妹(名牌先写做韩梅,后改做寒梅),对心梦说我认为弘一太独。帮一根儿筋与老普等照合影,又记录下很多参加者的名字。老墙迷也来了,但还要回去陪父母钓鱼。心梦电话叫弘一回来,庐主也用笔记本找人签名。大家在楼前台阶上第1次合影,弘一回来后大家看到他的头上流血,后知他是在一块突出的石头上磕破了头,所幸伤势不重,心梦给他贴上创可贴。合影后老普说大家可以分头走了,不久大鹰又说不要走,还有儿童团的人没上来。其间随手、庐主、2386等去拓印诗碑,Ansel、小范、石头、侠客行等都陆续拖家带口地上来,吾睡上来时戴着帽子和墨镜,我一时没有认出来。老墙迷逾14:02下山,14:06又送火箭一家3口上来,是为本次活动最后到达九眼楼的人员(火箭是第1次来九眼楼)。

再合影,14:19散伙(合影前已有少数人下山)。14:38我和老郑、擦擦开始下行,途中遇见庐主等正从垃圾筒左转,我说下面还有离兵营更近的路,凤姐等2人过来跟我走,庐主和老郑仍走那条路,我等从上午与纳木会合的小路左转上墙(但没有看到上午路口树上挂着的路标)到兵营。最后到兵营的有老狄、老郑、大鹰、寒梅、庐主和凤姐、小虎、尚方、擦擦、亦尘、张骅、七七、小兔、CB、徐逍遥夫妇、老J夫妇、白眼星父子、2386等人,还有layla一家在吃饭,嘎玛去过九眼楼回来和骆驼等3人背上装备,临走前我把别人在九眼楼捡到并交给我的阿水的名牌交还阿水,点8和老郑也先后离开。诗书和一根儿筋到对面山包考察归来,我请他拍照在兵营捡到的瓷片,诗书又对大家讲述他对九眼楼一带的考证成果。老J要请小虎和尚方吃饭,我和庐主等都要同去。因小虎和尚方在本次活动结束后还要从四惠坐长途车去遵化走长城,而庐主家离四惠近,庐主便邀他2人到自己家住,以便次日乘车,聚餐也由老J家改到到庐主家附近。15:30诗书离开,徐逍遥捡到一串车钥匙,不知是何人遗失。后我听到不远处一个摄影包里手机响(后知那是2386的包),便打开包接听,是老郑来电,说他的车钥匙遗失在兵营里,请大家帮他找到拿下来,我告诉他钥匙已经找到,要他在原地等候,回头请大家吃饭。15:41开始背包下山,一根儿筋还要在兵营多盘桓些时候,托我转告坐他车的弘一等他,下行途中见到老郑在路边等候,白眼星一路与大鹰探讨国际政治问题。

15:13回到停车场,寒梅坐与他同院的白眼星的车回家,不去聚会,我告诉老郑自己去聚餐,不坐他的车了。在停车场又先后见到菠萝和格桑、老朱和诗书夫妇、小不点儿、弘一和心梦(印象中似乎没有见到弘一)、吾睡一家、爱晨一家3口等人,看着这些曾经在长城山野之上生龙活虎的老驴现在都一门心思热爱生活了,我心中不禁生出一丝感慨。Ansel和小范给我拍照,小范说我没变,石头一家3口驾车离开,随手走时说他终于可以说他跟Ansel一块出去过了。之后小虎、小不点儿和尚方坐庐主的车,我坐老J夫妇的车,17:28开车,17:29出景区大门,在这里等候的点8坐上徐逍遥夫妇的车(我在车里听见是庐主故意不让点8和我同车)。老J车打头,经四海、黄花城、兴寿,18:10从马坊收费站入高速,18:28过京承路收费站,稍停集结,徐车开始打头带路。从后面看徐车上只有他们夫妇两个人,老J疑问点8在何处,我猜测点8是躺在后座上睡觉,或者小不点儿中途下车,点8换到庐主车上。后在出高速后点8从徐车后座坐起来,证实了我最早的猜测。

19:00停车于朝阳区定福庄田源鸡火锅城,附近是二外。我先到马路对面小摊买凉皮,后用公用电话通知家里晚归。庐主开车送走小不点儿后回来,大家先后到火锅城168号厅聚餐,计有老狄、庐主夫妇、尚方、小虎、徐逍遥夫妇、老J夫妇、点8,共10人,小虎又大肆录象。餐后逾21:16出火锅城,我随庐主到旁边定福庄北里1号院取出放在他车上的背包后出来,把包放老J车上,与小虎和尚方拥抱告别。21:27开车,老J因喝了酒,改由夫人开车,点8亦同车。21:43我在八王坟西下车,换公交车于22:52到家。

本日参加活动人员统计:
游击3队:望京、饮风之子、范特西,共3人。
3大队和儿童团:饮马长城夫妇、纳木和猫猫(夫妇)、CB(带宠物狗曼玉)、纳米2人、弘一和心梦(夫妇)、老察、粥、对焦、江湖、小熊、七月、一根儿筋、诗书夫妇、老朱、大鹰、寒梅(韩妹)、lubai33、malajisi、小鱼儿、寻觅、老墙迷、严老师、杨奎一家4口、老妖和妖婆(夫妇)、亦尘、安分和莫名(夫妇)、闷闷、七七、庐主和凤姐(夫妇)、俊女、徐逍遥夫妇、小不点儿、playking、白眼星父子、燕子和西瓜(夫妇)、急急如风、瑞士手表、Ansel与吾睡、依岚(还有一位长辈不知姓名)、小范与爱晨和孩子、石头与周更新和孩子、侠客行一家3口、火箭与不停和大蔷、yt007一家3口、雾泉与长颈鹿和新扣一家3口、老骆驼和雨滴、摄影家尚君义、夏鹏(闷闷的朋友)、LEO(司机)、竹林听箫等3人,共81人。合计共84人,还有几位“火线入党”的游客可能没有记录在内。

本次活动是我自去年6月乌龙沟和煤窑之行15个月后第1次参加背包宿营,也是我第1次从延庆方向登上九眼楼。经现场统计和事后补充,两日活动参加者确定的有113人,这个数字准确率应在95%以上。我因在活动当中出了汗又被风吹,回家后有些感冒咳嗽。在许久没有负重登山之后再度重装上阵,率先登顶,感觉这一阵坚持在香山的锻炼还是很有益处。


老狄于 2006-09-14 21:49:25 发表在分类:照片加文字的豆腐
(49263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