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丽亚的博客
 阅读在五月 

2004-06-01 Tue

策展人手记(一)——Emi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一不留神串了行,被冠名为摄影策展人。其实,我乃非摄影人也。

  2002年平遥之秋,我携五位女摄影师图片(王小慧、巴荒、Emi、红杏、娟子)趟进策展这条河。Emi与我先行一步,随后我俩“同居”(Emi语)在平遥客栈,亲密接触让Emi的音容笑貌、品行秉性无限放大。大展前夜,我杞人忧天:平遥古老的上空是否会有一颗怪异的奇石堕落?当我俩精疲力竭挂上最后一幅图片,土地爷前,我神情严肃地跟Emi说:明日起会有上至中央下至地方的大大小小媒体与你对话恳谈,会有许许多多的摄影家与你握手交流,切记不要口无遮拦。大展开幕,幽静的土地祠躁动不安,五位女摄影师被各路媒体“围追堵截”,尤其是Emi及她的身体照片,成为众多摄影爱好者的“创作素材”,媒体一路访谈过去,巴荒的凝重、红杏的宁静、娟子的理性、王小慧的温存在镜头前表现得淋漓尽致,最后却在Emi那里搁浅。她全然没有按主持人的导向前进,如谈些对市俗的挑战、对艺术的追求诸如此类的话,只听见从她的嘴里接而连三蹦出做爱、性高潮这类让平遥人民害怕的字眼。一旁静观的我手心出汗,主持人的光头上豆大的汗珠滚动。

  平遥几日,Emi像个古怪的幽灵穿行在这座古城,夜深人静,她潜回窑洞,一脸真诚地向我讨教:沙飞是谁?曾璜是谁?高波是谁?韓子善是谁?……这些高悬在平遥摄影节上空的摄影大师她竟一无所知,无奈我只好睡眼朦胧以我浅薄的摄影知识对她诲人不倦。

  大展落幕,余波未平,对五位女摄影师的评介常散见各处,一日,将报载的一段话转述Emi:自由摄影师Emi以前从未来过平遥,可这次一来就有一种以曾相识的感觉,她说平遥是一块都市净土、艺术创作的盆地。话毕,我俩笑瘫在电话线两端。唉,即便是严刑拷打也未必能让Emi口中吐出这等言语。平遥之后的Emi,除生育和饮食两类媒体没碰过她,她被摄影、服装、时尚、健康等诸多媒体追踪着……

  2004平遥之秋,又是一个摄影季节,我将重返土地祠,闲暇时我会钻进一家客栈,慵倚临街雕窗,看摄影家遍地走。

  我知,Emi不会再来,她说平遥她已玩过一把,Emi,你现在何处玩,我想你。

  马丽亚 发表于《摄影之友》2004年6期


圣母于 2004-06-01 00:00:00 发表在分类:风马牛(非摄影的杂谈)
(50647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