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长城
 走遍万里关山,矢志此生无悔 

2003-11-19 Wed

山西碛口游记(一)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2003年9月9日 星期二 晴
我昨晚从新广武赶到太原,经过连夜参考地图,研究出进军碛口的方略,以下是我去碛口的路线:
在太原火车站外的迎泽大街北侧花1元坐1路公共汽车向西至终点站“下元”,那里路南有一个大的公汽中转站,在这里再花1元乘39路公汽到“太原汽车客运西站”下,这里有直达离石的汽车,依维科37元,约4小时到达。可以选择在离石西郊的“西客站”(一个又小又破的露天汽车站)下,有去碛口的小客或私人小面。如果直接坐到了离石汽车站,则出站再坐1路,1元钱到西客站,转去碛口。
如果中午去太原的汽车客运西站,则下午1点在那里有直达碛口的大客车,晚上到达,第二天早5点由碛口返回太原,每天一个来回。

我这次就是如此行动的,早7点半到了太原汽车客运西站外,正要找个地方买吃的,前面有个去离石的依维科狂喊要发车,我上车一坐就是4个小时,忍着饿挨着挤,就为了早点到碛口。
山西的旅程中有个最大的痛苦就是山西男人都爱吸烟,不停地抽,小小车厢内不多时就一团迷雾,坐长途车就更惨了,几个小时泡在烟里,几乎无法呼吸。这些吸烟的山西男人脸色也像黄土地一样干黄,烟如同煤烟一样浓烈,我是彻底怕了!
一路上只记得路过了孝义、文水、中阳之类地方,毫无特色,还路过了汾阳的杏花村酒厂,这里倒是修建的很气派,如同一座小城镇,有些很华丽的仿古建筑,太原火车站楼顶巨大的汾酒广告上那仿古牌楼就是这里的。这次的路线是进入吕梁山区,我知道山西一边是太行,一边是吕梁,还从未来过这大名鼎鼎的吕梁山。
实际上吕梁山区给我的感觉并不好,就是一些连绵不断的黄土高原,到处是干裂的地表,干黄的台地,稀疏的草木,透出无限干渴。这里的城市也笼罩在黄色尘土中,平凡的让人不想记住它,在车里向外张望了几个小时,还就属太原、清徐一带绿色多一些。离石更是个鬼地方,街上随风飞扬的黄土沙尘和城外无边的黄色土山叫我觉得嗓子眼都要干了,喘不上气来。镇子边的汽车一过,尾巴上就是一条黄龙。
在离石的西站上了一辆私人小面,乘客被蒸包子一样硬塞进去,竟然挤了13个人,不过车出了离石进入山区后,路况还可以,心情也就轻松些了。
在转过一道山口时,向西一望,连天的黄土山丘如同海浪般一波波无尽无休,看颜色又如同掉进了沙漠中,一色土黄,这里没有高耸的山峰,看不见深谷,只是高度相似的土山丘连绵不绝,绵延到天边去。
这种壮阔的黄土高原景色与晋北所见完全不同,好象广阔的永远也走不出去一样,看着这样的景象,只能大吼一嗓子山西梆子才够味!
走的远了才发现其实这些土山之间都有深深的沟壑,就如同山陕老人脸上的皱纹一样,也许正是这干渴的黄土地才雕凿出了老人们沧桑的脸庞,而这种干渴摆在眼前时你才相信,这种状况人力是无法改变的,这就是大自然的气魄!
走了一个多小时,大约下午一点半多,汽车在柏油公路边刚刚能看见黄河的地方向右拐进了一个小镇,我都不敢相信这就是碛口了!
这里看不见想象中连片的旧店老街古宅,新建的二层小楼与瓷砖店面挤满了狭窄的小街两边,只有几所略旧的老店铺夹杂于现代的方块房子中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碛口镇?
我几乎要摊倒了,挨了半日饿,车马劳顿翻山越岭就为了赶到这么个地方来?太可笑了,我失望地走出小镇,越过公路来到黄河滩上。
左边是一条叫“湫水”的浅浅小河向右注入黄河,黄河水面并不宽,夹在两岸的黄土山崖之间,缓缓地向南流去,在一大片礁石隆起的地方泛出层层碎浪,水声大些而已,并不似介绍文章中所说的发出如雷的声响。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同碛”,介绍上曾说:黄河南有壶口,北有碛口,现在看来根本不能同日而语,不过是为了扩大这里知名度的一种宣传罢了。我在海边看惯了潮起潮落,因此并不觉得这里会震撼我,倒是黄河边的片片黄泥滩别有一番情趣。
我坐在黄河边,吃着在离石买的东西,盘算着该如何是好,既然来了,索性看个究竟,我再次进入小镇。记得介绍中说越往镇后走古意越浓,我一路走来,果然有些老铺面,还挂了些介绍性标牌,向游人说明这里当年曾开过什么名字的何种买卖,生意如何、怎样破产或一些佚事。但老铺面并不太多,范围也不大,与山坡上的旧民居交杂在一起。几家老店的门面还粉刷一新,油漆通红,就更破坏气氛,须知要看簇新的古建筑,就不会跑这么远了!
民居以我鲜见的窑洞为主,多为清末遗留,现在仍然住人,破损和改建的状况严重,许多院落大同小异,我穿街过巷不用半小时就转了个遍,刚来的观点略有改变,碛口还是有些东西的,但比起晋南的郭峪、砥洎城等古村落则相差悬殊,无论怎么宣传,小镇其实没有太能吸引我的东西,这里脏的尤其严重,紧靠在镇子边的柏油马路也有些破坏氛围,也许是第一印象不好,先入为主,后来始终没能把我的兴趣再挑起来。
碛口当年繁盛时的老店旧宅遗留到今天已经所剩不多了,村口山腰上的黑龙庙更是翻修的花红柳绿,彩绘的极为粗糙,难怪许多风光片都只拍其背影与黄河,因为正面太难看。碛口如此,我甚至有了明天离开的想法,转念一想,画家吴冠中老先生70高龄时来碛口,连称巨大发现,他还自己爬上西南方的李家山村写生,我明天何不去那里看看,有调查才有发言权吗!
晚上住在老街边一家叫“长兴店”的旅馆里,今天只有我一个人。店主瘦高个子,瘦长脸,长的黑,姓李。在这街边买了3处院子,一处是伙房,一处是普通客房,大炕,但与主人同屋,一人10元。另一处属于高档的,30元一人,幽静的带跨院的院落,有卫生间,但不能方便,因为下水坏了,有水,最好别喝,这里水含氟高,放出来发浑,开水也一股怪味。我带了许多矿泉水。两处都是窑洞,前者外边就是临街的店铺,虽然翻修过,滋味还好,门窗都还糊的纸,里边摆满了碛口风情的摄影作品,还有在这里拍的影视剧照。后者十分干净,内部与城里旅店摆设一样,我图清净,住在这里,晚上两层院门钥匙都要了过来,吱纽纽关闭沉重的木门,光当上了大锁,住进老窑洞里,感觉很棒很爽,好象这一夜我成了住在老宅里的地主,过瘾。
晚饭店主的妻子按我的意思弄了个炒菜和一碗米饭,端上来吓了我一跳,这哪里是碗,简直就是一个小瓷盆子,真是“碗盆分不开”,我根本吃不了!


小虎于 2003-11-19 13:35:01 发表在分类:长城图片
(49115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