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过
 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野鸽子飞过天空 

2010-03-14 Sun

双城流水记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1.



飞机倾斜,开始降落

从窗口望去,雾气中的大地被纵横的道路分割成无数的方格,就像俯瞰所有的城市那样

每座大都市都浑然相似,但又有着全然不同的H点,也许正是其中的某个小小细节

让你对它别有情愫,看也看不够,来也来不够

摘掉沾染着北方凛冽气息的厚厚围巾,机身震动,耳膜轰鸣,机舱喇叭里放出送客乐曲

我又一次降落到了这里——杭州



2.



就像说爱一个人就要抓住他的胃,城市也是这样

你所爱的城市中,一定存在让你魂牵梦系的美食

下了飞机,我和庄老两头女人就立刻奔向了凯越酒店后身的脏饭馆儿——天天旺

我们走进饭馆,饭馆如山谷回音,沈宏非他刚离去刚离去刚离去

是的,原本和沈老大相约的在这里的午饭因飞机晚点给耽误了,但可以相像,那个胖子刚刚就坐在某张桌子旁,满足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狼藉的盘碗中也许还有尖椒东坡肉和梭子蟹笋干番茄煲的残骸

沈老大也是脏饭馆的爱好者,那些味美价廉的苍蝇小馆,简直就是本地食文化以及对当地认知的一种体现。他每每来到北京,都要向庄老要求,去吃脏饭馆,而庄老也必定询问,你要吃多脏的?



与这些脏饭馆同样受我们欢迎的是一些味美的本地文艺青年装逼馆子

这些饭馆的共同点是,有小怀旧的情调,饭菜可口,人满为患,比如江南驿以及这次新开发的7080庭院餐厅

江南驿曾是本地名媛姚姚小姐的每日打卡地,生老病死恨不能扎在那里,而最近,她移情连续N天前往7080就餐,老板见到她招呼,您又来辣,一个又字,道尽了文艺姚姚贱滴滴的生性



忘记是谁说过的了,人可以分为一起吃过饭的,和没一起吃过饭的

一天虽然只有三餐,但我们在仅有的一天半里,汉同杭州本地人士,吃遍了杭州的天天旺、7080、灶丰年间、抱青会馆、百都,以及去过了装逼茶楼同一号和茶人村

很明显,一起吃饭,是让生人变成熟人最便捷有力的途径。在饭桌和茶桌上,我们见到了从未谋面却熟得不行的花花,如北方妞般豪放的她在电话里热情召唤同样没有见过面的陆作家,陆作家放下电话便扛上钱包,马不停蹄地登上出租车,在不大的杭州城区里里外外绕了八圈冤枉路,历尽波折地奔来为我们买单



我们是在同一号茶楼汇合的。这里真是个装逼的好地方,上千饼普洱散发着优雅茶香

坐定篱笆围成的茶座后,马上会有服务员在客人脚旁生上一只石头火盆

彤红的炭火在南方的冬夜显得弥足珍贵

喝一口紫砂杯中的滚茶,换一个舒服的姿势,各界八卦便犹如泉涌



像陆作家这样好脾气的人真的不多了

他个子不高,面相和声音均稚嫩,戴一副文艺青年混社会必备的黑边眼镜,写过虹猫蓝兔以及很多在机场非常畅销的书籍。作为在场的唯一男士,他必定受尽挤兑,但他戒骄戒躁,买尽千单,无怨无悔

插不进话时,他便在一旁边默默地玩弄纸巾和火盆,险些拉响消防警报



3.



头次见面的花花在第二天就把她的座骑借给了我们。从杨公堤到龙井村,从六和塔到中国美院象山校区,一路上,车窗两旁急急向后退去的是高大茂密的树木和幽深的灌丛,我理想中的城市正是这样——

空气湿润,有浓浓的树荫,有可以让人慢慢行走的街道



十二月的西湖竟是如此美景,湖岸边错落的树木植物变幻出斑斓的色彩

那些将要凋谢的花朵和干枯的枝柯有着一种慑人的迟暮之美,白色的墙壁上爬满了肆意生长的植物

而它们随意伸展出的万千姿态,可以放进任何一幅画作,供人赞叹

湖水愈发丰盈,水中斑驳的倒影让那些过分浓烈的颜色变得柔和

等我们都老了,来这里租房养老吧,在电话里我和大叔说

就像那些炒着茶叶的男人,熏着板鸭的农妇



天色一点一点黯淡,当我们的车驶回城区时,万千的灯火如约而至

红色的尾灯和迎面白色刺眼的大灯如首尾相连的怪龙,瞬间吞噬了这座刚刚还柔眉秀眼儿的南方城市

我们彻底迷失了方向,在一个又一个左转直行红灯绿灯间迷惑



正在这时,手机里接到了宁波的shen发来的短信:

Schedule:12/4,驾驶员会在11:00am之前抵杭州你们住的酒店等候,直接在宁波绕城高速去奉化溪口雪窦寺,之后一小时返回宁波市区,入住万豪酒店,晚饭安排在酒店附近的潮涌轩……


4.



shen是这样一种人,你无论把他放在纽约或巴黎,还是北京的南锣、簋街或前门23号,他都能和周围融为一体,却唯独走在宁波的街上,完全不像一头本地货

他留着半长的头发,酷似还没老掉之前的刘松仁,穿一件深蓝色屌(DIOR)外套,黑色的T恤长出外衣,露出一截衣边

shen每口气都要干掉一杯酒,迅速浇灭着明显的紧张

一时间,红酒灰飞烟灭



四年前,也是这样的冬夜,也是这样的酒桌,同样三人,对饮。不同的是,那一次我们都醉成了一滩,各怀心事。而这次,迅速进入状态的只有shen。作为庄老的首席闺蜜,我是仅有的旁观者。我们看着他推杯换盏到利落买单,然后把我们带到姚江会,按住殷勤迎来招呼他的妈咪,对她说,你今天什么也别和我说,除了买单,你不要说话。然后看着他点歌、唱歌,像大师兄一样地活波。然后继续干杯,消灭着杯中不断加满的新酒。

他对庄老说,你还戴着我送你的这块手表,十年了

是的,十年了。庄老说



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相约一起庆祝十年的相识,更不知道如同亲人般的情感,是否是十年间可修炼而成的。夜深了,带着浓浓醉意的shen送我们回酒店,漫长的道别,shen说,我必须得走了,然后伸手抓起装电视遥控器的皮夹子,目光随即四下搜寻,庄老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截获shen漂移的眼神,一把夺去皮夹,怎么着,您是还打算买单呢吗?!



5.



餐厅的落地窗外,是清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姚江

黄色的水流一半已近干涸,而另一半,仍有船只航行。奉化江和姚江汇合成甬江流入东海,延绵交织的河流,让这个繁华而虚无的城市充满了某种未知的期待

只有我和庄老两人在吃早餐,这间行政楼层的西餐厅里,空旷的只有一室散落的光斑

我小口喝着冰凉的果汁,庄老望着窗外,想起昨晚的种种,不禁笑出声来



宁波和杭州车程不过两个多小时,但从城市的氛围到天气,却全然不同

这里有小城的街道和建筑,有河流和港口,有古老的庭院寺庙和藏书阁

但这里并不宁静,四处弥漫着的都是隐隐的躁动

这里有比北京上海更多的豪华轿车,而本地人的衣着打扮又远远迟缓于那些城市

这里不乏消费昂贵的饭馆儿,但传说中的宁波四小脏饭馆儿到底在哪,却没有人知道



从月湖公园走到天一阁再走到老外滩,在星巴克临江的座椅上

我和庄老各自喝掉了一杯热热的咖啡,闷头玩了会儿手机,看无数对儿男女摆着POSE拍婚纱照,冬日的阳光暖暖地洒在身上又静静的移开,庄老买了一只写着巨大汉语拼音ning bo字样的马克杯

这里,是她最具情愫的城市



6.



下午三点,shen的司机将黑色的豪华奔驰停好等候,他帮我们退好房间,将行李摆放在后备箱中

后备箱里的四箱宁波野生大闸蟹正在咔咔地挠着纸箱,准备着跟随我们一起搭晚上的航班飞回北京

shen的安排极尽奢华,殷勤而周到,他是以他的方式在表达

机场,他又打来电话,悉心询问一切是否妥当,庄老接电话的表情温柔,最后,她把电话递给我,shen俨然早已度过了那个醉酒的夜晚,他提了提声调,职业地说,很高兴你们能来,祝你们一路平安!














冰老于 2010-03-14 11:01:20 发表在分类:瞎走
(48064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