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哈尔荒火
 旷野上野兔和宿鸟都被惊起,苍狼远远地蹲在一块孤石之上,闪着惊惶失措的绿幽幽的光。我在莽莽的草地上走着。你会来吗? 

2006-02-04 Sat

胡 明: 长城造就了张家口(4)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互市”发展了张家口

长城把蒙、汉阻隔,“互市”将南北融合,是长城给张家口造成了发展机遇。
明正德以来,边政已经败坏至极。方逢时慨叹道:“正德以来,边备废弛。嘉靖之末,柄臣贪冒,将士离心,文武解体,北人跳梁,边境骚然,生灵暴骨。加以诸逆内叛外勾,攻城破邑,覆军杀将,无岁无之”(39)。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十二月至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五月,翁万达任宣、大、山西总督期间采取的修筑宣、大、山西地区长城,整顿军政,改良军器,同时对俺答部落示以羁縻等方略,得到朝中张居正等人支持。到隆庆年间,不仅宣、大长城全部修复,沿边烽台、戍堡包砖加固,同时整顿军政、改良武器,极大的提高了长城整体军事防御能力。加之对俺答部的羁縻等策略,迫使俺答不得不放弃武力胁迫、掠夺的策略,积极向明廷谋求和平互市,这就给张家口的发展带来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
一、互市开启的艰难历程。
张家口的互市应该从“庚戌之变”谈起。北元蒙古自达延汗以后社会内部相对稳定,社会生产有了较大发展,各部首领都积累了相当数量的财富,使蒙古首领们同邻近地区进行和平互市的欲望日益迫切,宣、大地区是俺答部最理想的互市对象。而明朝政府对"土木之战"中遭到惨败仍然心有余悸,对蒙古一直采取极为保守的政策,经济方面实行严格的封锁。这样,一方要求开放市场,互市贸易;另一方则防守长城,闭关封锁,拒绝贸易往来。这就导致了双方的矛盾不断升级,始以兵戎相见。
蒙古多次派人到明廷谋求互市,明朝不但拒绝了蒙古的互市要求,而且杀害了全部蒙古使臣,并以朝廷的名义宣布重金悬购俺答等人的首级。嘉靖二十八年(公元1549年),俺答攻到宣府城下,派兵将一封类似最后通牒的信射入明朝兵营。信中威胁说,若明朝仍然顽固拒绝互市,蒙古就将挥师南下,兵临北京抢掠。明廷仍视此为"诡言"拒不理睬。此时己调入朝廷的翁万达建议接受蒙古的要求,对蒙古实行羁縻政策。但明廷拒不采纳他的建议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夏六月,俺答兵数万骑入大同境,派精兵设伏于沟壑之中,而以老弱百骑往来为饵。总兵张达轻敌,中伏被杀。副帅林椿营救张达,亦死”。“虏既得二将首,遂引兵去,意叵测”。接张达任总兵者为仇鸾。八月,俺答引兵入寇独石边外,壁金字河,“鸾遣其党时义,贿俺答以金,曰:请释憾于敝镇,而东偿之。虏乃东之”。“俺答骑兵遂由密云转掠怀柔、顺义,八月十七日至通州,分兵肆掠。”该年是庚戌年,因此史称《庚戌之变》。俺答兵临京城的目的依然是要求互市,《庚戌之变》次年五月,“宣府设马市于新开口堡,虏酋把都儿、辛爱、伯要卜朗台吉、委兀儿慎台吉凡五部入市,共易马2000余匹”(40)。嘉靖三十年(1551年)七月初,俺答派脱脱出使明朝提出“富虏能以马易缯,贫者唯有牛羊而已。我胡中,富者常什二三,它皆贫。请易菽粟”,而朝中官员却迂腐地认为:“虏故不粒食,此不过欲得我粟,以食我捕逃,我复资粟,彼益不内思矣”(41)。嘉靖皇帝拒绝了脱脱的请求。既然和平互市无法满足一般牧民生活物资需求,俺答部落又复归以战争方式掠取物资。蒙古部落“欲以牛羊易谷豆者候命不得,遂分散为盗无虚日。十一月间大入边三次,抢掳人畜甚众”(42)。边吏责问俺答,俺答谩应曰:“诸贫虏无从得食,禁不能止,如中国法虽严,民间岂尽无寇窃耶?我能自不入犯,不能禁部下之不盗也”(43)。朝议于是将俺答的背信入犯归咎于马市之不足恃,遂于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九月,下诏罢各边马市,明令“复言开马市者斩”(44)。明朝闭绝互市之门后,明蒙双方关系复又回到战争状态。
新开口闭关后,边塞又经过了二十年的战火硝烟,终于迎来了又一次和平互市机遇。就在俺答连年征战、自然灾害、明边封锁极度困难时,明廷大刀阔斧的展开了“外示羁縻、内修守备”边防新政。隆庆四年(1570年)秋九月十三日发生的“把汉那吉事件”,创选了双方和谈良机。由于时任巡抚的方逢时、总督王崇古的努力操作;唯“(高)拱与(张)居正力主之”。明穆宗完全信任内阁的决定,“其制虏机宜,令崇古等悉如原奏尽心处置,务求至当”。王崇古、方逢时以军事防备为坚强后盾,派遣熟悉对方情况和语言的鲍崇德为谈判使者。隆庆五年 (1571年)五月,终于完成了开数十年太平局面的“隆庆和议”。
隆庆和议确定封俺答为顺义王,分别授予俺答属下以都督、指挥等官职,并约期开设明蒙间的互市。到万历年间互市场所发展到十一处:“在大同者三,曰得胜口、曰新平、曰守口;在宣府者一,曰张家口;在山西者一,曰水泉营;在延绥者一,曰红山寺堡;在宁夏者三,曰清水营、曰中卫、曰平虏卫;在甘肃者二,曰洪水扁都口、曰高沟寨”(45)。
二、“互市”使戍堡发展成商贸巨镇。
“隆庆和议”决定开互市“在宣府者一,曰张家口”,为什么不在上次开市的新开口?上次开市失败后,给明廷留下深刻印像:马市开辟之时,“拥兵压境,恃强求市,以武段驽罢,索我数倍之利”,甚至“市易未终,遂行抢掠”(46)。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之一,就是把市址选在了交通要道;场地开阔;易于用兵的地方。选择在张家口今日之大境门外,对互市双方都有利:宣府北邻的蒙古地,即今日锡林郭勒大草原是蒙民相对集中、水草丰盛、牧业兴旺的地区。张家口距这—地区距离最近,且下坝后入山区,沿途水草丰盛,便于马、牛、羊群的管理和运送。因此,很受蒙古人的欢迎;下坝后至大境门是近百里的深山峡谷,随处可见一夫当关、万夫莫入的险要之地,易于方守,不利用兵,特殊的地理环境迫使蒙古人规规矩矩的赶着牲口入市,对明廷边界相对安全。同时,明廷进一步加强了长城的建设和防务,调原两广总督谭纶和福建总兵戚继光先后到北方,加强了长城防御体系的稳定性。因此,自“隆庆议和”后,蒙古基本未大举南下攻明,互市稳定发展,张家口出现了空前的繁荣景象。
宣府张家口互市由于地方官员的重视及精心的安排,得到贸易双方的信任、使他们都有安全感。所以,参加贸易的双方很快突破边疆范围,向内地纵深发展。蒙古方面不只有俺答统率下的漠南蒙古右翼诸部,己发展到蒙古高原上的各个部落。有的甚至远从漠北、漠西赶来贸易。俺答诸部每年都以数万匹马以及更多的牛、羊、驴等牲畜和大量的皮毛、鬃尾等畜产品与内地货物进行交易。塞北的大量畜产品通过互市渠道,进入长城以内,直到江南地区,改变了江南人民的日常服饰穿着,提高了内地生活水平。内地参加边贸的人员也遍布大江南北。除官方马市外,民市中交换的商品种类特别丰富,其中生活必需品和生产资料占主要地位,也有一部分满足蒙古贵族所需之奢侈消费品。汉人的段绸、布绢、棉花、针线索、改机、梳篦、米盐、糖果、梭布、水獭皮、羊皮盒等都进入了市场。
在明、蒙互市中,张家口互市处于领军地位,是明、蒙马市贸易中一个突出的亮点。黄丽生女士对宣府、大同、山西三镇马市交易量的分析说:“盖三镇之中,宣化交易量增长幅度最大,到万历二年(1574)时,已超过了山西、大同二镇的总和”(47)。万历六年(1578),明巡按直隶御史黄应坤惊呼:“以宣镇之大数言之,方互市之初,虏马不及二千匹。今岁已市者三万五六千已,迨及岁终当不下四万。每岁辄增数千匹,夫马以数千计则银以数万计,非小小增益也,且今岁增矣,明岁又增,明岁增矣,又明岁又增,其在于今视始市,不啻二十倍而犹未可以为限也。后将何所底极哉!”(49)。交易量之大,简直把个黄巡按吓傻了。从以下几张马市官方交易报表中,也足以看出张家口互市的繁华景象:
王崇古所报市马数(隆庆五年九月) :参于互市的昆都力哈、永邵卜、大成部。
宣府镇(张家口堡)六月十三日~二十六日:
官市: 马 1,993 15,277两
私市: 马骡牛羊 9,000 抚赏费800两
王崇古所列私市交易量只是近似值,据日本学者小野和子考证,这一年私市交易总量为马骡牛羊总24,217匹,为官市交易三倍以上。相应地,私市交易额也应在官市交易总额56,475两的三倍左右。即便除去不确定因素造成的价格损失量,官市和私市贸易总量应该超过十五万两。
到万历初年,“诸酋感德日深,赶市日众,市马日多”。兹据方逢时疏报列市马数额递增表如下:
方逢时所报市马数(万历二年):
宣府(张家口)大同(得胜堡、新平堡)山西(水泉营)合计
隆庆五年: 1,993 2,096 2,941 7,030
隆庆六年: 902 4,565 2,378 7,845
万历元年: 7,810 7,505 3,788 19,103
万历二年: 14,500余 7,670余 5,000余 27,171余
开市以来四年间,仅官市市马总额就增长近四倍,而且,增长之势持续不减。方逢时等人根据万历二年以来的市马数额,申报万历三年市马总额,列表如下:
方逢时所拟市马数(万历三年)
场所: 宣府 大同 山西 合计
数量: 18,000 10,000 6,000 34,000
价银(两):120,000 70,000 40,000 230,000
以上数据仅显示官市市马交易量,不包括民市和私市。(49)
张家口臣民们不忘对互市的开启与发展做出贡献的人,在“来远堡”内建了一座“娘娘庙”,庙内供奉的是“忠顺夫人”。忠顺夫人即“三娘子”。三娘子(1550年—1612年),系卫拉特蒙古奇喇古特部落首领哲恒阿哈之女,她本名叫钟金,又被称为“克兔哈屯”、“钟金哈屯”、“也儿克哈屯”等(“哈屯”:即夫人)。是被明朝封为顺义王的蒙古右翼土默特部首领俺答汗(阿拉坦汗)的王妃。她有着非凡的美貌,且性格豪爽,擅长歌舞骑射,是明代蒙古的一位杰出女首领,具有卓越的政治远见和军事指挥才能。三娘子在“隆庆和议”的形成及之后的明蒙和平关系的维续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特别是从“隆庆”开始,通过五年的努力,协助俺答汗与明朝建立了互市关系,积极的维护了与明朝的友好和贡市关系,使得蒙汉人民可以自由贸易。她和俺答曾亲临张家口互市场所,与蒙、汉人民同饮同食,常常出现“醉饱沤歌,婆娑忘返”的情景。三娘子喜爱用中原物资,平日爱穿大红彩缎妆狮子汉服,万历十九年,三娘子写信给曾任宣、大、山西总督,后升任兵部尚书的郑洛,直率地拜托郑洛为她购买一些日用物品:“今备丝银十两,万望老大人神力转买梭布八十疋、茶八篦、白绫汗巾五十方、硼砂二两、硫磺焰硝四两、小沙锅十个、凉扇十柄、书柬纸一百张。若肯赐发,我世代不敢有忘”(50)。时人穆文熙(有的说是吴震元,有待考证)记述三娘子:“少小胡姬学汉妆,满身貂锦压明璫;金鞭娇踏桃花马,共逐单于入市场”。三娘子对张家口互市的关注,使“胡汉杂蹂,无复畦畛”,促进了蒙汉人民之间超越地域、语言、习俗等民族界限的文化交融,促进了张家口城市的迅速发展与壮大。三娘子在张家口的影响源远流长,直到本世纪八十年代,由张家口市作家井少云先生创作、《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了长篇小说《三娘子传奇》。
是长城把明蒙双边贸易聚集到张家口,在明蒙双方上层人士重视与关注下的张家口互市,像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了内外各地商人自发地云集到边疆,掀起了边疆经济高涨局面。在边贸高涨时期的最大受益者─张家口,由军事重镇发展成了商业城市。





察哈尔于 2006-02-04 14:24:12 发表在分类:大好河山
(49752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