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chaohua
 风餐露宿 

2006-04-23 Sun

河曲偏关长城游记(1)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2001年 9月30日晚上北京站上车奔大同去,由于是7天长假,车厢里挤满了人,我和任树垠同志由于有座位号,得以入座,座位周围站满了人,真幸运啊!半夜发车,10月1日 清晨窗外已经是高原景象了.清晨的交谈中,有两个年轻人从北京回河曲老家,答应于我们同行.7点火车到站后,我们没出站,直接跑上了到陕西去的火车,坐定没一会儿车就开了,在车上补的票,慢车,站站停.过朔州后,火车离开平川进入山地,其时阳光灿烂,天空湛蓝,山为黄土,浑圆不险,植被稀少,土石裸露.偶见山顶有黄土烟墩,令人神往.中午前后,我们在一小站下车,还有几人同下,站外有公路与铁路并行,看来到河曲的人都在此搭汽车.人们在公路边晃荡着,等待长途车的到来.过半小时许,不见车来,心中暗暗着急,同行者安慰我们.约一小时许,中巴来到,人们一拥而上,车内顿满.车内虽拥挤,总算是安心了,车内一北京中年女子,肤色黧黑,健聊.本有厌烦之意,但她主动热情搭讪,我们也就顺便了解些情况.她在河曲插队多年,嫁与当地人了,前若干年回京做事,男人留在河曲,长假回来探望,言谈中有慨叹人生无奈之意.车行若干时下油路,应是向北拐向河曲了,路还未修好,黄土浮尘暴起,车身摇晃.时而经过沟壑的边缘,向下望去,心生恐惧,裆间发紧.又行一程,有人下车,北京女子向车的右边坡上指说,坡上就是旧县,原来县城在此,后挪到黄河边建了新县城,这里就成镇了,她刚参加工作时曾在此当售货员,很熟悉,想必旧县能有旧日遗风?可惜没机会上去看看了.车再前行,地势变得开阔了,左侧看见黄河了,心中狂喜啊,汽车沿黄河行驶,心中愉悦,车的左侧山上出现了黄土的墩台和城墙,心中又是狂喜啊,我们来了!从地图上看,外长城是山西内蒙的边界,西至山西偏关老牛湾后,南转以黄河为界,长城在偏关河曲两县的黄河东岸筑城,在河曲县县城南胯过黄河,进入陕西.
  下车后找一小宾馆25元安顿下,在县城游转.河曲县城紧邻黄河,黄河在此拐了个弯,河曲县城地势平坦,而河对岸为内蒙地界.县城只有一条宽阔的马路,两边的建筑物不高,是个经济不发达的地方.沿马路向西顶到尽头即为黄河,黄河水为蓝绿,感觉陌生,是因上游建有万家寨水利工程,泥沙已在水库中沉淀了.河边的广场上有两座古代建筑,一座背对黄河,另一座面向黄河,均为祭祀黄河保平安之用,建筑古朴而讲究,有看头.内供龙王.向北望去有一敌楼,我们行至敌楼下观望,此楼为镇河楼,保存非常完好,楼体高大,正面一门两窗,门窗位置较高,需拾砖台阶而上,门上有匾额,匾牌上有砖雕花檐,甚讲究.敌楼的二层建筑也有几间房子,只可惜看敌楼的和尚不在,无法进入,从门缝看楼内已装饰成佛堂样了,不过有和尚使用也不至于再遭破坏了.我们又沿黄河边行走,黄河水还算丰沛,静静的流淌,河曲的岸边有人们辛勤经营的菜地,由于不缺水,农作物都很茂盛.在河滩地里,遇一老汉,席地而坐与其攀谈,他指河对岸高原一沟壑说,沟壑的左侧为陕西,沟壑的右侧为内蒙,此地即为三省交界出.老汉对现在的生活还算满意,就是不会饿肚儿了,吃喝不太发愁.遥想他年轻时,在黄河当过纤夫,船要从此一直拉到内蒙包头和宁夏银川,那是怎样受过来的,我也难以想像干瘦的双腿双肩,怎样使笨重的木船逆流通过黄河高耸的岩壁和狭窄的河滩.到宁夏去,一趟就是几个月.现在看几十年前的运输方式,恍如隔世啊.县城一次要道路上有一古代木牌楼,山西特点强烈,无漆,上重下轻,上部纷繁复杂,勾心斗角很有看头,牌楼壮年已过,正在走向衰败,站立在荒凉的街头,在中国它绝对是有价值的,但在此地因忽视而很快消亡的可能性极大.晚上回旅馆,10月1日正好是阴历8月15,我和老任也奢侈一把,在楼下的饭店里要了过油肉和一锅炖羊肉,推杯换盏很是愉快.一夜无话.


吕朝华于 2006-04-23 14:19:13 发表在分类:
(54365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