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斋访客记
 风雨夜侵,君不期来访,应算是故人。然恍兮惚兮,吾竟多忘其故,只好胡乱记下些言语,充充博克门面,也算是网络生存游戏中的一员了。 

2006-08-13 Sun

一一的名字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一一小女也,大名李睿雯。除了这两个名字外,还有一大堆昵称爱称。其中一些颇有点来历。
一一两岁半开始上幼儿园,象多数的孩子一样当她知道要离开开妈妈时,免不了要腻腻歪歪的。当然我们首先要在家里做思想工作,然后是一路抱着,哄着,最后到了幼儿园小姑娘一脸委屈万分不得已的看着我离开。我当然心里很不好受,总觉得这也不是个办法。
一天,我抱着哼哼唧唧的小姑娘,一边走一边说,“你还记得你生下来什么样子吗?”
“不记得了。”
“你呀生下来就8斤2两,又白又胖,皮薄肉嫩,(请诸位看官原谅,我还没吃早点呢)好大的一个大肉团儿,和那些皱皱巴巴的小东西完全不同,闻起来香喷喷的,一脑袋小绒毛,钻在妈妈怀里找奶吃。你还记得妈妈怎么叫你吗?”
“嘿嘿,不记得了。”小姑娘越听越有兴趣。
“妈妈就叫你呀,毛头头,肉球球,大白兔,小奶糖。”
小姑娘听着听着,就美得顾不上别的了,于是让妈妈顺利地放在幼儿园了。
没过多久,小姑娘觉得这个叫法不新鲜了,于是我就加了几个字,最终成型为,
宝宝毛头头
亲亲肉球球
香香大白兔
乖乖小奶糖
从此以后,这就成了安抚小姑娘的法宝,屡试屡验,无敌天下。
嘿嘿,这也成了教育小姑娘的利器,例如在某夜晚,疲惫不堪的妈妈说,
“从前有个宝贝,又乖又漂亮,妈妈叫她毛头头,肉球球,大白兔,小奶糖,是不是?”
小姑娘一边在床上拧来拧去,一边点头。
“可是后来,她做了什么呢,就变成了一只小狗臭?!”
对此例行提问,小姑娘早就成竹在胸。一边跷起半边屁股一拱一拱钻进被窝,一边慢悠悠的说道,
“她不吃不喝不睡觉呗。”

哎,不知这样的日子哪天才是个头儿呀。。。


一动不动于 2006-08-13 21:59:22 发表在分类:记忆中的现实
(53488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