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小站 ::   您正在浏览:长城保护 〉专题报道 〉走马长城 —— 山西长城保护现状调查

走马长城
图/文:山西晚报 梁保忠 吕国俊 2005.08~11 整理:带刀行者

走马长城(16):内外长城“会师”柏杨岭
带刀行者 于2005-11-04 14:13:13发表于长城小站
  外长城一路由东向西,从河曲城西的西口古渡一步“迈”过黄河,去往陕西府谷。记者与明代外长城就此依依惜别,折回头走访内长城。偏关柏杨岭是明朝内外长城的西会合点(东会合点为北京居庸关),内长城之行就从这里开始了。

穿越野羊洼

  10月26日上午8时,记者从河曲县城出发,来到偏关县城。偏关县新闻办的小郝已在城里等着,陪同记者去柏杨岭。

  从偏关县教儿鄢村开始,路就成了坑洼不平的窄土路。车艰难地爬过了一个又一个陡坡,到了一个叫朱儿洼的开阔地带。我们将车停在那里,又步行了两个小时,来到一个叫野羊洼的村子。

  山坡上嵌着一排窑洞。大都没有院墙,最多用石头垒一道半人高的围墙,但清一色的没有院门。在窑洞前的“马路”上正走着,冷不丁一阵犬吠声,从院里跑出一只大黑狗来,冲着我们就扑上来。记者赶紧从地上捡起一块大石头,狗停下了脚步,我们一面与它对峙,一面往前挪,挪出二十多米后,狗就不再追了。在村南的一排打谷场上,几户人家正在碾胡麻。记者走了过去,又有两只牛犊大的黄狗挡在场边上,发出“呼呼”的吼声示意记者不要靠近。一位正在啃月饼的妇女急忙上前“劝”住。

  这儿离柏杨岭还有十多里。时间已经是下午2点了,我们已累得有气无力。想让老乡给做点饭,他们说忙得顾不上,怕一会儿下雨碾不完胡麻。从打谷场上可看到东北方向的山头上有一道长城。小郝一屁股坐到地上,说他实在走不动了,记者只好独自继续爬山。

壮观“会师地”

  爬啊爬,又渴又饿,实在爬不动了。正好走到一片萝卜地,拔起萝卜就吃。吃完一个,又解渴又解饿,力气大增。走了一个多小时,翻过三个山头还是不见“目标”。到处都是山,似乎有走不完的山。好在我一直沿着长城走,不会迷路。站在长城上眺望,灰色的天幕下,由深蓝到浅蓝的重重山脊上一簇簇墩台连绵起伏,甚是壮观。经过放羊人的指点,我终于在柏杨岭找到了内外长城的会合点。

  这个会合点呈一个“丁”字形,“丁”字的交点是一个土夯的实心敌台,敌台上长着一尺多高的杂草。敌台北面是由大同而来的外长城,它完整高大,如水库的大坝一般坚不可摧。经过敌台转东后城墙变得又矮又窄,这就是奔宁武、雁门而去的内长城;向西的长城,朝向内蒙古一侧的城墙为砖砌,十分坚固。它顺着山势左盘右旋,直奔黄河岸边的老牛湾。

  明长城自居庸关以西分为南北两线,到山西偏关附近的柏杨岭相合,被称之为内、外长城。在明朝统治者看来,位于北京、河北、山西、内蒙古境内的长城是拱卫京师的西北屏障,对于防御自西北来的威胁,保卫王朝的安全十分重要。因此,在重要的关隘地方,修筑了好几重城墙。

  本报记者 梁保忠 文/图
  山西晚报2005年11月4日报道



编辑:火箭人
[ 返回 ]

[相关链接]
热爱长城,热爱生活 —— 长城小站 © 版权所有 1999~2005
9628