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调雨后的 Weblog
  

2006-07-17 Mon

箭扣历险记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题记——很多事情是想象不到的,只能去经历。
整装待发,目标:前箭扣,镇北楼。
通郊区的公车果然舒服多了,不但不挤甚至还有空座儿。才早上八点
太阳已经很大了,不过坐在车里,吹着空调风,看着外面阳光灿烂的,心情倒是格外的好。
到了怀柔,下车之后,几乎没怎么讲价,就租到一辆40的单程车,看来今天运气不错。没想到,我们还沉浸在得了便宜的喜悦中时,司机师傅就开始翻找地图了。“这前箭扣,到底在哪儿啊?”
“啊?!”这下我们可傻眼了。“弄了半天您不知道啊!那您还是把我们送回去,我们再另租一辆吧”
可这司机师傅偏偏是个倔强的小伙儿,闷声儿了半天,憋出来一句:“我给打听打听,不管怎么样,一定给你们送到目的地,绕路也不会多要你们钱,我也认一回路,学习学习。”不管我们怎么要求,他是铁了心的不放我们下来了。
就这样一路走一路问,打听的人要么不知道,要么说是知道有野长城,但不知道是前箭扣还是后箭扣。后来总算问到了一个明白的,说是还有二十里,还不算远,那就继续走吧,结果继续走了二十几分钟,再一问,说还有四五十里,而且走的是到后箭扣的路。已经走了这么久了,也不能再走回头路了,算了,后箭扣就后箭扣吧。这时候,我们已经由后悔转为生气,而司机师傅则是由原来的自信满满转为后悔不迭了。但是没办法啊,都绕上盘山路了,只能再硬着头皮往前走了。
盘山路一圈圈地绕,路边是各式各样的度假村,但长城似乎还只是在想象中。
“师傅,还得多久啊,再这么下去,等到那儿了也好往回返了,”
“我也不知道啊,这不走着的嘛!”师傅也已经是满头大汗,开着一辆又旧又破的小面包,爬这盘山路也真够呛。走到稍微陡点儿的地方熄了火,甚至要发动两三次才能再发动起来。我们开始时的好心情也随着这一次次的熄火渐渐熄灭了。
大概到半山腰的时候,司机师傅也终于开始害怕了,他一脸无奈的回头对我们说:“你们下吧,我不要你们的钱了行不?我这刹车实在是不行了,别的不说,你说我要是把你们这些学生都弄山下去,我这……”
“什么嘛!就这样被撂半路上了!”虽然火大,但安全第一啊。
下车后,我们大眼瞪小眼,什么好运气,简直是倒霉透顶!现在只能暂时靠自己的两条腿了。因为心里着急,脚步也不断加快。走着走着,也渐渐释然了。这么走在夏日的盘山路上,倒是让我想起了电影中的某个镜头。莫名其妙的觉得,路的尽头似乎会出现一片世外桃源似的。不过想象归想象,现实还是要面对的。
我们开始拦车问路,顺便看看有没有能载下我们五个人的车。但拦了半天,没有一辆车知道长城在哪儿,有的车干脆就连停都不肯停。不会再走错了路吧,现在不管是箭扣长城了,只要能见到长城就好了。我不禁又加快了脚步,留下Shawgee,舟舟,Cathy和杨在后面慢慢走。
不知道还要走多久,我想回头喊他们走快点,却突然听到后面一阵欢呼声,——耶!!!天上掉下来个大馅饼砸到我们了!两个开三轮车的师傅同意载我们一程,他们是上山搞装修的,不但知道箭扣长城,而且正是要去长城脚下的村子的。
别看只是辆小三轮,可比先前那辆小面包劲头儿足多了。随之而来的凉风吹走了所有的疲惫和不愉快。此时的心情也像飞起来一般,只想大声喊叫,大声歌唱。“好帅啊!!!————”小心翼翼地扶着车上铝合金的架子站起来,张开双臂,迎着山顶吹来的风,闭上眼睛静静的感受飞翔的感觉……(不知道站在泰坦尼克号的船头上是怎样的感觉呢?呵呵…)
大家开始拿出相机,对着彼此,对着路上斑驳的树影,尽情地按快门。大约快要到箭扣的时候,好心的师傅下车提醒我们把相机收起来,以免被罚款。车渐渐驶进一个小村庄。
“到了!”我们跳下车来,请司机师傅一起合影留念,可师傅却怎么也不肯,不知道是不好意思,还是想做了好事不留名。
一路走一路问,十几分钟后,我们来到了通往山顶的小路面前。曲曲折折的小路两旁是茂密的灌木,虽然今天的气温也是三十多度,但郊区比市区凉快多了,阳光也不是那么强烈。此时已经是午饭时间了,但大家因为太兴奋都没多考虑吃饭的问题就开始迫不及待的往山上爬了,唯一的念头是赶快到达长城,不管是长城的什么地方。
一边爬山一边拍照一边开心的聊着,可是不久就没这么轻松了,脚步越来越慢,为了节约水分,话也越说越少,所有的精力都聚集到了脚下的路上面,甚至渐渐连拍照的心思都没了,只念叨着还有多久才能到啊……山上的小路不只有通向长城的,还有通向各家田地的,所以遇到岔路口就在所难免了。开始两次的决定都是由杨作出的,但两次的结果都是一片长势旺盛的农作物,后来我们恍然大悟,原来杨是个指路高手啊!他如果说往右走,那么往左的路就一定是正确的,果不其然,后来我们没有再迷路。在此,再次对杨同志表示深深的感谢。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踏平坎坷,又出发,……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啊!看到长城了!!”天哪!不亚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简直比灌下一瓶冰水还要爽快。忙不迭的抢拍一气之后,大家又变得精神抖擞了。就快到了,胜利就在前方!
可是小路一圈又一圈,怎么好像没有尽头的样子啊,长城明明已经看得那么清楚了……继续吧,应该不会太远了,加油!我们彼此鼓励着,同时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当时建造长城的伟大人民,简直是太伟大了!别说是扛着石块往上走了,就是空手走一趟都能抵得上健身房两小时了。
继续往前走,偶尔一低头,发现脚下的小路好像有些不一样,再仔细一看,这不是长城上的砖吗?近了近了……我知道这很不仗义,但还是情不自禁地往前“奔”,把他们抛在了后面。
要抓狂了!——一座几乎是完整的楼子呈现在眼前。既不是在做梦,也没有看花眼,
“哈哈哈……我终于到长城了!!!”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喊完以后,就连吐气的力气也没有了。稍作休息,踏着乱石堆爬进了楼子。
山顶的风穿堂而过,极目而眺,是不见首尾的巨龙,及巨龙脚下苍翠的远山。这次第,怎一个“爽”字了得!到了这样的长城才算得上真正的好汉呢!我简直是女中豪杰啊!哈哈哈!就在我准备大发感慨的时候,
“吃冰棍儿吗?免费的,”
妈呀,见鬼了!由于当时我头脑高温,真把自己当成了到达这儿的第一个大活人了,所以难免在听见人声的时候被吓一跳。
回头一看,才发现原来不是鬼,而是一位慈眉善目的大叔,大叔说他是在这儿卖东西的,弓虽啊!扛着那么多东西上来的,这位看上去怎么也得五十多岁的大叔。
“谢谢您!”我用一个最美的微笑换过了那只已经在出汗,且明显加过色素的免费冰棍儿,狠狠地啃了一口。
“快点爬上来啊,爬山来的奖励一口免费冰棍儿喽!”虽然一只冰棍儿搁在平时都不会被多瞧一眼,但在那种连口水都要变成汗水蒸发掉的情况下,一口冰棍儿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当我的手中只剩下了一根棍儿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始渐渐恢复元气了,脑子也开始正常运转了。这时,我随口问了大叔一个后来被证实极为重要的问题,“这是哪儿?”
“镇北楼啊!”
什么什么?这就是镇北楼?!要不是因为大叔不是大婶,我就上去来一个拥抱加热吻了。费了那么多周折。误打误撞,我们最终还是踩在了前箭扣的地盘上而且是镇北楼。这不是奇迹是什么?不管玉帝还是上帝,我爱死你们了!
大叔还告诉我们这儿的海拔有1036米,我们爬上镇北楼的最顶层,就站在第1036米的地方,大家都产生了一种想要跳下去的冲动,就像卧虎藏龙里的玉娇龙。我出于环保意识,怕自己弄脏了这片美丽的土地,打消了跳下去的念头。大叔还开玩笑说,我们跳的时候,他保证会给我们抓拍一个最经典的镜头。
这天碰巧是父亲节,我给爸爸挂了个长途,爸爸虽然很感动,但没达到我要的那种感动得泣不成声的效果。这多少令我觉得有点遗憾。
我们还在上面发现了一些有着闪光的长须子的小飞虫,大家都说从来没见到过,它们在空气中飘忽不定,镜头根本捕捉不到。不管它们究竟是什么,我坚信它们是一群精灵,来欢迎我们的。
休息好了,大约十二点半的时候我们就按照大叔说的开始沿着慕田裕方向走,但走到第二个烽火台的时候大家意见产生了分歧,Cathy说大叔就是指的这儿,从小路下去会更近些,但我似乎记得是在第三个烽火台的时候下去,还好大叔给我们留了他的小灵通号码,但倒霉的是怎么打都说是空号,这下没辙了。因为不确定所以最终我们还是没敢走小路,怎么说沿着长城走是不会出现岔路的。谁知道后悔还在后头呢。
我们没想到野长城竟然会这么“野”不是会拌脚的碎砖石就是容易滑倒的沙土地。还有一段几乎是六十度的陡坡。尽管大家一再小心脚下,还是有人不小心踩掉了半块砖,我看到那么大一块砖从陡坡上滚落下来,愣了一下,但总算在被砸到之前,躲了过去。
原来看上去近在咫尺的峰火台,爬起来却是超乎想象的艰难。大家开始埋怨起那个大叔来,不是说两个小时就能到慕田峪的吗?看看表都快三点了,可还是再怎么远眺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哦,忘了补充一句,直到现在大家都还没吃过中午饭。
再坚持一会儿吧,不怎么拍照了,话也少了,大家都在憋着一口气坚持。
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虽然心里是很想继续走下去的,不想就这么放弃了,好不容易能当一回好汉,但Cathy连说话的声音都开始抖了,如果天黑前还走不到慕田峪,在这深山野岭……大家互相看了一会儿终于决定走回头路了。
回到镇北楼之后,见大叔还在那儿,而且还一脸的怒容。“怎么回事啊!你们?听到你们在吵,又听不清说的什么,等你们电话也等不来,出了事怎么办?!”
“大叔,不好意思啊,我们……”
“不是告诉你们路了吗?不听话!给你们电话了,又不打!”大叔的神情简直就是一个严厉的父亲在训斥自己闯了祸的孩子。看来不说尽好话,大叔是不会原谅我们了。在这儿郑重地做一下自我检讨,当时是我不敢听Cathy的话走小路,也是我,把大叔的电话号码记错的……
后来,等大叔的怒火稍稍平息些了,我们才明白大叔为什么那么生气,原来以前曾经也有一个跟我们差不多大的一个女孩子来爬长城,那时天已经不早了,大叔劝那个女孩子不要一个人爬了,女孩却执意要爬,于是大叔也一样给她指了路,并且给了她自己的电话。结果那个女孩子像我们一样没有照着大叔指的路走,后来迷路了给大叔打电话,大叔叫她呆在原地别动,挂了电话就匆匆忙忙地往那边赶,后来在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却无人接听了,大叔心想不妙,果然,等赶到的时候发现手机在地上空响,女孩儿已经摔死了。
“你们这些个孩子啊,就是不听话!你说,这出了事,我这心里也……唉——”大叔的脸上写满了遗憾。
难怪!我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爬山的时候没觉得怎么样,现在歇下来了,才觉得肚子饿得有些受不了。我想跟大叔买块巧克力,可大叔说什么也没要我钱。一块巧克力也许不值几块钱,但能遇到这样的好人却是多少钱也买不来的福气。
下山的时候我们邀请大叔一起,但大叔执意要在山上多留会儿,并目送着我们离开。
黄昏,夕阳,霞光笼罩下的村庄显得格外安详宁静……
别了,沉睡在这儿的苍龙,别了,被苍龙佑护着的善良的村民……
(本来早就应该写完的,但刚好要考试所以就拖到现在了)


D调雨后于 2006-07-17 22:09:09 发表在分类:毫无逻辑
(53791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