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长城
 走遍万里关山,矢志此生无悔 

2003-11-03 Mon

游记:两个人走长城(三)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2003年10月3日 星期五 晴
我们早六点就开始收帐了,正在忙活,有一个羊倌赶着羊群从楼西城墙豁口处翻山过去了,我们少时背着大包出现在山顶上,把他搞的直发愣,他根本没想到楼内会住人,从楼门外过时一眼也没往里看。
今日透晴的天气使我们有机会进行疯狂的穿越,最终直到程山之巅,而且有重大收获,这都与小猫有关,这是个有重大培养潜力的好女孩。
天晴使雾气消散开去,我们惊讶地发现,界岭口西的长城也是敌楼林立,连绵不绝,直上天际,其壮观程度不亚于金山岭之类地方,只可惜敌楼虽众,却已毁去十之七八,如今很少有几座未塌的了。
只有我们营地西边尚存几座好楼,但都中室狭小,这些敌楼的一大特点是都有壁橱,或建于箭窗之间,或建在中室的大拱之下,有的大橱内可蹲人。
这一段也有一个大方台建在城墙之外,并且有一段大体还算完整的障墙。我下障墙时十分小心,台阶早已塌成一片碎砖,小猫却比我还快,直嫌我慢吞吞地在前边碍事。接着下沟底,穿玉米地、爬碎石坡,件件冲在前,叫我感叹自己真的有些“老”了。小猫到底有东北人不怕苦的本色,在我的鼓动之下,发扬连续做战的好传统,一改每天傍晚全无气力的形象,直把我这硬充行家的队长也比了下去。
这一线长城内侧有好几处登城小门,还有两座开向关外的小门。作用应当与董家口的小门一样是为口外守烽火台士兵进出之用,但长城外侧却根本找不见烽火台,由此我又想到了另一个作用,也许有些离经叛道地胡猜,不会见诸于史书,我却相信这种作用一定存在过,那就是守城的军官在收取一定好处或分红后,在这里私放关内外的生意人或有特殊勾当的人员进出,说白了是卖放的孔道,走私的口岸,借机卡油的本钱。
我在一座转弯处已塌成堆的敌楼下,发现半截文字砖,只剩下了“……营秋防造”,这种发现虽不完美,却一下提醒了我,走下去时还要多注意一下这些东西。
小猫知道了何为文字砖,接下去的路上她不再只低头寻找瓷片了,把注意力转移到搜寻文字砖上来。
这里的长城从界岭口过罗汉洞直到程山下边绝大部分都是外部包砖的,内侧包砖的也占很大比重,我们接下来就开始探头探脑地到处张望、找寻,速度大为减缓。
小猫在转过一座东墙破烂的四眼敌楼后,在基部发现一块完好的文字砖:“万历陆年宣府营造”,得到我的确认之后,她如同注入了兴奋剂,欢天喜地的又向前找去,在此楼南墙又找到已风化的只剩“万历”二字的文字砖一块。
之后更是找的起劲,趟荒草,翻砖堆,楼里楼外地一路找过去。
在一堆堆碎砖中又给我找出了多块文字砖,可惜多已风化的无法认清字迹。有半块写了一个大的“左”字,就断掉了,在附近寻到了下半截,却正好把另一个字赶在了裂缝上,还是无法认清,觉得应当是砖窑内的一种编号,如同以前考查文章中曾介绍过的长城砖窑中 “左一”、“左二”的编号。
还有的砖隐隐只能认出“X州”或“X营造”,由于字模浅,制作粗糙和砖的质地不好,基本再未发现如“宣府营造”那么好的文字砖,那个“X州”我觉得像“蔚州”,无法确认,但宣府镇当时下辖蔚州,也在情理之中。
小猫还在草中发现了一块将字刻在砖正面的文字砖,把我又喊回来。一般文字砖多是把字模印在砖的长截面上。此砖半埋于泥土中,也不知这丫头如何发现的,上面小楷字已模糊不清,仔细辩认后大约是“中部八作霍虎造”的字样,很可能是一个烧砖工匠的名字,我从未见过,实在是稀罕之物,砖背面已掉了一角,被我收藏。这一定是当年筑城时,责任已由营级细分到工匠,因此才有了砖上留名的情况,也许是此工匠想随长城万古流芳,私自刻了姓名。
这片城墙上的碎砖全是倒塌的垛口,垛口之毁乃是源于长城脚下人民翻蝎子卖钱的勾当。这一线长城墙体上几乎无一个垛口剩下,城砖大多风化如同蜂窝,倒的太惨了。老乡说当年唐山大地震时,这里的楼子倒了不少。界岭口一线在上个世纪30年代初爆发过激烈的长城抗战,长城的毁坏,小鬼子也是难逃罪责的。
在长城过石碑沟村路口时,墙体被当地人挖断,并用旧砖自己砌了个门洞,这条路向北可直绕向界岭口。此后的楼子大约只有三座未塌,有两座成了羊圈,最高处的楼子直顶在程山崖下,楼子外观尚好,楼下有一小段阶梯状爬山城墙垛口尚在,但箭孔却被人故意地磨成豁口,一点儿旧时的花纹也不见。这时就再也未找到一块瓷片和文字砖。
当正午时分,我们登上这座尚好的敌楼时,发现这里是一座只剩四壁的空壳楼。北墙有上三下四七个箭窗,看结构,当年楼中是架的木柱,铺的木楼板,今天全都不在了,楼西正是程山高挑起的峭壁,早上远眺时还觉远不可及,此时不觉已到了它脚下,向东望去,长城蜿蜒如龙,直向云端。这两日的行程在晴朗的天空下一目了然,东天边的响山如同群山中隆起的一只龙角突兀凶悍,南边的小山和山间平原就显的清秀婉约多了,洋河水库如同大地上镶的一面巨大镜子,在艳阳下闪着银光。
四野全是山,全是无边的大山,小猫说自己一辈子到今天才算看见了这么多的山,这么美的景,她会为之自豪一生的。她累了,上午的活泼劲儿没有了,我却为还没找到《考实》记载的:程山顶,门拱上刻有“人马平安”、“天下太平”的敌楼而不甘心。小猫说:我是走不动了,你去吧,我等你。我背上相机,回头又叮嘱她,在我背包顶部有短刀,你要当心,这才从残石城墙沿悬崖边爬向程山顶。
山顶阳坡原来是一大片毛毯般的草甸子,阴面是九十度斧劈般的断崖,长城沿崖边而向西,城墙全都是石头砌筑。这大片的草地足可以扎上百顶帐篷,在高山之巅有这么宽阔的台地,几乎有些奢侈的叫人不敢相信,真想有机会在这上面扎营赏月、数星,眺望南天边的渤海。
就在这段石城墙中间,夹有一座不高的灰白色敌楼,东门已豁,南门及窗尚好,门拱为暗红色花岗岩雕凿。都到了近前才发现,南门拱是在中部上下竖排刻了四个歪歪扭扭的小字“天下太平”,极是粗糙难看,并非从前见过的“忠义报国”那样的粗壮楷书。
楼内已成羊圈,羊粪厚如地毯一般,东门豁口边儿用碎砖封堵。
在楼的东南角地上扔着另一个刻有“人马平安”四字的红色花岗岩门拱,与南门上的字一样小而粗糙。《考实》上所载为二十年前状况,当时二门皆存,如今东门已塌落下来了,所幸我有缘还能找到。
从此楼再向西,可望见海拔863米的黑龙头山高耸在前,长城由程山向北又向西,拐上黑龙头山顶,彼山与此山间形成一道深谷,在程山一侧的悬崖边果然有一段长约30多米,高约3米的砖障墙。中间开一小门洞,门两侧各有上下两排箭孔,数目18个,与书中记述一致。墙外即为深谷,墙又建于长城内,不知是何用意,能起到什么作用。
从面前的黑龙头山左侧可隐约见到两座楼子,那边已是青山口的方向了,只能以后再去踏访。
小猫一定在等我快些回去,我拍了照片,又沿石城墙往回走,来到程山东边的悬崖处,正看见她从那无顶敌楼西侧的箭窗中伸出头来向山顶张望,我向她招了下手,她急忙把头缩了回去,我站的好高,本想向她展示一下自己敢于鄙视万丈深渊的勇气,这一来多少有点失望。
下到楼内,小猫迎上来给我水喝,她告诉我,当时她见到我站在悬崖边儿上向她挥手,她吓坏了,生怕我一分神会滑落下来,急忙把头缩回来了,我问她一个人在这里怕不怕,她说不怕,说着把短刀放回了我的背包,这一个小时她一直紧紧握着这把刀……
不知不觉我竟走了这么久!
现在已近午后两点,我们必须启动反程计划了,于是扛上背包再打精神,沿长城原路向下走。路线我早已选好,下至石碑沟路口,弃城改走村路,向东北方向下山,绕往界岭口。
这一路上凶险不再,只剩下不停地猛走下去,手杖被扔了,长城也被渐渐扔在远方,背包里的砖头越来越沉,肚子越叫越厉害,觉得能量接济不上,双腿越发无力,脚脖也酸疼的难忍,真有一头栽倒的念头,我们为了按计划在四点赶到界岭口坐汽车,必须狂奔,不能有一丝延误了,小猫始终保持一个飞快的行进速度,使我没有丝毫优势可言,只好咬紧牙关拼命追随其左右。
边走边吃在村边摘的山楂充饥,达到硬挺苦熬的程度,这丫头却不见一点脚软之态,令我即惊异又惭愧,小猫的回答多少给我找回了些颜面:你一直在走,我不是还歇了一个小时吗?
终于在几欲倒毙于路边的惨烈挣扎中来到了柏油公路上,来到了界岭口西月城下,眼巴巴地看着最后一班车绝尘而去,真是两眼发直了……
后记:我们只好打车费了一番周折才回到城市里,我给这丫头又上了最后一课——“驴行后的腐败”。


图片:小猫下楼



小虎于 2003-11-03 18:27:55 发表在分类:长城图片
(48912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