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首页 :: 发新帖 :: 刷新 :: 小站首页 :: 登陆/注册

赤城,宣化长城行

[关闭] [回复] [编辑] [删除] [管理] [表状]


老普 2000年2月29日发于长城论坛   一切是由那个询问雕鄂堡、龙关现状的贴子引起的,最先回贴的刀子明知雕鄂以西是夯土结构的残破城墙,但还是表示要去看看。接着是ansel、火箭、小范,一部车的乘员定额很快满了,格格巫加入使车队成员倍增。多少有点措手不及,因为我们的目的地虽不能说是未知世界,但毕竟生疏。有限的资料和经历告诉我们,那里是黄土连绵的山丘,长城残破不全,加上冬季寒朔的北风,没有司马、箭扣的巍峨,没有乌龙的楼群,但11位长城儿女毅然行动,哀兵出击,透着点“悲壮”。   2月26日晨6时45分,携笨笨发“三字经”贴:“早晨好,回来见”,告别熟睡的CF。身上背背包,肩上扛笨笨,怀抱盛炉子食品的大纸箱,开电梯的阿姨见怪不怪。7时整,“点火”,虽然彼时车上只有老普和苯笨,依然威武如将军,自我下达指令,小里程表指在019公里。路上除第一站接双鱼稍有差迟外,基本顺利。8时按原计划,两车在高速取齐。小站首发车队,犹如白色箭头,绿色箭体组成的火箭,划过清晨的宁静,向北奔驰。   路过龙泉峪,公路边的长城很低,是黄花城,西水峪长城的延伸。不过真正的龙泉峪村要脱离公路,走一段高低不平的山区土路才能到达。爬海拔1100米的白河堡是对车队的第一次小考验,在一个急弯,险与一辆跨内线逆行的白色军车相撞,幸亏事先鸣笛。过白河堡进入河北,在一个岔道,老普按路牌的赤城方向向西领错路,跑了10几公里才被纠正。返回岔道向北不久进入土路,前导捷达停车,原来右侧(东)已经发现第一个楼子。与大多数外型成立方体的楼子不同,这座楼子为方锥形,基座宽大,上部缩小,像一只倒置的“斗”,老普称其倒斗楼。经过简短讨论决定返程再拜访倒斗楼,继续前行至第一目的地――下伸地。镇虏楼在古堡西偏南的小山上,南北向两眼,东向三眼,外部基本完好,但内部楼梯拱顶已经塌落。楼内有不少“现代砖刻”,没想到这样一座远离繁华地域的孤楼仍然吸引众多游人。下楼从缺口进入古堡,这里土质粘,不少老乡顺自然地势挖洞储存自家物品。与一位在“自留洞”边干活的老农搭话,他不算健谈,但很质朴,愿意满足外乡人的探访欲,讲述他所知道的乡土风情。据他说,到抗日时期古堡还算完好,八路军在这一代活动,一次被日军包围,八路军白天据守,夜间顺利突围。关于长城他说山的东边还有三个楼子,从南边的老虎坑村可以过去。   探古堡,观戏台,大家访兴正浓,吾睡,爱晨联系好了中午饭局――在一所驾着卫星接收天线的农家。男人们好像外出了,看到妞妞,女孩名字的男孩,妞妞的母亲和奶奶。妞妞对苯笨很着迷,想去摸它,却又怯手怯脚。老普把苯笨放窗台上,让妞妞可以接近它,CFISH趁机农家采风。农家让出西房,好大一张炕,众人虽然腐败,却都是自带食品,最后大嫂端上一脸盆黄灿灿,浓稠稠的小米粥,一哄而上,恨不能把盆底挖出坑来。临走,识货又顾家的爱晨称了10元钱的小米,份量超过她预计的一倍。   返回众人登临倒斗楼。因苯笨的花尾巴和链绳搅在一起,解开很费事,这期间在山下稍有滞留。山下农户一位74岁的老大娘热情邀请老普到她家喝水,老普谢过,趁机借问长城的情况,因为从倒斗楼向西的长城残墙止于一个小山丘,丘顶有基座痕迹,果然那里曾经是敌楼。老大娘说那座楼子毁于60年代:“那时候穷啊,没办法,盖房子没砖,就扒了楼。”是啊,以前的张家口农村大部分都是土坯房,所谓大瓦房正是地主阶级的写照。“现在好了,自己都能烧砖,再也不会扒长城了。”老大娘指着她家的红砖房说。然而欣慰没能保持多久,登上山峰,贴近倒斗楼,看到他已经中空,西墙两条裂缝贯穿墙体,躲过了人为破坏,却难当风雨,如果没有措施,他再也挺立不了多久。倒斗楼你坚持啊,我们改革开放20年,发了大财可就是论不上你啊。你再坚持20年,说不定就有钱来强固你的身躯,你和老普一起坚持,那时老普若有条件就和朋友们一起来看你啊!   17时10分,到达雕鄂堡,太阳西下,大家决定趁天黑之前继续向前赶路。雕鹏大致位于地图上东西向长城的起点,除了司机,所有探索者的把可见光雷达开到最大孔径,扫描北方的群山,希冀,焦虑,总得看见点什么。没有,什么都没有,除了沉默的大山。终于CFISH首先醒悟了:“看哪,莫非这就是长城”,他说的是与公路平行,离路仅十数米的土墙。没有楼子,没有包砖,有的是大大小小的缺口和洞穴,这就是我们跑了 200多公里来瞻仰的长城?一时无语,只有车轮沙沙滚过公路,一公里,又一公里,土墙顽强地向西延伸,有时右侧城墙断了,以为终于结束了,长城却又在左侧冒出,象是在嘲弄借助现代机械狂奔的过客。最不解的是这里长城为什么建筑在平川上,而不是两侧的高山。一个合理的解释是当时的明王朝与“外族”在此以某种形式划定了边界,长城就修在靠在边界上的地方,这是老普的猜测,并未查阅史料。   天擦黑的时候到达龙关,为解决住宿问题探访“汽车旅馆”,它的爸爸,爷爷叫大车店,车把式歇脚的地方。旅馆老板见来了大批客人很是高兴,询价“8元一位”,侃价侃到11人三间房75块(当地夏季5元,冬季因取暖8元,各位记住这个参照价)。卫生条件不能指望,但可踏踏实实睡床,热水泡茶,洗涮尽管用,比露营又不知腐化几倍。   第二天,2月7日,首站车发赵川。龙关和赵川分属赤城和宣化,由龙关至关底一路下坡。反之当地人常说的上龙关也是指从关底开始爬山。赵川是万余人口的大镇,也是预定重点探明道路的地方,三支大倍率望远镜同时开镜,刀子首先探明北偏西,积雪覆盖的就是宣化第一高峰凤凰山,而在北偏东方向,大倍率镜视野中竟然看到数十公里外高山上的敌楼。老普向一位老乡问路,他很详细地解说。当他听说老普35年前多次来过赵川时,出于对自己家乡的自豪,爽朗地建议到镇里看看走走,其情其景见于ansel为剥削阶级妹妹立传的精心创作之陪衬部分。综合赵川问路的结果,老乡说车辆可以去四嘴台,但根据刀子提供的地图看要翻越山脉,即使有路,也等级较低,因此大家一致同意走宣化。   宣化,十几万人口的小城镇,除了河北,知道它的人可能并不多。然而在历史上宣化可是军事重镇。关内明长城从山海关起,一路西行直到慕天峪归属蓟州镇,拱卫京畿,自然是天子脚下第一大镇。接下去就是宣府镇,今日作为张家口市一个区的宣化曾经是总兵大人驻地。宽大的城墙边长12公里,据认为规模超过北京和西安,城内三座古楼保存完好,由南向北依次为拱极楼、镇朔楼和清远楼。车队进入宣化时正对的就是清远楼,但由于道路翻修,绕行市中心,先镇朔,后清远向北出城。   车过西望山不久,在北面的山脉上发现了敌楼,综合判断六座左右,另有白色园形现代建筑,一开始认为是天文台,但我国知名天文台未见有在这一带选址的报道。到常峪口再次架起单,双筒小炮观察,看到白色建筑不是天文望远镜室(通常上部半球,下部园柱)而是球形,只能是雷达天线,ansel更细化为远程预警雷达,下面至少三排红色营房,再东边就是两座长城楼子,现代和古代防御体系在这里比邻而立,守卫国土。11时跑到公路尽头,迎面是张家口金矿,经过交涉,为我们北京来的不速之客敞开大门(这期间曾有谣言说不让进,掉头回北京吧,老普差点背过气去)。但言明矿区路很陡,你们的车能爬到哪儿就看运气了。一进矿区果然遇到至少30度的长坡,捷达顺利越过,普桑爬到坡顶怕托底,网友们都下了车,也度过,直开到山根底下。正面就能看到四座楼子,开始爬山了,老普一如既往,走在后面,又折回取了一次照相机,早已跑出老远的笨笨照例回来寻找老普,耽误不少时间。山路清晰,上山途中有两个显然是今年设置却又锈迹斑驳的亭子。爬到山脊高压线处,看到刀子留下的背包。向东攀登遇到厚厚的积雪,深可尺许,如果不是变硬,笨笨会整个陷下去。使尽踩出脚印,再左右措动,扩大印迹,踏出路来。很快到达一座单眼敌楼,休息后向西边更高的第一座楼攀登。接近山顶的时候回身东望,山峦起伏,长城远行,七座敌楼(在最高点可看到十座)如永不休息的哨兵。这里是一片净土,人迹罕至的深山,真心祝愿长城挺立的更久更久。山上的朋友下来了,不在状态的老普就随了大队。   回程在宣化拱极楼附近用餐,接着就是一路狂奔,要不断超越晋媒外运的巨型卡车队,临近北京,小范替下老普,过延庆,分秒之差错过高速,上了 110国道,虽然惊恐不断,但平心而论,新接手一部车夜间下山从延庆开到昌平实属不易。8时30分左右,两车先后相差20分到达马甸,吾睡尽此行最后的义务服务,谢谢你,知道你是诚心来帮老普忙的,不然老普真不知怎么办好。短暂的告别,送范晨,双鱼归巢,更不忍借的时候让火箭送,还的时候又让人家取。   晚9:30分,经过一路颠簸,不辱使命的普桑开进方庄,小里程表指在 635公里,熄火!   抱笨笨上楼回家,洗过澡小家伙倒头就睡,睡的很香很香。   发贴子“人,车,狗全部返京,感谢所有朋友,出行的和在京的”。


长城民族的象征,抗战民族的独立,我用一生寻找长城和抗战的交汇点。
在未来世界长城作证,我和你来过这里
本帖由 老普2020-05-24 11:36:33发表


[关闭] [回复] [编辑] [删除] [管理] [表状]


[相关文章]
   寻找20年前赤城宣化行的小站网友,请跟帖报到 【老普】2020-05-24 11:32:50 [522] (363)
     赤城,宣化长城行 【老普】2020-05-24 11:36:33 [518] (7K)

www.thegreatwall.com.cn 提供支持    版本:greatwallv2.0.0
Time: 0.092839002609253 S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