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雪庐
 积雪庐 

2013-08-09 Fri

同蔡老师登墙子路南山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一声清脆的鸡鸣把我从睡梦中拽了回来,我揉了揉眼睛,只见窗棂外映进一片灰白色。我怕惊醒睡在旁边的蔡老师,躺着没敢动。

过了约摸一袋烟的工夫,鸡叫的声音由一只变成了一群在啼叫,独唱变成了大合唱,仔细听还有领唱和伴唱,此起彼伏。院子里的鸭子也伸着长脖瞪着小圆眼睛在圈里呷呷呷地跟着起哄,就象是在给那合唱配低音合声。
蔡老师从炕上坐了起来,其实我早躺不住了,赶紧跟着坐了起来。“早着呢,多睡会儿吧。”蔡老师轻声对我说。“睡不着了,我有早起的习惯,每天都如此,只是在城里听不到鸡叫声。”我对蔡老师说道。“那就一块起来吧。”“好!”

俗话说早起早睡身体好,中华民族有闻鸡起舞的习俗,朱子治家格言里就有“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既昏便息、关锁门户”的语录。 穿衣下炕、走进堂屋,这里还很黑。摸索着往门口迈步,哗啦一声,灶台边的地上放着昨晚做饭时烧剩下的棒秸被我踢了一脚。来到门前,伸手拨开木门栓,吱呀一声,外面的晨光争先恐后的涌了进来,堂屋一下亮了起来。

站在院子里,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清新凉爽的空气,好一个天然大氧吧!昨晚进村时正下着雷阵雨,雨水洗刷了空气,也使小山村变得更加姣美,四周围的远山呈现出黛色,东边天空飘着几块青色的云朵,老阳儿这时还躲在山背后。

几年来,受成老师的影响,我突然意识到今天早晨没准能出好片子,于是我迅速而又轻手轻脚地跑回屋里背起摄影包。蔡老师问我去哪儿,我说去南山拍照。“我们一起去吧。”您行吗?我心里想,老人毕竟八十二岁的高龄了。蔡老师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家乡的山路我比你熟悉,不比你慢的。我现在还能挑水呢,体力也没问题。”于是我俩一前一后踏着被雨水刚冲刷过的街道向村南走去。

小站的朋友们在春天种植的那片柳树林在清水河边迎着晨曦己泛出了一片稚嫩的新绿。四周围很静谧,只有清水河的流水沿着河沟弯来绕去唱着山歌向西哗啦啦的流淌着。过小桥往南穿过公路开始上山,山路旁的草上结着很重的露水,没走几步就打湿了我们的鞋和裤脚。我顺手折了根蒿子枝边拍打着草上的露水边往前走,大约有二十分钟,我们登上了山顶,鞋和裤脚还是湿透了。
山顶上有一个大方墩子,蔡老师说这里原来是一座非常高大的空心敌楼,这座敌楼的对面、也就是村北面的仓库北山上也有一座敌楼,这两座敌楼一南一北拱卫着墙子路城,与东面的长城和关上城堡形成了前后呼应的倚角之势。如今这两座敌楼只剩下了两座大土台子,周围散落着石块和碎砖烂瓦,原来的墙子路城也演变成了现在的墙子路村。

我们站在大方墩台子的顶上,静静的等待着老阳儿露脸儿,这时,在我们身后一棵茂密的核桃树上忽然传出了一声清脆的鸟鸣:“光棍儿好苦!”听说这种鸟叫“布谷鸟”,我没研究过鸟类,也说不准。长期在城市中生活,每天看到的鸟也就是成群的麻雀。鸟的叫声离我们只有五六米远,蔡老师也孩童般地学起了鸟叫,树上的鸟叫得更欢了。蔡老师对我说:“鸟也是有语言的,我们人类也能与它们对话,要看你的悟性。”

又过了十多分钟,东边山头上的那几块云团变得多起来,老阳儿虽然爬到了山头上边,但又被那几块云团遮掩住了。我的心马上悬了起来,是不是今天要白来一回。虽然心里是这么想,但我还仍然端着相机站在那里期盼着。机会终于来了,老阳儿突然从云缝里挤了出来,眼前美丽的大自然景色在瞬间发生着千变万化,我频频按动相机快门,青龙山早霞、锥峰山、晨光掩映下的墙子路全景转眼之间全部收到了我的相机里。只有三四分钟的工夫,老阳儿又缩到云层后面去了。蔡老师高兴地说:“上天安排的真好,就给我们这么一点时间,总算没白来。”

这时天己大亮,村子里升腾起一缕缕炊烟,一群群的鸟儿在山坡上飞来飞去欢快地歌唱着,伴着这鸟语花香的绚丽景色,我们踏上了回村的下山路。
写于2003年6月20日


积雪庐于 2013-08-09 21:38:28 发表在分类:蔡老师
(39039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