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chaohua
 风餐露宿 

2006-06-02 Fri

马道梁-刘斌堡-白河堡-北京北界长城游记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马道梁-刘斌堡-白河堡-北京北界长城游记

   
2003年10月17日到21日,我与任树垠,程一丁二位游览了延庆县马道梁至北京北界的长城.
10月17日晨,三人在德胜门集合,乘坐919路长途大巴到延庆县城,在县城吃早点后,打一辆小面直奔马道梁,汽车驶过平原进入丘陵地带,过刘斌堡后盘山,车在盘山路努到最高处的丫口处,便到了马道梁村.下车后与路边的一位妇女聊天,了解情况,并到她家取水.下柏油路沿向西的土路行约一华里就已经到达城墙了.长城为石头垒砌,北面从营盘延续过来,向南接暴雨顶山.在与土路交汇处有两座敌楼的残迹,很残.我们在此喘息后,沿墙向南边的暴雨顶方向前进.城墙基本塌成碎石圆垄状,脚下石头乱动,走一步退半步,这是最艰苦的时候,包非常沉重,每个人的背上都至少背着十升水!基本到最高点时有一敌楼痕迹,再向前走到最高点时最好的位置上有一残敌楼,只能见到黄土堆和残砖碎瓦,残迹的南侧有用长城碎砖搭成的体积一立方米的小庙,不知供奉的何方神圣.在此小憩.顺墙前行.山脊基本无墙,行不远,长城西转,向下直插沟底,顶住暴雨顶这组高山为止,暴雨顶高而陡峭,无须筑墙,但在山腰的肩部可见墩台的痕迹.老任在后面惊叫,原来他穿的德国产的皮鞋底帮分离,前脚掌露出,已经无法支撑下去了.下到沟底的墙非常陡,我们时而转小路时而上墙,七拐八拐下到底,正好与盘山公路相会.原准备沿山脚走到暴雨顶西侧再上长城,临时决定搭车到刘斌堡买鞋去.截了小面,每人1元即到刘斌堡,老任在供销社选购农用球鞋一双,我们正好在饭馆吃顿饭,面条.饭后再加水,问路出发.走到刘斌堡村北,雄健的暴雨顶在三,四里开外.山呈暗红色,山顶的一组山峰无墙,在最高峰有觇标.有一条公路向上,此路看似正规,但其实并未修到山顶,不可行.暴雨顶一组山的西侧褶皱处有上山的小路.到山脚下的三四里路都在苹果园中穿过,偶有农民收果,上前问之,大拨哄种下的苹果,由于量大,品质一般,三两毛一斤也很难卖,好多农民都不摘了,或卖给作果酱的,真艰难.路边的苹果网球大小,伸手可得,程一丁和老任随手摘了几个大吃,我的牙不耐酸,只能引用毛主席语录:吃人民的苹果是可耻的.走过坡地,见山沟,向里走.正巧从沟里走出一群男女,身背口袋,问之,从山后的林场采蘑菇归来.路无疑走对了.沿沟上行一段后山沟变得极其狭窄,再上,两边山石陡立,中间为碎石溜下的斜坡,正以为艰难的时刻来了,忽见右侧岩石缝有规矩的小路.正路在此也.小路在三四米宽的石缝中曲折上行,虽然全为石头路,但上行的台阶适度,好走.我们后来悟出,这是古人顺势凿出的台阶,长城与刘斌堡之间的防务通道.小道中又碰见采蘑菇人.上行走出小路,已到山上,东望石墙延续约1华里顶住暴雨顶.西望长城上行有一敌楼基座,而平走前方有一片开阔地,有杨树和柔软的高草,是扎营的好地方.晚上在此扎营歇息了.
10月18日晨,吃饭整顿完毕出发,昨晚一丁不知何故生气不与我说话,今早已经平和了.踏上残敌楼照相,南刘斌堡小盆地历历在目,北长城沿馒头山形节节升高.顺着碎石墙奋力向上,中间间或有不成形的墩台遗迹.绕过一面岩壁蹬上了一山顶,上有巨大的墩台,已塌成碎石头堆,我们在此处稍事休息.放眼望去,长城稍向下后又向更高的山峰延伸.在秋天金红色的植被上形成一条白色带子,还要努力.再起身奋斗很长时间,终于到达山顶,放眼北望可见白河堡水库了!山顶上长城为横向,一头在最高端,有碎石墩台,墩台上有觇标,再向前是陡崖,长城的另一端连向山下,城墙两三尺高,山顶地势平坦,其时阳光灿烂,气候舒适,三人宽衣解带,在此用午餐.饭后下行,城墙高约一人,宽约四尺,现状破烂,很不好走.下不远见一残敌楼,剩石条基础一面砖墙和黄土芯,周边散落碎砖.沿墙行走,下多上少,黄昏时分再拔起,到一高地.城墙外侧坡缓,林场种了大量的杉树,这时节杉树大部分呈金黄色,色彩可谓艳丽,每行树之间的台地规范平整.在林中扎营,吃饭睡觉.
10月19日,晨起后继续前进,整体山势和长城开始向下,在下了一段后长城基本在山脊上平稳向北,城墙连贯,但规模不大,一人来高三四尺宽.在中午走到长城一豁口处,有一小路穿过长城,可能是去松树楼村的路,豁口北的城墙上有墩台的黄土芯,墙边高压塔架林立,大煞风景.在此午餐.饭后再走,墙的左侧坡度较缓,下可见茨沟村和白河堡水库,很近.墙的右侧山势极其陡峭,几乎垂直,令人生畏,俯视沟内的几间房屋顶,应为后坑村,村小沟深可能快废弃了.最后长城慢慢降低高度,在白河止.下到河谷的宽阔处,矗立几个大墩台,砖都被剥光了,黄土墩仍甚为高大.找住处,沿公路走,先过白河堡水库的泄水闸,此闸一开,白河水将汹涌而下,在密云县的鹿皮关,也就是现在的黑龙潭汇入密云水库.上坡过管理处见路边有两层的旅店,问价,住进休息.在店里吃晚饭.与店主聊天,店主很开明,本地人,有心开发村里的长城和木化石的旅游项目,老任表示若真有意可在网上宣传一下,相谈甚欢.饭后二楼洗脸洗脚睡觉.
10月20日,晨起吃饭后告别店主上路,按店主的指引拐入一小山沟,沿沟底缓缓上行,行一段后,见左侧山梁上有墙,奋力直上到墙,在墙上回望,我们已经错过了一个长城起落,有点遗憾.此时早晨的阳光开始有劲了,把昨晚的的露水晒起,云雾沿山向上爬,逐渐地露出田地,山脚,山形和长城,很美妙.这段长城也呈碎石堆状,连接基本完整,中间有墩台的基座,但都没有高度了.长城的起伏和转弯都不大,只是在几里开外像白线一样直奔山顶,我们沿墙行走,山地平缓,有时墙边就是庄稼地,比较轻松.在长城接近拔起处,有砖敌楼一座,破到只能看出是砖敌楼的程度.走到山脚,爬到山顶的碎石头墙很陡,沿墙边的之字形小路费力攀登,这段墙在修到接近山顶的陡峭处停止.上得山顶观察,山顶上实际是台地,地势平缓,有很多瘠薄的庄稼地,穿过高草可见废弃的村庄,残墙均在,但木料全无,院内荒草没人,绿树成阴.判断是因为扶贫把人家都迁到交通方便的地方去了.尤其在夏季,绝对是个野游扎营的好地方.前行到一庄稼地边张罗午餐.北望,远处的高山应是北京边界了.西望远处有一山峰大绝壁非常显眼.长城呈碎石带状延续到北山,约10里基本是一上一下.再行约2里多路,长城的右侧有一枝叉沿小山脊向下.经我们判断结果是:河北与北京的划界是以支叉长城下的山沟为界,而长城主干在山上,已经进入河北省境内,最后结束时再交汇到北京界.所以地图上的长城在河北赤城境内划了个圆弧.再者,地图上标在长城边的小村庄基本没有了.走到了长城的最低处有村庄,就几户人家,家家闭户无人,但能看到有人家的院墙由长城砖垒成,留影.绕到村后就是最后一上了.天近黄昏了,我们顺大漫坡上行,曾经遥望的大山就在眼前了,胜利在望,我们把背囊扔在坡上空身突击,在坡地的最高处有一大石头堆,应是最后的墩台了.哪想到了最高处发现台地和高山中间还有一深沟,沟底有约百米石墙撞山而止,天已快黑,下沟几近垂直,莫非最后这一小段就得放弃?心中有些懊丧.我和一丁走到大墩台,就是一个巨大的石头堆.照相.这时程一丁大叫,老任在沟底长城了.我们问明,在灌木丛中有一小路,沿陡而曲折的小路很快下到沟底,走上那段碎石墙上,在昏暗中照相.一丁连称老任找路立了大功!仰望碎石墙顶在了陡立的大山上.这是一组很大的山,长城再出现应在这组山的北侧了.从沟里爬上来天近黑,找背囊还费了点力气.拿包,向下斜行进入庄稼地,在一一人高的土坎下支帐篷、造饭,火光在黑暗中照亮三张幸福的脸.
10月21日,晨,太阳照到帐篷.阳光灿烂,天色极蓝,地里庄稼茬上挂着霜,暖色的土地,紫色的山,真好.早饭后起身返回,一路下坡.背囊也轻了,心情愉快,真是谈笑凯歌还!行约十来里路下到山底公路.沟口的村庄应是纪家窑.等一辆到河北送人的车返回接我们,等了一小时.当时是阳光刺眼,秋风阵阵,好景致.车到后,45元到延庆,其间翻过一座大山就到了延庆县城所在的平地了.下车在汽车站旁边的饭馆吃饺子喝啤酒.饭后乘919返城.到德胜门,回家.办了件大事,爽快!




吕朝华于 2006-06-02 22:27:30 发表在分类:
(49968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